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挣工分”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社会新闻 >> 内容阅读
难忘“挣工分”
来源: 作者:罗永祥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14日 10:20:22 文章点击数:

工分,这个人民公社时期农民分配粮食、经济分红的特有产物,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如今,有不少年轻人已不知工分为何物了,然而它在我的心里却挥之不去,仿佛就在昨天,想忘也忘不了。

那年,我七岁,还没上学,从老家牟定县龙川河游泳上来,看到一群孩子围着李老公公不知在做什么。我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他们在听李老公公讲故事。这李老公公正值壮年,在村里辈份最高,据说在渡江战役中立过功,全国解放后转业到东川银行任行长,文革中被划为右派,只好携妻带子回到老家。李老公公见多识广,把“孙悟空三打白骨、桃园三结义、武松打虎”等故事讲得十分精彩,因此常有一群孩子围着他转。收稻子的时候,老队长派李老公公带着放农忙假的孩子们去堆草。他站在草堆上,孩子们将草把拉拢来,再一把一把地抛上去,直到堆得左摇右晃,站立不稳了才住手。休息的时候,就听他讲故事。为了听故事,我就和他们一起拉草把、抛草把。没想到,年底公布工分的大红纸上,我居然有10分工分,还分到了1公斤粮食,1元钱。后来我也上学了,星期天、暑假、寒假、农忙假,甚至连下午放学后都去参加集体劳动,什么样的苦活累活都干过。一个成年壮汉,一个劳动日挣10分工分,最好的年份可分到1公斤粮食,1元钱。我一个劳动日的工分最初是1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体力的增强,涨至2分、3分、4分,最高时是5分。每个社员一个劳动日的标准工分,必须经社员大会根据其体力和劳动中的表现来评定。这评工分大会可热闹了,有哭的、有笑的、有骂的,老队长常被搞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大叫“这队长谁有本事谁来当,我可没这能耐”。

农村有句谚语,叫“水稻不薅草,活宝变死宝”。水稻一返青就开始薅草,一直要薅到灌浆,不知有多少人就因薅草而泡烂了脚板、脚丫,患上了风湿、腰痛,久治难愈,苦不堪言。不知多少个烈日下,暴雨中,我在齐膝盖深的稻丛里薅草,脚泡肿了,手和脸被稻叶片划破了,一阵阵钻心地痛,但一听到大嫂那“今日薅草为什么?只为秋后米下锅”的山歌声,浑身又有了使不完的力气。我不知多少次想过,假如不需要薅草,多好啊!

冬季农闲,我们把沟边、田埂、荒野杂草连根带土铲起来,拣来枯枝树叶,把草和土垒起来,然后放火烧。这叫“炼火土”,炼过的火土黑黝黝的,挑到田里、地里作为肥料。炼火土时浓烟四起,呛得直咳嗽,熏得眼睛也睁不开。背火土到田里地里时手脸都是黑的,互相看着忍不住发笑。

为架通村子前面龙川河上的桥,我和社员们一起到五公里外的石塘背条石,当快要走近石塘时,突然一声巨响,砂石冲天,烟尘弥漫,我们都惊呆了。原来是一枚哑炮突然爆炸,万幸无人被炸伤。负责放炮的大叔被老队长骂得狗血喷头,在社员大会上受到了严厉批评,还扣了20分工分。

那时还没有推广薄膜育秧,育的是水秧,秧田里泥鳅很多,它经常把已播的稻种翻到泥层下面,造成无法正常出苗。有一种不知名的阔叶灌木的枝条和叶子对泥鳅有一定防治效果,但我们当地没有这种植物,我们习以为常地叫它“泥鳅叶”。冬闲时,老队长会派人到相邻的禄丰县去砍泥鳅叶的枝条,背回来后晒干铡碎,在育秧前撒在秧田里防治泥鳅。我于1977年春节前随父亲一起去禄丰县舍资镇背泥鳅叶,第一次见到火车,激动的心情把路途的疲劳忘得一干二净。返回时,再次见到轰鸣而来的火车,背上沉重的泥鳅叶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激动的心情早已没有了,有的只是疲劳。过一座独木桥时,一阵大风吹来,我拼命想稳住,但还是跌到了桥下,幸好桥下有齐腰深的水才没有受伤,全身上下却湿透了。回到家里,双脚已满是血泡,腰痛得直不起来,倒下就呼呼大睡。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我一个劳动日的工分是5分。

最愉快的劳动,是到江坡公社去背电影放映机。那时,一有新片放映,我们就围着老队长死缠硬磨,再不答应就大讲特讲影片中的精彩情节,直到他心里发痒,嘴上答应才兴高采烈地一轰而散。接下来的事就是要到江坡公社去背电影放映机,这活可不轻松,既要出力气,还要保证不能摔坏电影放映机,但还是有人争着要去,不让去的人还骂老队长偏心。为此老队长烦了,发话说,“谁去也不开工分,看你们还争不争”。电影放映结束,老队长笑着说“我还以为看不成了呢,哪几个去背的,把工分给记上吧”。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三十多年过去了。随着科技进步,如今的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提起“泥鳅叶”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名目繁多的除草剂代替了稻田除草、旱地除草,尿素、复合肥、有机肥取代了“火土”,在家就可以看电影频道,电影在农村风光不在,门庭冷落了。然而,我却十分怀念那段挣工分的经历,是它磨炼了我坚韧不拔的性格,是它给了我战胜一切困难的决心和勇气,是它使我知道幸福的生活来源于劳动,来源于创造。我常想,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亲历了粮食生产从长期供给不足到连年有余,再到总量相对平衡,局部过剩的历史性转变。 (作者单位:牟定县政协)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