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新闻 >> 内容阅读
联动议政 发力“减负”
来源: 作者:李 芳    王晓阳(整理)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16日 09:20:45 文章点击数:

11月14日,省政协举行“中小学生如何减负”专题议政协商会。会上,政协委员、教育工作者、法律工作者、专家学者纷纷为“减负”支招,作了精彩发言,参会的省政府部门负责人积极回应和表态。现摘登如下:

政协委员建议


省政协副主席高峰:
中小学生“减负”问题首先要解决认识上的问题,要强化对“减负”工作的领导,建议省级层面建立相关职能部门参加的联席会议制度,集中谋划,强化协调,把“减负”工作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在“减负”工作中,政府负有主导责任,教育部门负有主管责任,有关职能部门负有协管责任,学校负有主体责任,教师负有校内教育责任,家长负有校外教育责任,培训机构负有教育辅助责任,学生负有自觉自律责任。只有各方担负起应有的责任,形成联动合力,才能有效实现“减负”。
当前,最急需的是围绕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从省级层面做好解决“减负”难题的顶层设计,建议由省政府组织有关部门,集中研究和借鉴本次专题议政协商会上提供的有关资料,充分参考政协委员们提出的协商意见,尽快制定出台我省中小学生“减负”的指导意见,高位推动、各方联动、齐心协力抓好“减负”各项措施的落实。
省政协常委、省政协社法委主任马继延:
我们在调研访谈中,大家普遍认为:中小学生“减负”之难,难就难在教育评价指挥棒出了问题。而且,这样的问题只能通过顶层设计、深化教育改革方能解决。
要以问题为导向,把教育改革引向深入;以提质为要务,该减的要坚决减、该增的要及时增;以先进为引领,积极推广成功经验和有效措施;以联动为抓手,对“减负”问题实施综合治理;以规范为原则,把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整改落到实处;以宣传为基础,营造良好的社会教育环境。
“减负”绝不能搞政策的“一刀切”和措施的“一阵风”、绝不能让教育部门唱“独角戏”和”“一头热”、绝不能由相关部门及社会群体“互相埋怨”和“各吹各打”。中小学生“减负”贵在狠抓联合联动,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来统筹上下左右、校内校外,要继续加大教育硬件与软件的投入和提升,要加强有关部门及社会群体的组织化程度,多方联动、多措并举,实施综合治理。
省政协委员、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宪伟:
“减负”与就学就业压力、追求升学率、“望子成龙”心态等各层面的利益诉求形成了较大反差,造成了减负政策在执行中“必要性”和“可行性”之间的矛盾。因此,“变通”“截留”“应付”减负政策的行为时有发生,行政主管部门推进减负工作的难度较大。
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模式,充分发挥党委、人大常委会、政府、政协、司法机关和社会等各方面的监督作用,推进中小学生减负工作落地落实。要从根源上解决中小学生负担过重这一顽疾,还需要持续不断转变教育观念,政府、社会、学校、老师、学生、家长等各类主体共同参与、形成共识,才能真正取得实效。
省政协委员、省社科联主席张瑞才:
针对公办与民办学校“减负”不同步、不均衡的现象,要制定严格的管理处置办法,让公办与民办学校在同一个标尺下开展“减负”工作。由教育部门牵头,联合人社、工商、民政、公安等部门,通过制度建设和政府资金引导等模式,全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逐利性市场行为,解决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打破学校在做“减法”,校外培训机构做“加法”,家长做“乘法”的格局。
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是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其病因复杂,而且是个“慢性病”,用西医的“休克疗法”和“切除手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必须用中医的“望、闻、问、切、”,辩证施治,形成“减负合力”,打出减负“组合拳”。
省政协委员、省教育厅教科院研究员刘寒雁:
要牢牢抓住科学评价这根指挥棒,是实现“减负提质”的关键。系统解决中小学负担问题,要从科学评价机制建设入手,剖析根源、系统施策、综合治理,才能有力抓住制度性减负的“牛鼻子”,有效破解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的“顽疾”:强化政府教育责任考核导向,强化优质学校评价导向,强化优秀教师考评导向,强化全面发展升学导向,强化社会资源对接导向。
“减负”的表象在学校,根子在社会,核心在治理,关键在制度。只有抓住科学评价的“龙头”,形成综合治理机制,才能跨越“减负陷阱”,切断“增负链条”,破解“减负焦虑”。
省政协委员、昆明市海源小学校长邓国谊:
由于教材改版体积增大、教辅和卷本的额外使用等原因,导致书本总数、总重量在持续增加。据测算,相较2006年以前,每个中小学生的书包平均重量净增3000克。为此,建议各级科研中心教研创新提升,承担起教学改革新导向,统一制定学科单元学业测试、期中期末的学业测评。
建议科学运用大小课时、长短课时,保证在校时间能够承载课程实施。具体做法为:每天上午4课时,每节40分钟不变,谓之大课时,下年2课时每节课抽出10分钟,也就是下年的2课时变为3节小课时,谓之小课时。经过调整原定的每天6节课时变为上午4节大课时,下年3节小课时,每天多出1节小课时,每周可多出5节小课时承载,有效缓解课程落实之负。
