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专题新闻 >> 内容阅读
高原雄鹰拓富路 巴拉格宗展新姿
来源: 作者:贾 磊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28日 16:56:23 文章点击数:

雪山巍峨、河水奔腾的香格里拉大峡谷中,有个藏族小村庄叫巴拉村。这里有一个传奇的康巴汉子斯那定珠。

跑过马帮、当过“倒爷”;曾身家数千万,却变成“亿万负翁”;做过多家店铺的老板,现在是香格里拉市尼西乡幸福村巴拉社村民、中共党员、云南文产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党支部书记……他是大山里走出的“藏族企业家”,走出峡谷致富,倾家荡产援乡,他是乡亲们眼中的“傻孩子”;开发被人遗忘的故土,向世人展示巴拉格宗的大美。他是同行眼中的“倔汉子”;他半个世纪的传奇人生,坚守着一个梦想:修一条路,连接起封闭的家乡和精彩的外部世界。他是香格里拉大峡谷·巴拉格宗景区的创始人,也是“云南省道德模范”称号获得者,并荣登“中国好人榜”道德模范。

阳光下,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巴拉村的老人们摇着转经筒悠然行走的路上,会经常遇到行人这样问他们:“你可知道,为什么通往山外的道路可以如此好走?”老人们都会这样回答:因为我们村飞出了一只雄鹰,一只带领乡亲走向富裕的高原雄鹰。这只雄鹰的名字叫斯那定珠,他的名字和巴拉格宗一起成为了这些年人们最能记住的美丽风景。

因为个人出资为村里修通道路的义举,他的名字一如雄鹰飞向了各地,2017年11月24日,斯那定珠荣获云南省道德模范称号,荣登“中国好人榜”。

第一次触摸魅力无穷的迪庆藏族自治州著名的巴拉格宗大峡谷,记者不是被大自然的美景征服,却被一个藏族硬汉的精神深深打动,他就是迪庆州政协委员、云南文产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党支部书记斯那定珠。

“我要为大家修一条路,一条可以跑汽车的公路;我要开发巴拉格宗大峡谷,建设一个世界级景区,一个可以带领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的旅游景区!”为了这个承诺,斯那定珠经历了怎样的艰辛和付出,就让我们娓娓道来。

大山走出的孩子

1964年,斯那定珠在巴拉村出生时,村民多以打猎和种植青稞、玉米为生,经常吃不饱。斯那定珠家有兄弟姐妹6个,日子更是捉襟见肘,要靠借粮借钱维持生活。作为长兄,他辍学在家种地,有时去地里把刚种下去的洋芋种子刨出来,偷偷埋在火塘里烧给弟弟妹妹们吃。

10岁那年,斯那定珠被父亲用绳子绑在腰间拉着,第一次通过狭窄的驿道走出峡谷,到达了县城。看着“宽阔”的沙石路和从没见过的汽车,他萌生了走出大山的梦想。这个念头在他心中萦绕了3年后,13岁时,斯那定珠带着父亲四处筹来的35元路费,用一个破旧的口袋背上水晶石,攀扶着山崖,义无反顾地沿着岗曲河走出了大山。

此后,他辗转香格里拉、大理、昆明、广州、上海,卖掉水晶石、虫草,再把录音机、磁带、胶鞋、新式运动服、自行车等运回云南,追随着乡村集市摆摊销售,赚取可观的差价。

斯那定珠也从不会讲汉语到讲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慢慢适应了外面的世界;从摆地摊到大宗批发代理,他以忠厚诚信赢得了更多大商家的信任,生意越做越大。这期间,斯那定珠开办了迪庆州第一家五金机械门市部、第一家涮羊肉火锅城,累积财富数千万元,并把父母风风光光地接到了香格里拉县城居住,成了远近闻名的千万富翁。

这些年来,有感于自己非凡的成长经历,斯那定珠创作了一首歌,叫《大山的孩子》。这首歌至今为止仍是雪域高原最流行的歌曲之一

我从大山走来

肩头扛着大山的色彩

回首自己走过的道道山路

忘不了大山给我的情爱

当许多人动情地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他们却无法感知,歌词背后是藏族硬汉斯那定珠的一份执着和情怀。

