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专题新闻 >> 内容阅读
晋侯的追求
来源: 作者:赵 航 李国豪·文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10日 09:22:42 文章点击数:

有概念、有情怀、有卖点,品牌有这些,也能红极一时。不过,一个品牌要想生存九十年、一百年甚至更长,肯定要有品质的支撑。如果从更专业的角度去讨论两者的关系,那就是:品牌依托于品质,品质是品牌的保障。或者说,品质是肉体,品牌是灵魂。在两者的关系中,做单项比较,比如只有品质没有品牌会怎样,或者没有品牌只有品质会怎样,是没有意义的。

坚守品质当然没那么容易,时代日新月异,新的原料、新的技术、新的经营模式种种,都可能成为影响品质的因素。在市场上,一个品牌时时都在被追赶,稍有懈怠,即被超越,这就是百年品牌少之又少、弥足珍贵的原因。“重九”品牌,起起伏伏,95年不倒,除了其“重九”内涵,除了家国情怀,当然也靠品质。时间是品质最好的证明。我们或许可以想象,95年,“重九”一路走来,是怎样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庾园,分新老两处。

所谓“老”的,是1913年,庾恩旸建园于崇仁街,后由庾恩锡继承并改扩建,园内著名建筑有三门牌坊、钟鼓楼、三友楼、伴松书屋、岁寒亭、三友亭等。

此后,1927年,庾恩锡建新园于大观楼外草海之滨。园中有多孔石桥、曲桥、晋侯楼、石牌坊等。

在后人看来,庾恩锡的这些建筑作品,无论从造型还是建筑工艺来看,都称得上是昆明近代建筑史上的精品之作。在庾恩锡心里,是更爱他的园林,还是更得意他的“重九”,人们没法知道。但我们从庾园中就不难看出,庾恩锡对品质的追求。唯有这样,他的作品,无论是园林,还是“重九”,才能或为顶尖,或成经典。

如今,崇仁街的庾园早已没了踪影,但从大观楼南园的庾园,人们还可以找到当年昆明顶尖私家园林的痕迹。

特别是“重九”

把时间倒回90年前,庾园正是“重九”品牌的诞生地。

如今,相比90年前,崇仁街已经天翻地覆,旧貌换新颜。庾园和亚细亚烟草公司的老楼,已于上世纪拆除。曾经风华,或在人的记忆中,或在照片里。

有关老庾园,有史料记录。大致上,牌坊、水池、假山、石像、松、柏、竹、桃,精工镂刻无一不有。直至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园子中央被隔上一堵墙,南端是五华区委、区政府,北端成为云南省话剧团的办公用地。

近八十高龄的高志兰,于1956年进入云南省话剧团。她回忆,那时,院子的格局已经全变,气派的门头已经拆掉。有座两层楼的窗外,长着一棵四五米高的缅桂,清风徐来,花香阵阵,那种诗意满怀的舒畅感,如今还会在高志兰的脑海中萦绕。

庾恩锡当年是否在这样缅桂飘香的环境中,研发了“重九”牌香烟的配方,亦未可知。配方是决定“重九”品质的重要因素,“重九”能在当时抵御外烟,可见品质。

万揆一先生在《民国时期昆明的香烟》一文称,在徐天骝、褚守庄、蔡希陶等几位云南烟草改良先驱呕心沥血的不懈努力下,滇烟的改进,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特别是“重九”,烟味醇厚,烟丝深黄,终可与英国的“老刀”和南洋烟草公司的“美丽”匹敌。

余斌认为,万揆一先生是民国时候的老报人,手上资料齐全,对昆明地方掌故研究透彻,所发议论向来可靠。

更好的原料

“重九”品牌在“老”庾园诞生,从那一刻,烟与园的命运便紧紧相连。这其中,就包括1936年11月,庾恩锡因筹办烟厂向银行的借款到期,无法偿还,便用庾园房产,包括全部花木、家具抵偿贷款。省政府接收庾园前部,改为省政府招待所。

而在大观楼外的草海之滨,从西华北路至大观河,左转,进入庾园路,前行大约1.5公里,右望,可见一片开阔地,视线尽头是围墙,抬眼便是庾家花园的门头。

入得新庾园,首先得见晋侯楼。楼为红色,正门拱顶处有“晋侯楼”3个大字,落款为“壬午,樊元杰”。

园中有桌椅,老人打牌娱乐,孩子奔跑嬉戏。白猫在打盹,遇有来人,弓一弓腰,打一个哈欠,消失于林间。荷塘内荷花正艳,三角梅吐露芬芳,野芭蕉树沿河生长。

一路走来,茂林修竹,杨柳依依,爬山虎覆着屋顶。

一座曲桥,尽头是一方六角亭,亭周围长着各色植物,以竹居多。亭子与大观公园一水之隔。

一座石牌坊,宽1米余,高近3米,由钢管撑着。左柱由两道铁片箍住,应该是曾经毁损,修缮后得以新立。柱子上有四方兽,顶端有麦束,横匾中间有“寻芳深处”四字,落款注明“集山谷幽兰赋”,横匾背后是“亦足以畅叙幽情”,择句王羲之《兰亭集序》。

牌坊的一点钟方向,是一方巨石,上书“壶中九华”,背后有诗句,落款“民国十六年夏历丁卯生阳之月”,即1927年冬至月,庾园落成的时间。

就在新庾园建设期间,庾恩锡正在为“重九”寻找更好的原料。

神奇变异

当时,庾恩锡为了与全世界最大的烟草公司——英美烟草公司竞争,不断提高卷烟质量,不断从河南许昌、山东青州购进上等烟叶,还通过美国花旗银行买入美国生产的优质烟叶。同时,亚细亚烟草公司根据云南消费水平的差异,还生产了高、中、低不同档次和5支装、10支装的各牌号卷烟。

庾恩锡当年的追求,已为后辈企业家率先垂范,已开云烟先河。不过,若非龙云,在“重九”后来的发展中,原料方面,或许也会存在问题。

那是在1945年,抗战结束,陈纳德即将离开中国,他的老朋友云南省主席龙云为他送行。在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龙云拿出30两黄金,请陈纳德为他采购一些珍贵的植物种子。

龙云特别强调,要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种子。这些珍贵的种子,就是“大金元”烟种。“大金元”非常适应云南独特的自然环境,其烟叶所含成分与内在质量都达到了中国烟叶的最高水平。

美国烟草品种“大金元”传至云南后,在多地种植,路南县(今石林县)路美邑是重要的产区。1962年路南县路美邑烟农从“大金元”变异株中选出“红花大金元”,后来成为云南烟区的主要栽培品种之一。

现在,在印象烟庄,有一片向阳缓坡的红壤地,30度的坡度,让每一株“红花大金元”都得到全方位的照射,阳光下,每一株叶片都在积累更多的致香物质。

这就是“大重九”的原料。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