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议政提案 >> 内容阅读
“活态”传承焕发生机
来源: 作者:贾 磊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0日 11:01:36 文章点击数:

“音乐动听、舞姿优雅,就是不知道跳的是什么舞?”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协委员、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阿新近日在谈到该州非遗传承和保护时,不无遗憾地表示,如果非遗失去了生活基础,就很难传承和保护了。

出于对传承好、保护好非遗文化的思考,阿新在今年州两会期间提交了一件《关于进一步加大迪庆州非物质文化工作力度的建议》的提案。

歌舞中长大的童年
“我今天会跳的许多舞蹈,印象中都是很小的时候就在耳濡目染中学会并记住了。”阿新回忆说,小时候跟父母去做客、参加婚礼的时候,往往烧起一堆火,小孩们就坐火堆旁边观看父母跳舞。

“记忆中父母就是这样传承藏族民间歌舞的,让我的童年在歌舞的海洋中成长。”阿新说,过去的非遗传承有着浓厚的生活基础,爸爸妈妈都不是“吃这碗饭”的,但他们特别喜爱民间歌舞,平时只要听到谁家要办事请客,他们就开始练习要表演的歌舞,常常边做家务边练习,在这样的氛围下,阿新耳濡目染,逐渐爱上并学会了许多民族歌舞。

在阿新看来,非遗文化的传承一定要有氛围和生活基础,因为很多非遗文化就来源于生活。但在现实生活中,阿新发现好多非遗文化逐渐在消失或者处于濒危状态。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例子是,在迪庆,现在五十岁以下的人能够唱“冲墙歌”的没有几个。五十岁以上的人,一般都是不会来做冲墙这样体力劳动的。

传承面临的尴尬
“一方面是许多传承人正在老去,另一方面是新人的不稳定,非遗文化的传承和保护越来越难。”阿新所在的迪庆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每年都要作一些相关培训,结果阿新发现每年都有很多新面孔,这让她非常着急。阿新说,文化传承要有延续性,讲究的是时间积淀,像这样今天来一拨,明天是另外一拨,那传承肯定做不好。

在为迪庆州非遗文化传承与保护奔走过程中,阿新和她的同事了解到,做好这项工作,资金也是个大问题,即钱从哪里来?除此之外,许多基层文化站普遍存在专业人员在编不在岗的现象,而且更换频率较高,影响了非遗工作的效率和质量。多数乡镇文化站的工作人员不做主业,而是借用其他岗位的工作人员,连专业性都谈不上,更不可能奢谈延续性和传承了。

迪庆州政协文艺界别的其他受访委员表示,对于非遗文化传承这么一件大事,仅靠某几个部门是做不好的,加之一些相关单位对接比较困难,相互之间的合作意识较弱,这些都给非遗文化传承和保护带来不利影响。

筑牢非遗传承的根基
“非遗传承的脚在基层,只有这只脚立起来了,一切才有可能逐渐好起来。”阿新介绍说,迪庆州的非遗资源十分丰富,截至2017年6月,迪庆州拥有联合国非遗保护名录1项;国家级保护区1项;国家级保护名录项目7项;省级保护名录项目29项;州级保护名录项目106项;县级保护名录项目80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有国家级5人,省级52人,州级51人,县(市)级290人。

阿新告诉记者,迪庆州非遗保护中心作为我省唯一的国家级非遗文化保护实验区,多年来的非遗保护虽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但在落实实施国家级迪庆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联合国非遗项目和迪庆四级保护名录及代表性传承人保护工作中,遇到许多在文化层面无法解决的困惑。

与阿新一样为此感到忧虑的迪庆州政协委员认为,非遗的保护传承是在民间的生活当中来完成的,比如歌舞,举行一个婚礼,一个晚上就是跳舞,跳舞的人不太多,但是观看的人特别多。看的人很认真,边看就边问,跳的什么舞、唱的什么歌,潜移默化就传下去了。“在藏族地区,不是你家里明天办事了,我们今天才来排练,都是张口就唱,抬脚就跳。”阿新说,有些时候传承人就把一群人叫到他那儿,一边坐聊,一边教大家怎么唱。家庭的传承就是在家里做家务的时候,边做就边完成了传承。比如冲墙歌的形成,一定要通过各种渠道来把它记录下来,这样才能留住文化。

阿新表示,提案的目的就是希望非遗保护工作在州委、州政府的高度重视、层层落实和督促考核下,使迪庆非遗保护工作得到全州各级各部门的支持、参与和协作,从而使非遗保护工作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提高全州人民对非遗保护传承的自觉意识,促使国家级迪庆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保护传承工作做得更好。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