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专题新闻 >> 内容阅读
寻古弥沙井 说古盐“咸”事
来源: 作者:贾 磊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30日 09:07:08 文章点击数:

古朴小镇的风景

如果不是为了探访云盐文化,我或者已与一个迷人的古村失之交臂。这里洞藏的盐文化究竟有着怎样的精彩和故事,掀开弥井村的盖头,一切历史遗迹就徐徐展现在了人们眼前。

沧桑古村藏深谷

在一个不期而遇的日子里,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听着谷底弥沙河汩汩流淌的声音,来到这个深藏于深山峡谷的小村,寻找历史的足迹。两座山绵延着伸向远方,谷底的弥沙河劈开群山的阻挡,滚滚流逝。在这个高山耸峙的峡谷中,一个古朴、宁静的小村顺着山势,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河岸。这就是小村弥井,剑川县弥沙乡的一个古村落,坐落于弥沙河下段,整个村落沿河而建,依山傍水、风景秀丽,远眺俯览,整个村庄错落有致呈阶梯状排列,三坊一照壁土木房,幽深的巷道和陈旧的石砌墙,让这座古朴宁静的小村寨添了几分浓厚的民族特色。滚滚江水流转四季,沿河古道上斑驳的痕迹,旧时马厩旁挂着的昏黄油灯,一切告诉世人,这里曾经是一条繁忙的“盐马盐道”。

轻轻走进村子,一座座土墙灰瓦的房舍静默在风里,一股浓烈的盐香从地底袅袅回旋上来,萦绕着古老的村庄,仿佛在诉说着昨日的风雨。 沿弥沙河而上,古老的石桥横跨两岸,阡陌交通,相互通达。历经百年岁月的老式木屋大多坐南朝北,“三坊一照壁”的庭院、“一进两院”的院落、“三进三出”的大院……均在一一述说着古村的沧桑和磅礴。

在白语里,“弥井”和“盐井”的发音很相近,也因此地产盐而冠名“弥井”,古称“母盐”“傍弥潜井”。弥井村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曾是盐马古道时滇西北地区的盐业重镇,至今保留着盐马古道时期的盐母神、三圣宫、昭应寺、古戏台等十几个古迹遗址。

83岁的李汝慧老人回忆:“那时候我们这里‘三天一小集,五天一大集’,外面请来的戏班子开年要唱一两个月,还有的店铺通宵达旦地经营。”

弥井紧邻沙溪,村子里有一条通往沙溪的五里坡古道,这是一条在陡坡上人工开凿的古道,又被称为“三颗石”。相传古时五里坡坡道陡直,路面常被马帮踩踏出许多石块而不便通行。过路人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人捡三块石头堆放在古道两旁。久而久之,古道两边就形成了两道边墙。石板上依稀可见的马蹄印迹,那是昨日辉煌岁月的静静诉说;边墙上错落有致的颗颗青石,那是时光荏苒岁月的轻叹。

沿石阶向上,昭应寺的古戏台上还在演绎着女将穆桂英挂帅的故事。听一段戏,喝一杯茶,用心聆听弥井喃喃的诉说。走一段古道,抚一颗青石,那是盐马古道失落的历史。岁月时光带走繁华与热闹,留下了古寺、戏台的幽幽韵味。失落的盐马古道,岁月流逝的风景依旧。

幽幽盐井叙古今

相传最初的弥沙井旁边没有人烟居住,人们居住在上方山腰的平地中。有个妇人的牛经常偷偷跑到盐泉边吃盐水,妇人找牛发现了秘密,弥沙井从此被发现。

弥沙井唐代即已开采。元代,弥沙盐井已由官家开采。明代《弥沙井事略记》载:“弥沙井设灶八十三丁,每丁认课六百八十九斤,共月缴五万七千一百八十斤,每百售介银二两八钱,月得银一千六百零一两二钱三分六厘。”弥沙井的开采方式,主要有人力直接挖掘露天开采(地面旱采)和地下采矿(地下旱采)两种。地下采矿与采煤作业略同,即从地下直接采出岩盐的采矿作业。白族盐井地区称岩盐生产为开硐采,俗称“开闹塘”,是中国早期岩盐开采的典型工艺。

史志记载:“弥沙”为唐南诏时“傍弥潜井”“沙追井”两地名之合称。剑川自唐代开展制盐业以来,弥沙就设盐井,称傍弥潜井。弥沙井是当时滇西四大盐井(弥沙井、乔后井、诺邓井、啦鸡井)之一。在上了年纪的人的记忆中,“那时候的弥沙河两岸盐灶拔地而起,商旅云集,马帮络绎不绝。当时村子里有36个煮盐灶,一个灶上架7口锅,一口锅里每天大约能够煮60斤的盐。”