昆明市政协委员、官渡区福德中心学校校长王蜃淋:
“三点半”现象已成为人民群众广泛关注的热点议题。
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可对现行公务人员上下班作息时间进行相应调整,变为“朝9晚5”,实现省和昆明市同步,即上午9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同时,上学、放学时间也可根据“朝9晚5”进行科学调整,系统解决课后服务问题。
如果家庭具备接送孩子条件的,可根据家长需求将孩子接回家。需要留校的孩子,学校可在政府部门主导下,合理有序地把优质社会资源引进学校,将青少年活动中心、行业服务组织、儿童之家等正规的青少年培训机构师资、课程进学校,建立学科课程和社会课程相结合的课程结构,把“4点半”阵地作为培养学生综合素养的主渠道。
省政协委员、楚雄州第一中学高级教师张芸:
课堂是教师开展教育教学的主阵地,教师对课堂教学的质量负有主体责任。
要精心组织和开展好课堂教学,减轻学生的课外负担。在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定和晋升时,对教师的课堂教学能力和表现进行考核。同时,精心研究教材,充分利用和发挥教材的功能和作用,少用教辅资料,减轻学生作业的负担。精心研究学生,因材施教,减轻学生的心理负担。精心处理好与家长的关系,减轻家长的心理负担。精心提升专业能力,减轻自身的身心负担。
教师要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在持续不断地学习中,提升自身的职业素养和专业能力,扩大视野,提升能力,成为能力强、心态好、教学效果优的教师。政府要重视中小学师资队伍的建设,引导和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基础教育。
省政协常委、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
根据问卷调查,大多数中小学生认为“校外负担重”的原因主要来源于家长。学校教育只有与家庭教育相结合,相互补充,“减负”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因此,家长应在促进中小学生“减负”中有所作为。
家长要转变思想观念。每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心理特点、接受能力不同,让小学生去学中学的内容,违背教育规律,如同“揠苗助长”,不利于孩子成长。家长要敢于对校内“加负”说“不”,慎重选择校外培训机构,掌握教育规律及孩子的成长规律。教育职能部门应从完善制度上入手,加强中小学教辅出版、选用、发行环节的规范化和科学化管理,有效规范中小学教辅市场。
昆明市政协委员、云南金诺教育集团校长王杰:
校外培训机构要在规范中发展,在“减负”中发力。教育等有关部门严格把好“准入关”,对凡是不具备以下条件的一律不审批。一是在场所条件上,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符合安全条件的固定场所,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国标3平方米,确保不拥挤、易疏散;二是在师资条件上,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相对固定的师资队伍,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三是在管理条件上,校外培训机构必须坚持和加强党的建设,做到党的建设同步谋划、党的组织同步设置、党的工作同步开展,确保正确的办学方向。
教育等有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提出具体要求,搭建校内校外携手“减负”的平台,为校外培训机构进学校开展课外服务创造条件。
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梁永红:
健康是人类发展的基础,是学生全面成长的重要指标。当前学生的身心健康状况令人堪忧,中小学生肺活量水平下降、肥胖症、焦虑症普遍增加、近视率居高不下,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状况值得警醒。
“舍末逐本”,把“急”的心态放下来,增强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强化孩子对家的认同,创造积极的家庭氛围。孩子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成长过程中一定要给孩子“试错”的机会,给孩子“一天一天”长大的机会。同时,引导孩子参与社会实践,体验挫折并进行挫折教育,增强应对挫折、压力的心理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政府部门回应

省教育厅副厅长赵德荣:
下一步,教育厅将会做好‘加减乘除’四个方面的工作。加:要围绕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在坚定学生理想信念、厚植学生爱国主义情怀、加强学生品德修养、增长学生知识建设、培养学生奋斗精神和增强学生综合素质上下功夫;减:要坚决把那些无用的、无聊的、无效的、无趣的教与学的行为和课内外作业,以及各种随意附加给学校和师生的非教学任务、非教育内容禁止住;乘:要把提升教师整体素质、提高课堂教学效率、提高信息技术应用的水平和提升学校办学规范化的程度作为提质增效的基本功,长期修炼;除:是要采取多种措施,消除在减负领域的各种焦虑,要协同有关部门统筹力量综合治理,加强联动,要营造学校家庭社会新闻媒体共同参与、共同治理、共享成果的良好氛围,逐步消除来自各个方面的课业负担、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