当代“愚公”的开山之作

斯那定珠常说,人的一生有两样东西不能自主选择,一是父母,二是家乡。斯那定珠出生的巴拉格宗,深藏在大山中,这里特有的地形和气候造就了独特的立体景观,素有世外桃源之称。斯那定珠介绍说:“由于海拔落差比较大,就形成一个立体的气候、立体的生态,峡谷里有热带的植被,半山开始是针叶林,高山上有杜鹃林,然后就是雪山。”

虽然景色绝美,但是没有路,巴拉格宗的藏族乡亲们一千多年来苦于崇山峻岭的阻隔而封闭落后、穷困潦倒。村民们想要走出大山,就得在悬崖绝壁间不到一米宽的人马驿道上走3天,不仅极其艰辛,甚至要以生命为代价。斯那定珠说:“由于出不去,苹果喂猪,为什么呢?大山上那么多苹果成熟后,运到外面的时候已经烂了。“我们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买一头骡子,就像城里人买宝马、奔驰汽车的概念。人均(年)收入两三百元,户均(年)收入1000元至2000元已经算是很好的情况了。”

自己过上了好日子,但斯那定珠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是,多少年来,乡亲们就靠峡谷绝壁上不到一米宽的唯一通道与外界联系。当年从村里去一趟香格里拉县城需要走4天以上。驿道艰险难行,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奔腾的岗曲河。有人生重病,由青壮年抬着走驿道送医,往往有去无回,有的甚至走到半路就断了气。

“我要给巴拉人修一条公路,把巴拉格宗大峡谷开发出来,巴拉人一起搞旅游致富,就可以实现我的梦想。”斯那定珠下了决心。但要在壁立千仞的峡谷绝壁上筑路,简直是异想天开。一腔热血的斯那定珠遭到了包括家人在内的反对甚至讥讽。

为了修路,他变卖了经营多年的餐馆、五金店以及房子、车子,跑遍了香格里拉所有的银行和信贷公司,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一度曾欠债1亿多元,昔日的千万富翁变成了亿万“负翁”。

为了修路,他自己勘测地形、设计施工线路、摸索绝壁、深箐,两年徒步约4万公里,不论日晒雨淋,斯那定珠都坚持在施工一线监理、指导,为了节省每一分钱,夯实每一段路基。

公路一天天掘进,当初送他出山的父亲却生病了。当公路快要修到巴拉村的时候,老父亲执意要去看看。2007年底,父亲旺堆站在巴拉村,看着羊肠般曲折的公路就要通到家乡门口,他用粗大的手拍了拍斯那定珠的肩膀,什么也不说,眼里散发着幸福的光芒。父亲去世不久,2008年1月1日,巴拉村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刻:公路通了!高压电通了!电话通了!“村民们载歌载舞,给我献上洁白的哈达。有人不停地给亲戚朋友打电话,有人不停地摁动电灯开关。那一刻,我流下了眼泪。”斯那定珠回忆当年的情景时,眼里依然闪烁着泪光。

2009年6月底,巴拉村公路主体部分铺成了柏油路,斯那定珠又筹资128万元,在岗曲河上建起了一座大桥。如今从巴拉村到香格里拉城的时间,由以前的三四天缩短到1个半小时。

他改变了一个村庄的命运

雪山、天然佛塔、高山牧场、湖泊、藏族古村落……这些原始风貌都是巴拉格宗·香格里拉大峡谷国家公园里的醉人风景。巴拉格宗大峡谷是横断山脉切割最深的地区,壁立千仞,巴拉村被层层封锁,成为外面进不去、里面出不来的“世外桃源”。“这些山山水水全都在给我们找麻烦,我们就像被关在里面一样。”不少村民说,大家其实并不喜欢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因为闭塞,巴拉村一直在走向衰落,从斯那定珠小时候的60户变成了25户,到他回来修路时只剩14户了。