在村民的带领下,一路寻觅,又看见了当年的古盐井。站在长满杂草的井口,遥想当年山间铃响马帮来,弥沙井旁商贾云集,人声嘈杂,那是何等繁华的景象。然而历史的烟云早已消散,当年的一些盐井也被人封盖后建上了房屋,偶尔还有一些从地下渗出的白色物,告诉后人这里就是当年盐井的位置。古老的村庄留下的只有老人嘴边的记忆和这一口口尘封的盐井,仿佛在诉说着昨天的故事。

为了纪念牛发现了盐井,每年的春节或农历四月八,至今弥井村仍保留着白语称为“达额勾”(舞春牛)的习俗,这是一种模拟原始农耕的生产祭祀活动,山民们用“舞牛”来祈盼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这种“达额勾”表演是山民们在贫苦自然环境中自编自演的一种娱乐活动,虽说它带有明显的祭祀性质,但它不需要舞台、布景、戏幕,与观众面对面,通俗易懂、老少皆宜,深受老百姓的喜爱。如今,剑川县已经将弥井古村列入“大沙溪”旅游开发当中,弥沙乡也投入资金恢复了许多历史遗迹,相信“达额勾”这种古老的民俗定会在弥沙河畔得到传承。

渐行渐远马蹄声

因为弥井有着丰富的盐矿,因产盐而著名,弥井也因此曾经是滇西盐业重地、“盐马古道”的发源地之一。元、明、清几个朝代都在此地设大使署、巡检司、盐课司。弥沙盐井位列“母井”,统辖周边的乔后井、云龙拉井等“子井”,西桥墩下的潜井及东桥墩下的沙露井、大井、小井和矿井。

清灵的马帮驼铃声和光滑如玉的青石板路,记载了弥井悠久的历史文化。从弥井村东面的山上出发,有一段人工开凿而成的较陡土坡路,这段古道被弥井人称为“三颗石”,《康熙剑川州志》里对此有记载“以木为栈、宽道六尺”。弥沙这个曾经蒸腾过浓浓盐香的小山村,它的盐味却在岁月的流逝中渐行渐远,留下的只是人们嘴边的记忆和起伏的群山。

历史上,盐作为一种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战略物资,也是一个地区和一个国家财富的象征。

上天赐予了弥沙这宝贵的财富,可又把它埋藏在深山峡谷之中。弥沙井位于沙溪西南“V”字型峡谷中,谷底是水流湍急的弥沙河,两岸山高坡陡,虽所产盐味道极佳,但由于地势极其狭窄,不利于食盐的集散贸易,在当时,弥沙井只不过是最简单的原材料加工厂罢了,而热闹、辉煌的交易场则在与它仅一山之隔的沙溪寺登街!当弥沙井的灶户在弥沙河畔开始辛辛苦苦地凿井、汲卤、煮盐等一系列工序后,生产出来的白花花的盐被马帮驮起翻越在弥沙井与寺登街的崇山峻岭间,当系着铜铃的马帮驮着沉重的盐,“哒哒哒”的马蹄声消失在山间小路的尽头后,弥沙井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而驮着盐的马帮在赶马人豪迈的歌声中穿越了马坪关,来到沙溪寺登街时,这里热闹的夜市才刚刚开始!

弥沙产盐,但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狭窄,使它与这天生的财富擦肩而过。当沙溪寺登街的夜市正酣的时候,弥沙井早已沉睡在大山中,漫漫长夜只有猫头鹰凄凉的叫声。失去了财富,也就失去了创造地方辉煌的条件。因此,这里没有沙溪寺登街那样弯曲的小巷,平整的石板路,雄伟的建筑,留下的只有那负重的马帮踏出的羊肠小道和低矮的土坯房、贫困的山民。

由于几百年的开采,资源的枯竭,以及砍柴煮盐对生态环境的破坏,1956年弥沙井关闭,加之地理位置不便、狭窄,不利于地方经济发展,上世纪80年代弥沙乡政府驻地从弥沙井搬走,弥沙井唯一的历史光环也逐渐褪去!

夕阳染红了天边的晚霞,汹涌澎湃的弥沙河劈开群山的阻挡一路不停地流淌,而弥沙井的盐味早已融入了历史的天空,渐渐远离了人们的生活。

历史在弥沙河中沉浮,时间如丝绸般滑过,转眼间夕阳洒满了群山,弥沙井这个曾经蒸腾着浓浓盐香的小山村,在岁月的斗转星移中静静地守候在弥沙河两岸,听任历史的风风雨雨,任马蹄声声渐行渐远。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