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专题新闻 >> 内容阅读
“仙草”入餐记
来源: 作者:杨伟明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25日 09:56:47 文章点击数:

石斛,大多数人并不熟悉,但在道家医学经典《道臧》中,石斛、天山雪莲、三两人参、百年首乌、花甲之茯苓、深山灵芝、海底珍珠、冬虫夏草被并列为九大“仙草”。

云南素有“植物王国”的美称,被称之为“黄金草”的珍贵濒危植物——石斛,就是云南众多珍贵植物之一。而龙陵县野生紫皮石斛,作为国家二级濒危植物,经过保护和人工繁育种植,已发展成19.8亿元产值的新兴特色产业。

当前,云南省正大力推进经济产业结构调整,丰富的生物资源是大自然馈赠给云南的“宝物”,如何合理保护和开发利用生物资源?云南省卫计委助力石斛产业发展的事例会给我们一些启示。

产业受挫

2013年初,云南铁皮石斛鲜品价格从上一年的600-800元/公斤,下跌至600元以下,部分跌至300元,引起云南业界担忧。

受石斛种源、种植规模、种植模式、管理水平、产地环境等因素的影响,石斛产业面临巨大的挑战和思考。

云南作为一个石斛产业大省,竟遭遇市场价格的不公,为何?在很多有识之士看来,关键石斛消费水平与意识滞后于石斛种植增长、市场的开拓、深加工进展缓慢以及宣传力度的不足等几个方面。

“石斛消费水平与广大群众意识发展跟不上石斛种植的发展步伐,这是云南石斛产业发展的一大制约。”业内专家说,由于石斛的极高利用价值和种植带来的丰厚利润,致使国内出现一阵阵“石斛热”,但由于宣传力度不够,大众对石斛的认知度不高,很多人不知道石斛为何物,更不知道它有什么功效与作用,自然就没有消费的欲望和需求,云南本土的广大消费市场就这样被埋没了。因此,无论是对石斛的消费水平还是消费意识,就云南省而言,都是跟不上石斛种植爆发式增长的。

同时,云南石斛产业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市场的开拓,产品的销路,这在普通的石斛企业和种植户中比较普遍。

业界人士表示,过去云南石斛产业只注重石斛的源头生产,埋头苦干,却不问销路,导致石斛市场的开拓和营销人才欠缺。而且种植户与企业没有形成合力,缺乏资源的整合手段和能力,产品深加工滞后。

石斛被国家列为可用于保健食品的原料,而申报一个保健食品许可,需要向国家食药局申报,周期需要3-4年,费用50万元以上,高门槛政策,让本土企业望而却步,严重制约云南石斛产业向深度发展。

“产业转型的难点在于观念的转变。”龙陵县石斛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产业转型的重心在市场,销售是王道,难点在规范。如何统一标准,统一用肥、用药,统一品牌,统一宣传是行业一大挑战。目标是信任,只要取得消费者信任,放心购买,放心消费,那石斛的前景和未来将十分广阔,今天的石斛产业将是初级阶段。反之,就是石斛的终极阶段。

“云南省工业污染少,气候资源非常适合发展石斛人工种植。”有关专家表示,当前石斛仿野生树栽技术已成熟,林权制度改革后,每家农户都有面积不等的林业资源。将石斛种植在野外树干上,成本低,管理难度小,品质好,价格高,是未来产业发展趋势。

瓶颈之困

云南省有关部门的领导曾表示,按照现有发展速度和“国家扶持养老养生产业的指导意见”,养生产业面临良好发展机遇,未来5—10年全国石斛产业有望发展到500—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云南做好规划和规范,科学引导,如仍然保持主产省优势,将为农业产业化发展,全省农村经济发展,带动农民致富发挥巨大作用,云南石斛产业有望在10年内做到200—500亿元产值。