随着路的修通,有企业要在岗曲河上建造梯级电站,被斯那定珠回绝;有村民开始砍伐、外运自留山上的木材……“如果你们利用我修的路破坏家园,我宁可亲自炸掉这条路!”斯那定珠深知,要从源头上杜绝破坏,最根本的是要让村民富起来。于是,巴拉村村民在斯那定珠帮扶下,相继搬到了峡谷的缓坡地带,形成了那浪村、水庄村两个藏民新村。同时,他一面租赁村民闲置的土地发

展生态农业,一面租赁村民的百年老房子恢复原貌,供游客参观体验藏文化。

1999年底,斯那定珠组建了香格里拉县巴拉格宗生态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结合家乡的资源优势,创建巴拉格宗公园,以开发旅游来带动家乡人民发展致富。为了做好前期各项准备工作,他不知跑了多少次,不知碰了多少“钉子”,肩上挎的资料包也烂了好几个。他见到领导和相关工作人员就说:“我的家乡虽然落后,但它是世人向往的神圣净土,旅游资源丰富、绝美,怎能在‘金饭碗’旁饿肚子!”

“一个人富不算富,大家一起富才是真正的富。修一条公路,把巴拉格宗的峡谷开发出来,巴拉人一起搞旅游致富!”这是斯那定珠的誓言和愿望。

随着公路的修通、景区的打造,巴拉村也迎来了新生活。如今,巴拉村人家家新楼房,户户新风貌,微型面包车、冰柜、烤箱、太阳能、电脑、光纤等一应俱全,村里还出了十几个大学生。巴拉村户均年收入超过10万元,家家住上了宽敞明亮的藏房,有了汽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2015年,村子还荣获全国文明村称号。巴拉格宗国家公园、4A级景区的建成迎客,使村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他让巴拉格宗享誉世界

在巴拉格宗景区强势崛起、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时,斯那定珠果断与云南文投集团联手开发,打造出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香格里拉大峡谷·巴拉格宗景区,为乡亲们打开了致富之路,让昔日的贫困山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有人说,是斯那定珠改变了巴拉村,唤醒了巴拉格宗大峡谷。是他把古老神秘、几乎与世隔绝的香格里拉大峡谷从梦幻带向了现实,将贫困、落后、封闭的巴拉村整村搬迁至峡谷缓坡地带,建成美观的藏式小康新村、幸福家园,成为当地新农村建设的典范。

为彻底改变村民“一碗青稞面,青稞面一碗”的生活,斯那定珠是当地生态环境的坚定捍卫者,在担任香格里拉市和迪庆州政协委员期间,他的履职内容也大多与保护好当地绿水青山有关。他说“巴拉格宗最大的优势是生态环境,环境毁了,一切也就没有了,我要让乡亲们习惯并学会用绿水青山换取金山银山,用大自然的恩赐换来幸福生活。

斯那定珠说:“一个人富不算富,大家一起富才是真正的富。”1999年,他注册成立旅游开发公司,开始为打造风景旅游区奔忙。历时多年,累计投资近3亿元,他把遥远的巴拉格宗大峡谷建成4A级国家风景名胜区,打开乡亲们的“致富路”。

近年来,斯那定珠租了村里闲置的土地发展生态农业,给每户年均1万元租金;把藏式老房子整修复原,办成游览点;将200多万元的景区工程分包给村民,鼓励藏族群众自力更生、提升劳动技能;将景区道路维护按段承包给村民,每年给每户工钱7000元。去年,巴拉村户均收入超过10万元。曾一度从60多户人家衰减到14户的巴拉村,现在成为“人间天堂”。

也因此,斯那定珠先后获得“第五届云南省道德模范”“云南好人”“中国好人”“优秀共产党员”“云岭楷模”等荣誉称号。

对斯那定珠来说,荣誉只是一种肯定,是一种嘉奖,却更是一种鞭策,时刻提醒他自己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为家乡多做贡献,带领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把家乡最美的风景分享给更多的人。

这,就是高原雄鹰的情怀和愿景。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