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新闻 >> 内容阅读
让云岭大地天更蓝水更清
来源: 作者:本报特派记者 李 芳 贾 磊 发布时间: 2018年03月12日 09:55:54 文章点击数:

“生活在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是每个人向往的画卷。”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建设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中国。

云南是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区域,也是长江中上游的重要生态屏障。如何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绿色,让彩云之南的“天空更蓝”“山河更绿”,是出席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聚焦的话题。

水污染防治是一场持久战
水污染防治,对有九大高原湖泊的云南而言,是一场持久战。

洱海是全国第七大淡水湖,是大理人民的母亲湖,苍山洱海珠联璧合,是大理最美的风景、最靓的名片。如何让“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的自然美景永驻人间?

杨健代表说,3年来,大理州通过全力推进流域“两违”整治、村镇“两污”治理、面源污染减量、节水治水生态修复、截污治污工程提速、流域综合执法监管、全民保护洱海“七大行动”,洱海保护取得了阶段性初步成效。

“把洱海流域列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将起到有效的示范带动效应。”杨健说,大理苍山洱海片区苍山19峰,洱海源头茈碧湖、海西海、西湖和环洱海117条溪河水源源不断地汇入洱海,成为一幅天然的山水林田湖草美丽画卷。

杨健认为,洱海流域及周边地区囊括了矿山环境治理恢复、土地整治与污染修复、生物多样性保护、流域水环境保护治理、全方位系统综合治理修复等多个要素,在大理洱海流域开展生态保护治理修复,可完整地体现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的本质内涵。为此,要将洱海流域列入全国第三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

说到污染防治,段明龙委员以自己所在的陇川讲起了故事:“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大山,我们选拔了一大批建档立卡户进行森林资源的看护,森林资源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但是一些新的问题也在困扰着他,“补助标准过低,大大降低了林农收入。所以,他建议提高公益林和天然商品林的补助标准。”

加强金沙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
金沙江流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民族文化和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也是我国生态区位、生态功能十分重要的地区。

杨鸿生委员说,目前该流域仍存在着生态环境脆弱、投入不足、面源污染严重等困难和问题。“要加强金沙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加快实施一批生态建设工程,启动实施长江流域造林工程,将造林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亩3000至5000元,加快荒山绿化步伐,提高生态修复质量,为保护好流域生态环境创造条件。”

在杨鸿生看来,实施陡坡地生态治理工程和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适当提高单位面积治理补助标准,尽快出台湿地保护条例,依法有效保护珍贵的高原湿地资源,开展高原湿地生态补偿试点。完善生态建设和投入保障机制,建立公益林补偿机制,加大环境保护投入,强化面源污染治理,加快推进农业污染防治和农村环境综合整治。

综合考虑长江流域各省经济发展状况,他说,在建立区域内相关省市区和中央企业长江流域水环境保护联动机制的同时,通过转移支付等措施增加重点流域保护治理中央预算内资金规模,加大对上游省份的资金支持力度,为上游省份水环境安全提供强有力的资金保障。

“在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中,将重要江河流域15至25度坡耕地纳入工程实施范围。”杨鸿生认为,继续推进长江流域农村能源工程建设,进一步提高补助标准,促进农村生态环境改善。

杨艳委员说,“盈江县通过生态环境的恢复和保护,与乡村旅游、乡村振兴计划有机结合起来。在铜壁关自然保护区附近的很多村寨,现在都通过特色旅游、乡村旅游带动起来了。原来有些村民是打鸟的,靠狩猎为生,如今有了新的产业模式,村民就为来当地拍摄鸟类的人做导游,收入非常可观。”

杨艳认为,只有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才能基本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和生产生活方式,加快云南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的步伐。

以防为主 源头控制
新的产业模式为农村带来了发展新希望,新的技术则能打破环境治理面临的瓶颈。

黄丽云委员说:“在新的发展理念的引领下,我们感觉各级党委、政府更加注重生态文明建设,更加注重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

结合前期调研的情况,来自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梁映华委员认为,云南生态文明建设要取得好成绩,急需加强农村“两污”治理。“作为农村来讲,像垃圾没人回收、污水没地方排放这种情况还比较突出,建议加大对农村环境污染治理的支持力度。”

怒江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和所有深度贫困的地区一样,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面临着环境优美、资源丰富,但生态系统脆弱、环境破坏严重的现实。同时,由于地处三江并流保护区的核心区,怒江州还肩负着保护生态,保护物种多样性的重任。

丁秀花委员认为,以退为进、走生态脱贫的新路子,无疑是怒江州实现跨越发展、永续发展,既保护生态又加快脱贫的好路径。

“我们还应该积极推行生态环境赔偿机制。现在的违法成本实际上还比较低,应该让违法付出代价,加大破坏环境的公益性诉讼的审判力度,提高破坏者的赔偿额度。”杨艳说。

如今,云南各族人民正在用行动践行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生态环境质量走在全国前列,把七彩云南建设成为我国西南生态安全屏障,让云岭大地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空气更清新。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