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守护百姓 谁来守护村医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议政提案 >> 内容阅读
村医守护百姓 谁来守护村医
来源: 作者:贾 磊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11日 10:37:16 文章点击数:

马关县乡村医生上门为行动不便的村民进行诊疗

收入微薄、生活拮据、靠行医甚至无法养活自己……被认为是健康守护第一道屏障的乡村医生,他们的生活窘境引起了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今年全国两会上,住滇全国政协委员何庆提交了一件《关于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建议》的提案,将履职关注的视角聚焦到这个特殊群体的身上。

 乡村医生生存难

  陈金正是曲靖市会泽县大海乡大垴包村的一名乡村医生。从2000年当上村医开始,陈金正便承担着该村12个村民小组、600多户人家、2000多人的健康防疫、儿童接种疫苗、孕产妇健康检查等医疗任务。18年来,他平均每月出诊15次,每月还要分别到12个自然村预防接种,每隔3个月进行一次慢性病回访,为65岁以上老人进行一年一次的体检。

“平时每天看20-30个病人,赶集天人多,能到百人左右,加上出诊看的病人,平均每个月可以诊疗1000名左右的患者。18年算下来,陈医生的病人超过了10万人次。”大垴包村村干部告诉记者。

大垴包村几乎没有汽车、摩托车等交通工具。村民生病了,如果要到县医院看病,至少要走3天。即使只到乡卫生院,也要走上3小时。这样的情况下,出诊就成了陈金正的家常便饭。由于经常要赶夜路,手电成了陈金正必备的工具。18年来,陈金正背着行医箱,打着手电,走遍了大垴包的山山水水。

但就是这位被称为“大山里的健康‘守护神’”的乡村医生,每月仅有500余元的工资,有好几年全家曾经一年四季以洋芋为主食。记者到访陈金正家时,只见1998年就盖起的五间小屋,是用空心砖做墙,石棉瓦盖顶,屋里是塑料布挡尘,家中唯一值钱的电器是一台老彩电,还是陈金正结婚时媳妇娘家给的嫁妆。除此之外,他家里最显眼的就是晾晒着的一排解放鞋,大约60双胶鞋,却映照出了他18年的漫漫行医路。

陈金正不过是目前我省数万名乡村医生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目前云南省共有村卫生室13416个,有在岗乡村医生37450人,他们是贴近亿万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但何庆发现,承担着农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以及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的这些健康“守护人”,当前普遍面临年龄老化、收入低、学历水平低等问题,同时存在人员减少、队伍不稳定等问题。

 仅靠爱心还不够

  2017年,云南省最美“健康守门人”活动成功举办。来自曲靖、昭通、丽江、大理、普洱、德宏等十多个州市的30名乡村医生、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团队荣获最美“健康守门人”称号。

荣获“十佳乡村医生”称号的昭通市鲁甸县桃源乡桃源村卫生所的吴荣昆,儿时因一场疾病导致左眼失明。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困难,读完了卫校、大专,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并在乡村医生的岗位上坚守了13年。他说,虽然左眼失明不方便,但依然要克服困难,竭尽全力为患者服务。

“做一名乡村医生最重要的是要有爱心。”获得“十佳乡村医生”称号的丽江市古城区金山村委会卫生室医生张志坚说。

荣获“十佳全科医生”称号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开远市乐白道卫生院医生胡丽芬认为,基层医生在落实分级诊疗制度中承担了承上启下的作用,让患者少走弯路。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需要以医患互信为基础。”获得“十佳全科医生”称号的楚雄彝族自治州楚雄市彝人古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向红莉表示,要以最经济的方法治愈患者疾病。

30名基层医生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感人的故事:有的开着自己的微型车沿着山路为村民看病,有的一直默默为村民垫付医药费,有的克服各种困难为群众建起了规范准确的健康档案……然而,当他们在默默奉献并付出爱心的同时,却时常感到力不从心。

记者曾在不少村一级卫生室看到,所谓的卫生室往往成了摆设。“现在谁都把健康看得很重要,但凡有点条件的都往大医院跑,谁会在村里看病啊!”省政协委员阿宗告诉记者,像德钦县这样的地方,不要说乡村一级,连县医院都由于留不住医生而出现了患者越来越少的情况。当地许多人生了病,一般都会选择到香格里拉、丽江或大理,甚至昆明诊治,很少留在当地医院看病。“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病人越来越少,医生收入越来越低,也就越来越留不住好医生,缺少人才的医院,病人也就越来越少。”阿宗说道。

住滇全国政协委员资艳萍认为,受经营收入微薄、养老保险缺失等因素制约,不少地方乡村医生队伍结构日趋老龄化,年轻乡村医生流失严重,陷入后继乏人的尴尬境地。目前,一些行政村甚至出现了“空壳”卫生室(站),无法满足当地村民对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的需求。

 用什么留住乡村医生

  在何庆看来,乡村医生作为国家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保健网“网底”的实施者,是农村居民健康的守护人,肩负着农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以及常见病、多发病的一般诊治服务,是落实新医改任务、维护农民健康的不可替代的基本依靠力量。

“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和稳定,关系着农村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成败,关系着农村群众看病难易问题。”何庆说,由于乡村医生没有明确的身份界定,基础工资低,养老保障未能妥善解决,加之近年来村医工作量逐年增大,工作要求标准高,导致乡村医生岗位的吸引力逐渐减弱,出现难招人、难留人的情况,部分地区年轻乡村医生已出现辞职、转行等现象,偏远村寨甚至无法聘到乡村医生。究其原因:一是国家没有将乡村医生补助纳入财政预算给予按月补助,仅靠省、州(市)、县三级600元/月补助,难以维持生计。二是乡村医生没有明确的身份界定,目前的政策不支持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村医只能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保障水平不高,难以解决村医养老问题。三是乡村医生的“五险一金”缴费没有政策支持,各级财政未将乡村医生“五险一金”缴费列入财政补助范围,全靠村医自己承担。四是近年来乡村医生工作任务量成倍增长,防疫保健、健康扶贫、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工作任务繁重,基本无时间开展基本医疗业务,村医的医疗业务收入下降,总收入水平不增反降。

对此,何庆的建议是,从国家层面出台明确乡村医生身份界定的政策,解决乡村医生身份问题;出台新形势下相应的乡村医生待遇保障的政策,将乡村医生“五险一金”缴费列入财政补助范围,特别是要让乡村医生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保障乡村医生老有所养;逐步提高乡村医生补助,增加村医岗位吸引力,解决村医接班人紧缺的问题,稳定乡村医生队伍。

“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对于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和社会公平具有重要意义。”政协委员们在接受采访时希望,解决乡村医生待遇问题,让他们在基层安心为老百姓服务,让健康扶贫在脱贫攻坚中真正发挥重要作用。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