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物风采 >> 内容阅读
为人民扫雷 为军旗增辉
来源: 作者:刘 霞 通讯员 窦文金      黄 巧 杨 萌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3日 10:45:15 文章点击数:

杜富国排除了1枚有脸盆那么大的反坦克地雷

在没有硝烟的和平年代,扫雷行动被称为在“刀尖上跳舞”,排雷兵是离死神最近的军人。中越边境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中,南部战区陆军中士杜富国面对突如其来的爆炸,为了保护身后的战友,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飞来的弹片和强烈的冲击波,自己被炸成一个血人……

27岁,正是人生中最好的青春芳华,可杜富国却把青春与热血洒在了边疆雷场上。

舍生忘死守护战友

时间回到2018年10月11日下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深秋午后。在麻栗坡老山主峰,四川省某单位的八十余名党员干部正在这里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他们爬上主峰,俯瞰山峦叠嶂的老山片区,在讲解员的解说下,体会着当年的烽火硝烟。14时40分左右,正当讲解员讲到当年的战士如何英勇作战、以身滚雷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吓得人们不知所措。“听起来像地雷爆炸”“不可能吧,这个年代了还会有地雷?”

同一时刻,在老山主峰西侧三公里处某雷场,正在执行扫雷任务的战士杜富国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就在一分多钟前,他在探雷器的引导下,发现一枚露出部分弹体的67式加重手榴弹,经请示后,他得到“查明情况”的指示。他对身边的战友说:“你后退,让我来!”随后便小心翼翼地上前探查,就在他清理浮土时,“轰”的一声震天巨响传来,电光石火间,杜富国有意识地往左边倒了下去,因为他的左后方是战友艾岩。

队长李华健第一个跑过来抱起了倒在血泊中的杜富国,一边联系随队军医刘小波和救护车,分队长张波在向战士传达“停止作业,原地待命”的口令后,冲过来协助抢救杜富国。强大的爆炸力和冲击波让杜富国成了血人,两只手当场就炸没了,脸上血肉模糊,眼球严重毁损伤。厚重的防护服被炸碎了,成为棉絮状。

李华健和张波回忆说,当时整个人脑子是空白的,来不及伤心,只有焦急。在救护车上,他们心急如焚地联系医院,汇报情况,一边随时观察杜富国的情况。

到麻栗坡县医院后,医院组织骨干力量第一时间对杜富国的伤情进行会诊。鉴于杜富国双眼眼球严重毁损伤,连保留一只眼睛的一丝希望都没有了,双手手掌缺失、双腕部毁损成“拖把状”,全身还有多处爆炸伤并急性创伤性失血性休克,伤情十分危急。为挽救杜富国的生命,医生迫不得已为他进行了双眼眼球摘除和双手手掌截肢的手术。随后赶来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和解放军第59医院专家在对杜富国的术后各项体征进行研判,并对转院途中的风险进行分析评估后,决定将他转移至解放军第59医院进一步抢救。

救护车一路疾驰,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再快点!一定要从死神手里把战士的生命抢回来!很快,载着杜富国的急救车划破寒冷的夜空,一路呼啸而去。

杜富国的父亲杜俊眼含泪水,看着原来健全活泼的儿子如今躺在担架上,面目全非,生死不明,他无力地蹲在手术室外,背影寂寥。

“既然来到部队,就是党的人、军队的人,他们肩上扛着使命,哪怕牺牲都要完成啊!”“作为一个男儿,就应该为国家尽力,不然你不上我不上,国家谁来保护?”这是杜俊对记者说的话。

杜富国负伤后,杜家人在经历了无比的伤痛和煎熬的同时,也感受到了阵阵温暖。“部队首长对富国的关心、担心和心疼,比我这个做父亲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战友们,从送到医院到现在,一刻不离地陪护着他,我和他妈妈心里,只有感谢!”杜俊说。

经过前期抢救治疗,目前杜富国伤情平稳,正处于恢复中。

把危险留给自己

因为杜富国那有意识的一挡,战友艾岩捡回了一条命。一连几天,艾岩脑子都处于空白状态,不愿回忆当时的情形,仿佛不回忆,就没有发生过,杜富国就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

在艾岩记忆里,杜富国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离我远点!你退后,让我来”!特别是爆炸发生后的几天,这句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仿佛杜富国就在身边,一边小心翼翼地排雷,一边对旁边的他这样说:“你退后,让我来!”

