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专题新闻 >> 内容阅读
庾恩锡的期许
来源: 作者:赵 航 李国豪·文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10日 09:21:22 文章点击数:

品牌不可避免地会受其创始人影响,因为,创始人会赋予品牌以内涵。就像可可·香奈儿的那句:“流行稍纵即逝,风格永存”,最终成就了香奈儿品牌持久的生命力。所以,一开始,人们往往会从创始人的身上,去探寻品牌的定位与精神。

庾恩锡是“大重九”品牌的创始人,可以说,在中国的民族工业史上,他是最早一批具有品牌意识的企业家。庾恩锡一生传奇,参加过革命、当过市长、办过企业、建过园林。如今,庾恩锡给人们留下的,有昆明近代建筑史上的精品,还有延续了95 年的品牌。他的后人中,有明星。

家族的延续,品牌的存活,唯有坚忍,唯有坚守。坚忍,则薪火相传;坚守,则品牌不坠。

很显然,就像磊楼身上有庾恩锡的烙印那样,大重九也留有庾恩锡的情怀。

从昆明市区出发,一路向南,沿着滇池西岸,在碧水青山之间穿行,直抵白鱼口,磊楼就在那里。

这是一幢完全以天然岩石叠砌而成的建筑,岩石大小不一,整个建筑中间高,两边低,呈品字形,3层石结构。磊楼面向滇池,岸边微风拂柳,背靠小山,古木苍茫。楼前,立有“磊楼小记”,其中提到:建造者庾恩锡,字晋侯,号空谷散人。云南墨江人,民国时期曾任昆明市长。早年留学日本,曾从军、从商、从政,一生极富传奇。小记中,有诗一首:碧水青山抱石楼,沧桑风雨几十秋,又逢万紫千红日,花自妖娆水自流。

磊楼,磊石成楼之谓也。不过,对于磊楼这名字本身,也有人讲,暗喻了主人对“磊落”的自我期许。

才华卓然 功绩无数

庾恩锡出生于墨江县碧溪镇,这个小镇位于墨江县城北9公里,四围群山环抱、小溪环绕。镇上儒风浓郁,商贾云集。

庾恩锡的父亲庾国清,是当地有名的商人。染上瘴气,于1894年去世,庾恩锡时年仅8岁。父亲临终前,将3个儿子唤到跟前,嘱托说:“中国之所以积弱至此者,由于国之不富与兵之不强也,非开矿经商不足以至富,非整军武不足以图强。我死尔,诸子切勿忘乃父之意。”

遵父意,庾国清的3个儿子,日后果真成为云南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长子庾恩荣成为一代滇商巨擘,次子庾恩旸是护国将军,三子就是庾恩锡,驰骋政商两界,才华卓然,功绩无数。

人们形容庾恩锡“生性豪爽、侠肝义胆、喜客好贫,能急人之所急,敢于直言面析人过,人亦以此谅之。”庾恩锡的功绩之一,就是创办了云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亚细亚烟草公司(昆明卷烟厂前身),推出了延续95年的“重九”品牌。

“重九”品牌首先在上海发声。1922年4月,昆明《义声报》报道,由庾恩锡创办的南方烟草公司在上海成立。产品均以昆明园林名胜和历史典故为商标牌号,包括“唐梅”“金马”“重九”“护国门”“翠湖”“五九”6个卷烟品牌。

不过,当时消息传递迟缓,庾恩锡对故土的热爱之情,上海人“不解”,云南人则“不知”。

庾恩锡的品牌意识

不过,南方烟草公司在上海“水土不服”,但庾恩锡不气馁,1922年,他回来了。

他先是卖掉庾园南隅的部分地皮,又向富滇银行贷款几万元作为资本,创办了亚细亚烟草公司。从此,云南的卷烟开始由手工卷制的时代进入了机器卷制时代。

公司成立后,第一个推向市场的产品,就是“重九”牌香烟。

所以说在民族工业史上,庾恩锡是最早一批具有品牌意识的企业家,从他推广产品的方法上便可见一斑。

在推出“重九”牌香烟后,庾恩锡在云南报纸上刊登启事,号召昆明文人墨客为“重九”牌香烟撰写楹联,这样的营销手段在昆明全属首创。启事中写道:“入选者,敬赠重九香烟1000支。”应征者众多,扩大了重九烟的知名度。

庾恩锡利用自己在昆明各界人士中的声望和地位,在大观楼庾家花园举办舞会、灯会,请人来说书、演戏,大家看得兴浓时,他会适时递上“重九”烟,为文人雅士助兴。

这,或者就是如今“品吸会”的雏形吧。

抚今追昔,没人知道,多年以后,当失意的庾恩锡站在白鱼口的磊楼上,遥望滇池,桨声灯影之间,他会否想起“重九”出世之后的种种。当时的庾恩锡也不会知道,他所创建的品牌,95年后仍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仍是行业翘楚。

不过,在当时,庾恩锡的营销手段,以及亚细亚烟草公司的生产技术,已经打开了局面,外烟遇到了强劲对手。由此,“重九”成为了中国第一代名牌,亚细亚烟草公司也成为了云南有名的卷烟企业。

非凡个性 家国情怀

此后,在1928年,庾恩锡推出新牌号“大重九”,公司在《社会新报》刊登广告:“大重九香烟出世,品质精美,定价低廉,爱国同胞,请尝试之。”

不过,随后亚细亚烟草公司便因种种原因而停业。

1929年9月,庾恩锡出任昆明市市长。任内,他找到了发挥专长的机会。曾经在日本攻读园艺专业的庾恩锡,对市属翠湖、古幢、金碧等公园,进行维护或改建,还重新设计、彻底扩建了大观公园。

但极具个性的庾恩锡最终不能适应官场,在担任市长13个月后,他借口昆明市官场“事权不一”,市政建设诸多掣肘,提出辞职。

任内,庾恩锡的薪俸分文未领,辞职之后,一并结清,发给本人。不过,庾恩锡却把应领的滇币6245.1元全数捐赠全市警长、警士,“作为各级长、警津贴之补”,除巡官以上的警官外,警长、警士每人发10元。

1936年,“太华、圆通公园工程处”成立,龙云又聘庾恩锡任工程处主任。他请赵鹤清为助手,在两寺广植花木、增建院舍,访求和护持古迹,此为庾恩锡对地方园林建设的最后贡献。在此期间,庾恩锡建了磊楼。

而在那之前,卸任之后,庾恩锡曾重操旧业,再办烟厂。不过,由于当时外烟大量进入国内,最终失败。那算得上是重九品牌的第一次蛰伏,不过,品牌本身被庾恩锡赋予的家国情怀、实业期待则无法湮灭。此后,重九品牌几经浮沉,终成经典。

据《墨江县志》记载,1950年,庾恩锡去世,享年64岁。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