目前,德宏、保山、红河、文山、普洱、版纳七州市大棚种植石斛都在万亩左右。临沧、昆明、玉溪、楚雄、曲靖、大理六州市也都有一定规模的石斛种植。未来3年内全省可发展大棚石斛10万亩,年农业产值100亿元。如果加以科学引导和扶持,未来5年全省可发展仿野生树栽石斛50万亩,每亩产值5万元,合计产值250亿元,仅农业产值可以实现350亿元,加上工业化生产、流通、服务等综合产值,具备冲刺500亿元产值条件。

云南石斛主要以鲜条和初加工品的方式销售,深加工产品不到总产量的5%,产业链短,效益不高。而在当地深加工不足的情况下,云南石斛的出路主要在于外销。

省卫计委主任李玛琳认为,石斛如果在更广阔的食品领域不能合法开发利用,石斛产业或许还将经历艰难发展时期。

据了解,浙江省政府参事室曾专门组成调研组调研的数据显示:总产值在全国范围内来看,西洋参超600亿元,虫草800亿元,人参500亿元,但铁皮石斛目前只有60亿元。

从2008年之后,多个石斛品种在云南种植面积迅速扩大,占据全国半壁以上江山,而紫皮石斛几乎全部集中在龙陵及周边。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龙陵县不同年份石斛种植面积、农业产值分别为:2006年6万平方米/300万元,2010年84万平方米/5400万元,2016年660万平方米/4.2亿元。

随着农业产值数据的直线上升,龙陵石斛的相关工业产值也扶摇直上,已经突破了10亿元。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上述浙江省政府参事室专门组成调研组调研的报告中,就当地主产的铁皮石斛形成论调:铁皮石斛确实是一个大有前途的健康新兴产业,有能力实现吉林人参那样千亿元的产业规模。

那么,浙江的调研论述能给云南什么样的启示呢?

拥有品种、种植等优势的云南石斛产业又能有多大的市场呢?

“石斛产业其实很大,但产业化程度不高,导致发展非常被动。”“如果产业化瓶颈打开,云南省石斛产业完全可以做到500亿元产值”……这是一些云南业内人士的论点。云南省科技厅2014年3月发布《云南省石斛产业科技发展规划》提出的数据相对保守:到2020年石斛产业有望突破200亿元。

对于云南石斛产业大有可为的论调,很多专家表示强烈认同。很多专家反问:同样具备较强中药和保健品属性,为什么石斛不能像文山三七产值超百亿元,像吉林人参那样产值超千亿元呢?

事实上,石斛的全产业链也绝非易事。据多位业内人士讲述,此前宣传全产业链的企业很多,有做石斛饮料、石斛面膜的,也有做石斛酒的,后来均没有进一步发展。

制约石斛深加工的因素主要还是流通资质:目前石斛主要在药店进行销售,给流通带来极大的不便。因为产品只有具有与日常生活密切对接的形态,才能变成普遍的功效认知,实现量上突破。这也是制约行业、企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很多企业因此放弃全产业链投入,窝在种植端发力,也是石斛产业无法做强做大的根本原因所在。

他山之石

“由于石斛还没有进入‘新食品原料目录’,制约了石斛产品食字号的审批。之前一些从事深加工的企业要么浅尝辄止,要么就打擦边球。”龙陵县石斛协会一位负责人指出,这方面可谓是深加工道路上的瓶颈性因素。

以主产地在龙陵的紫皮石斛为例,目前作为食品在国家层面尚没有有效的市场准入证明,导致了后续开发的系列饮料和精深加工产品没有合法的市场准入,难以进入销售市场。因此,很多业内人士努力将紫皮石斛申报为新食品原料。只有变成食品,才会有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研发,否则单作为药品的话,很难进入千家万户,产业发展空间受限。

在这方面,吉林人参正是一个鲜活的案例。吉林人参也曾价格大起大落,甚至出现10元一斤的“萝卜价”也卖不动。但近年来价格稳步回升,相关数据表明,2015年,吉林人参平均价格达到140元/公斤,比2009年增长了4.6倍。这样的嬗变,源起于2012年人参被正式批准进入新资源食品目录。从人参“药食同源”在吉林省开始试点,到正式成为新资源食品,人参米、人参咖啡、人参可乐、人参面包等品种丰富的人参食品、保健食品相继被开发出来。