省发改委副主任吕兵:
近年来,省发改委不断加快基本公共教育均衡发展,调整优化中小学布局,逐步缩小城乡区域校际间差距,全面改善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办学条件,实施义务教育质量提升计划;积极争取中央专项资金支持我省教育事业发展,进一步改善了我省各级各类学校的办学条件,优化了公共教育资源,促进了义务教育事业的发展;不断加强管理,规范了义务教育收费,杜绝出现一边免费一边乱收费的情况。在之前编制云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时,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按照坚守底线体现公平,突出重点,保障基本民生,完善制度,增进人民福祉的原则,明确提升教育发展水平。下一步省发改委将按照今天会议的精神和要求,认真消化各位委员专家提出的意见建议,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切实做好全省中小学生的减负工作。
省司法厅副厅长杨瑞碧:
要完善教育立法,在认真贯彻落实国家有关教育法律法规的前提下,通过自主立法,逐步地将我省中小学减负工作纳入法制化的轨道。在编制2019年的省政府立法计划的时候,省司法厅也将加强与省教育厅的衔接沟通,适时的将有关项目纳入立法计划,并按照职责认真开展立法审查,推进减负工作的立法进程。下一步,省司法厅将会认真履职,对涉及中小学教育的各类文件,按照云南省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备案办法的要求,在文件的制定、备案、发布、清理和评估等各个环节,从文件的合法性、合理性、协调性、规范性等各方面严格把关,进一步加强行政执法监督,把涉及教育的法律法规规章实时地列入普法规划和计划,加大宣传力度,让教师学生和家长以及每一位教育工作者享有更多的知情权参与权,为增强人民群众对教育的获得感作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省财政厅副厅长杨昆:
中小学生减负事关全省教育事业发展,是进一步增强教育服务能力,使人民群众提升获得感和幸福感的民生工程,需要政府、学校、家长多元主体的共同参与和努力,对此,结合省财政厅的工作职能,为推进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取得更好的成效,在今后的工作中,将更加积极投入义务教育,保证基础教育的公益性。在下一步工作中,省财政厅将认真研究各位委员提出的建议和意见,一方面要督促全省各级财政严格落实中小学的教育经费的投入,确保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只增不减,更好地为中小学生减负提供保障;另一方面也将切实发挥职能,结合我省教育发展的需要,吸取委员们的智慧和力量,找准切入点和着力点,积极研究财政经费政策需要完善的短板和问题,为推进我省教育的发展精准发力。
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李晗:
在减轻中小学生负担方面,市场监管局担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日前,省市场监管局就积极配合省教育厅下发了四部门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并且按照分工指导督促州市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开展了专项治理行动。下一步,省市场监管局将会按照教育部原国家工商总局等四部门联合下发的专项清理行动的通知,以及民办教育促进法、公司法,还有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法律法规,在中小学生减负方面做到:严把市场准入关,对教育部门正式批准设立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依法规范办理登记注册;依据无照无证经营查处取缔办法,配合教育等部门对无证无照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治理;对培训机构的虚假违法广告以及教辅材料非法销售行为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的行为进行查处整治。
省广播电视局副局长伍皓表示:
对于为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主要履行了两个方面的责任:一是认真履行职责,做好中小学教材教辅的出版发行工作;二是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教材教辅出版物市场监管。早前由新闻出版主管部门与出版印刷发行等相关单位成立了中小学教材教辅出版发行工作领导小组,设立了办公室,协调各方对教材教辅市场依法实施监管,严格按照国家中小学教材教教辅材料管理办法。下一步,省广播电视局将会把中小学生减负的问题作为印刷发行的一项重要工作,进一步深入研究,加强与教育、财政和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密切配合,在教材教辅出版发行方面,抓好印装质量发行渠道和市场监管,将教材教辅运输印刷发行工作纳入“双随机、一公开”检查督查内容,坚决打击非法出版的教材教辅,坚决查处强制摊派教辅的行为。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