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新闻 >> 内容阅读
管好水治好水 用好水护好水
来源: 作者:李 芳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01日 11:11:16 文章点击数:

河畅、水清、岸绿、湖美……全面推行河长制一年来,从党中央到我省快速行动,出台方案、建立制度,一张张路线图、时间表密集出炉。

作为六大水系在云南境内的这些河流,水生态如何“治”?河流如何“管”?带着这些问题,10月23日至26日,省政协副主席黄毅带领省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省水利厅、省教育厅、省水文水资源局、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等专家,赴玉溪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就红河水系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开展督察督导。

守好自己的“责任河”

“实行河长制以来,我们的河清了,岸绿了,水都变甜了。”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澧江镇南洒村张大爷激动地说道。

在每条河流的显要位置,都能见到竖立的河长公示牌。通过在河湖边上设立河长公示牌和警示标志,公布河长姓名、职务、职责,河湖库渠概况、管护目标、河段范围以及联系方式,接受社会监督。这一做法取得了明显成效,也得到了省政协督察督导组的赞许。

“这几年,变化太大了。”长期分管农业的玉溪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洪云感慨,以前下乡,河道遍地都是垃圾,废水、污水随意排放,整条河流都是臭的,自从玉溪开展水资源的保护治理工作以来,特别是推行河长制一年多来,河水清了,岸边绿了。

河流治理非一日之功,河长制能否实现“河长治”,制度保障是关键。

“在玉溪,省、市、县信息报送制度的建立,每星期报送一次河长制推进情况,每个月报送一次月度总结材料,及时掌握跟踪河长制工作推进情况。”玉溪市副市长孙云鹏向督察督导组介绍道。

更实在的举措是,玉溪市对境内的河湖全覆盖,设置了35位由厅级领导任河长的市级河长,河长“责任田”的落实,甚至将河长制工作延伸到了村民小组。同时,以具体问题为导向,从入湖河道、湖体水质及生态环境等保护治理工作,将河长制工作责任落实到具体人、具体项目上,实现全覆盖。

“红河设立了州、县市、乡镇、村四级河长3662名。”红河州州长罗萍说,该州出台了州级河长制会议制度、信息报送制度、督察制度、河长日常巡查制度、工作验收制度、信息共享制度等“七项制度”,让每个人都必须守好自己的“责任河”。

“河是自己的河,湖是自己的湖,河湖就是我们自己的生命。”个旧市蔓耗村小组组长白永莲说,河湖与我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水清了,岸绿了,我们的居住环境才会好起来。

水问题频频亮起“红灯”

但水问题仍然频频亮起“红灯”,在个旧市蔓耗镇马堵山电站水库,网箱养鱼对水质带来了严重污染。“平日里,大量投放的饲料,生产生活垃圾、船只运行对水质造成一定污染。”马堵山电站水库负责人说,通过治理,网箱养鱼从最多的160多家降到目前的不足10家。

一路走一路看,省政协督察督导组发现,侵占河道、围垦湖泊、非法采砂、非法养殖、地下水超采等现象屡禁不止。

一些地方发展方式粗放、产业结构不合理,过于依赖资源环境的消耗,加之对入河排污口监管不力、企业违法成本过低,导致废污水排放时有发生,超出水功能区纳污能力。

部分地区生态环境脆弱,植被稀少、石漠化严重、河湖萎缩,导致水源枯竭、生态涵养能力下降,加剧了水土流失、石漠化等生态环境问题。

“个旧境内河流虽然为数不少,但多数径流面积小,河短流急,河床水位变化大。”个旧水务局局长陈志昊说,雨季暴涨,干季断流,水低坡陡,渗漏严重,蓄、提、引灌都比较困难。

调查显示,红河州155个农村主要水源地,一部分还没有隔离防护、宣传警示、污染控制等设施。

鸟瞰全境“两山两谷三面坡,一江一河万级田”,构成了元阳县特殊的地形地貌。然而,在县、乡、村三级河长制工作推行中,由于技术力量薄弱,县级技术人员不足,尤其是乡、村级没有专业技术人员配置,致使河长制工作推进相对较慢。

伴随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新老水问题交错交织。就拿元江来说,作为红河上游的主干,少量支流部分时段河段水质达劣V类,生态功能部分丧失,元江流域污染负荷大,径流区农业面源污染严重,山坡地不断被开垦,水土流失加剧,干流沿岸集镇集中,工矿企业较多,农村生活垃圾、生活污水直接排放河道。

“少部分沿线工矿企业排污口未经处理达标直接向元江或支流排放,对元江水质影响较大。”玉溪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河道围垦现象突出、存在偷采砂石现象。

由于历史原因,群众的部分田地种植在河滩边上,部分支流河道偷采砂石现象突出,目前我省尚未出台采砂收费标准,执法难度大。

“一把手”任河长 一竿子到底

“‘一把手’任河长,既管水又管岸。”省政协民宗委主任宋嘉林直言,必须主要领导亲自抓,一层一层的落实,一条河一条河的负责,一段一段的责任到人,通过构建省级河长挂帅、市级河长引领,县区、乡镇、村社区各级河长齐抓共管的河长制体系,确保河长制无缝对接、无盲点推进。

他说,通过竖立公示牌、发放宣传资料,通电视、广播、网络等多种手段,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和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把河长制的重要性告诉普通百姓,让河长制工作形成全民参与、部门联合、社会共治的河湖水资源保护治理的社会氛围。

通过实地察看河长制落实情况,查阅相关台账,并就有关情况与当地干部群众交流后,省政协督察督导组提出,省级能从上层统筹考虑机构和编制问题,便于各级安排河长办人员编制,建立河湖库渠管理信息系统,逐步实现信息共享、督办考核、应急指挥数字化管理、基础数据、涉河工程、水质监测、水域岸线管理信息化、系统化等。

“河长制不只是水利部门的事,是一项全局性的工作,要统筹协调,完善体制机制,切实做到管好水、治好水,用好水、护好水。”省政协民宗委副主任曾杰认为。

他说,针对每条河湖的具体情况,做到一河一策、一河一档、因河施策,制定措施,加强云南河湖的差异化治理和保护,各级河长在统筹协调好工作的同时,针对各自负责河流的实际情况提出可行的办法,否则会徒劳无功。

“好的政策、好的措施,最终还是要看成效。”省水文水资源局副局长朱远高说,做好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的督察督导工作十分必要,通过督察督导,总结经验、发现问题,切实把工作做好。

黄毅在督察督导中指出,河长制是生态文明建设一项具体任务,可以说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这是一项面广时长的工作,非一朝一夕能见成效,必须久久为功,切实做好责任考核和激励问责,分年度、分阶段,开展考核,根据考核结果实行奖励问责,对成绩突出的河长及党委、政府给予表扬,对失职失责的严肃问责,实行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

黄毅认为,各级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按照目前建立的省、州(市)、县(市、区)三级督察体系,全面加强河长制工作督导检查。对重点河湖、问题较多的河湖要强化督查、专项督查,实行执纪问责,切实解决河湖治理“问题在河里、根子在岸上”的大难题。

黄毅提出,党的十九大报告为未来中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明确了方向标、路线图。我们要认真学习领会、深入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美丽中国建设思想和重大决策部署,以高度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切实做好各项工作,用“时不待我、只争朝夕”的态度,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立足本地本部门实际,扎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扎实搞好环境治理,扎实推行河长制工作,积极为美丽中国建设贡献智慧和力量。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