目前,吉林全省已经开发人参食品达500多种,据吉林省参茸办统计,2015年全省人参产值实现460.7亿元,是2009年的9倍;到2020年,吉林人参产业精深加工比重将达到50%以上,参业总产值比2015年翻一番,产值超1000亿元。

石斛号称“九大仙草”之首,中医和民间对其功效有长期的认知积淀,具有潜在的广泛市场,加上云南已经实现原料量产,这是石斛行业全产业链化的先天基础。

然而,受困于石斛被定位为药品而非食品的身份,石斛产品多元化、与现代生活相融合的步伐,一直没有大步迈开,目前云南石斛行业基本停滞在原料和初级产品的阶段。

但执著者对于云南石斛全产业链化的追逐从没有停过。在云南人看来,只要“新资源食品”闸门向云南石斛打开,云南石斛的全产业链化一旦开启,就是下一个文山三七、下一个吉林人参,这个行业的产值就能从现在的几十亿上升到百亿,甚至千亿。

解围之路

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政府以及各级各部门均十分重视紫皮石斛产业发展工作。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及阮成发省长高度重视紫皮石斛产业开发工作,指示龙陵县全力打造紫皮石斛产业,并对龙陵紫皮石斛纳入食品管理申报等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

2016年末,龙陵全县紫皮石斛种植面积占全国紫皮石斛种植面积的70%以上、占全省种植面积的80%以上、占保山种植面积的90%以上,实现石斛鲜条产量3000吨、产值19.8亿元、枫斗加工增值5.6亿元;涉及农户1.2万户,户均收入3万多元,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000余户,帮助建档立卡贫困户户均增加收入1万多元。

可以说,龙陵石斛产业是一个辐射面大、带动面广、产业链长、市场体量大的新兴朝阳产业,也是龙陵县地方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更是云南省特别是龙陵县地方党委、政府在推进精准扶贫工作中,支撑贫困地区人民群众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如何能使石斛产业持续稳定地发展下去?如何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市场环境?这是在石斛产业发展过程中必然要思考的问题。业内人士表示,石斛产业的发展,主要包括种植、加工、营销三个环节。种植是石斛产业的基础,成品加工是产业发展的核心,营销是产业持续发展的保证。

从加工环节来看,石斛已被原卫生部列入《可用于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单》。然而申报一个保健食品许可,门槛高、费用高、时间长,让本就弱小的石斛企业望而却步,况且石斛保健食品对整个产业原料消耗发挥的作用有限,严重制约了石斛产业向深度发展。有些企业将石斛产品应用到普通食品领域,如石斛颗粒冲剂、茶、酒、纯粉、饮片、饮料等产品,但却很难申请到生产许可证,只能打“擦边球”。

“如果能给石斛一个普通食品‘身份’该有多好!”这大概是所有石斛企业人的心声。据了解,全国年产铁皮石斛鲜品3万吨左右,大部分被作为大众养生食品消费,至今未发现不良反应报道。

“如今石斛产业的发展已经不能满足于其作为药材和保健食品的市场规模,如果让其有个普通食品的身份,就可以扩大应用范围,做强石斛产业。做好这项工作同时也是落实云南省委、省政府打造云南省生物医药与大健康产业重要举措之一,更是打造龙陵紫皮石斛产业全产业链,促进紫皮石斛产业转型升级跨越发展和做大做强的迫切需要。省卫计委将在职责范围内,主动作为,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为云南的石斛产业发展做好服务,促进云南石斛产业做大做强。”省卫计委主任李玛琳表示。

实际上,石斛在我国已有2000多年的食用历史,一直以“药食同源”的身份被广泛应用于药品和普通食品领域。在民间,人们一直将石斛用来榨汁、泡酒、煲汤、熬茶,甚至做成面条等食用。所以,当前批准石斛作为新食品原料对行业来说显得尤为迫切。

据了解,铁皮石斛、铁皮石斛原球茎等早在2012年就开始申报新食品原料,目前仅有铁皮石斛厚球茎、铁皮石斛叶的申请被受理。专家认为,铁皮石斛作为近几年热捧产品,有较大的市场需求,一旦申请为新食品原料,将更大规模地满足公众的日常需求,最大程度地推动石斛产业的深度发展。

“仙草”美味

长期以来,龙陵民间一直有食用石斛的习惯,其中紫皮石斛鲜条炖鸡是民间比较受欢迎的传统菜肴,并逐步开发了石斛宴、石斛酒、石斛糕点、石解面点、石斛鲜榨汁等产品,把石斛入宴招待客人。

2015年,龙陵县正式启动紫皮石斛新食品原料申报工作,并向国家递交了申请。由于新食品原料审查有严格要求,而且 “放管服”改革力度不断加大,国家正探索新食品原料管理的新模式。因此,紫皮石斛申报新食品原料进展较慢,前景不太明朗。为此,省卫生计生委主动作为,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积极向国家沟通汇报,争取到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政策支持。今年8月31日,云南省卫生计生委正式批复同意将紫皮石斛作为地方特色食品原料进行管理,同时委托龙陵县石斛研究所启动紫皮石斛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制定工作,由此确立了紫皮石斛进入食品领域的合法身份。

这是继三七花、茎叶纳入地方特色食品管理后,省卫生计生委支持生物医药与大健康产业发展的又一重大举措。

省卫计委食品安全标准与监测评估处处长胡耀中介绍,近年来,云南省卫生计生委紧紧围绕食品安全“四个最严”工作要求,以保障公众健康、促进产业发展为己任,大胆创新,打破固有思维,主动融入健康云南建设和大健康产业发展,落实国家脱贫攻坚战略,在地方特色食品管理上做文章,探索出了一条实现产业发展和精准扶贫双赢的道路。此次将紫皮石斛纳入地方特色食品管理,制定地方标准,是适应经济发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将极大释放产业活力,刺激地方经济发展,带动农民增收致富,助推脱贫攻坚,为生物医药与大健康产业发展增添新动能。

胡耀中说,紫皮石斛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的制定,是突破紫皮石斛进入特色食品领域政策瓶颈,开发紫皮石斛食品市场的重要推手。

标准的发布和实施,是云南龙陵县紫皮石斛产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于加快建立云南龙陵紫皮石斛产业标准体系、推进紫皮石斛地方特色食品管理和开发,提升龙陵县在石斛产业发展中的话语权具有积极意义。

首先为紫皮石斛食品的开发扫清政策性障碍,拓宽紫皮石斛产品开发领域和空间,使紫皮石斛食品得到开发,主要产品有石斛纯粉、石斛鲜条、石斛茶、石斛酒、石斛糕点、石斛饮料、石斛餐饮等数10种。紫皮石斛食品的开发将进一步充实和完善紫皮石斛全产业链。

同时为开拓紫皮石斛食品大市场创造前置条件,为龙陵招商引资吸引省内外大型知名企业,通过名牌和绿色食品战略的实施,名牌与规模联动,提高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和经营利润,推动龙陵地方特色产业。此外,进一步打开食品准入通道,使龙陵紫皮石斛这一特色生物资源发挥更大的经济价值,提高紫皮石斛种植业经济效益,增加农民的经济收入,是解决农民脱贫致富的有效途径,实现斛农增收,财政增税,增加更多的社会就业岗位。还为龙陵县打造紫皮石斛产业增添新的发展路径,助推龙陵紫皮石斛做大做强,实现发展目标,更为人类健康作出更大的贡献。“随着紫皮石斛特色食品开发政策通道的打通,必将掀起新一轮以紫皮石斛为原料的食品开发热潮,推进龙陵紫皮石斛产业做大做强,给斛农和整个紫皮石斛产业带来的经济效益极为可观。”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