“我和他感情最深,自从我进入扫雷四队,一直都是他在带我,手把手地教我怎么排雷,生活上有什么事也会关心我。我们一起上雷场,他总是抢着干最危险的活,就算我发现了雷,他都不会让我动,都是自己来排。因为他是小组长,我晚来一年,经验没他丰富,他总想着把危险留给自己。他教会了我很多,帮助了我很多,如果没有他,我今天就不会这么勇敢地在这里排雷。”艾岩说着,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艾岩是个性格有些内向的小伙子,比杜富国晚一年来到扫雷四队,被分到五班。班长把他分给杜富国带,杜富国就说了一句:“没事,我带你!”

艾岩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上雷场时,他心里难免害怕,杜富国看出了他的紧张,说:“不用怕,踩着我的脚印走就行了。”随后就走在了前面。两人在雷区作业,铲着铲着就发现一枚72式防步兵地雷。“第一次上雷场,一看见地雷我就紧张了,就这样看着,不知道怎么办。这时杜富国走过来说:‘别看了,离我远点!’然后他就动手把这枚地雷排除了。”两年的时光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就像10月11日那天,在老山雷场,吃过午饭稍作休整后,四队的战士们在雷场搜排。杜富国和艾岩两人一组,和战友们一起自下而上作业。由于这里是曾经的主战区,爆炸物非常多,两人很快发现了一枚67式加重手榴弹。杜富国向分队长报告后,得到指示检查情况。“这时,他对我说‘艾岩,你退后,让我来。’我才一转身走了大概3米远,突然一声巨响,我转头一看,火光非常大,组长已经倒下了。我很紧张,两腿发抖,耳朵、面部很疼,什么也听不到,想叫叫不出来。这时,队长冲了过来,一边抱起受伤的组长,一边用对讲机叫‘医生、担架……’”

之后的几天,艾岩一直处于自责、感激、愧疚的情绪中。“他是作业组长,当时如果他让我排,我肯定去,但是他没有,他总是不让我去冒险。因为他说,他是党员、是组长,有危险,应该挡在我前面。”

让艾岩意外的是,爆炸发生的第三天,杜富国的父亲竟然到猛硐的营区看望了他。他回忆说,当时杜爸爸走进他们的宿舍,在杜富国的床铺前站了好一会儿,还专门来到艾岩面前,用手摸了摸他在爆炸中受伤的右侧脸颊和耳朵,问“伤得重不重”?面对慈祥悲伤的杜爸爸,艾岩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汹涌而下。

“我没想到组长的父亲还会专门来看我,安慰我。我们其实就像兄弟一样,我就是杜爸爸的半个儿子,我今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他。”艾岩流着眼泪说:“我想去看组长,但又不敢面对他。我只有好好排雷,把最后一块硬骨头啃下来,把没有爆炸物的雷场干干净净交到群众手里,才有颜面去看他!”

战士许猛和杜富国在新兵连就认识,当兵五年后,两人在单位集结前往扫雷大队时,竟然又重逢了。巧的是,又一起被分配到扫雷四队五班。对于杜富国这么多年来一点一滴的努力,许猛都看在眼里。

刚到扫雷队时要先学理论,可初中毕业的杜富国学起来很吃力,第一次理论考试只考了32分,全班倒数第一。可他没有放弃,不停地钻研,不停地背,别人休息,他在学习。许猛还记得,八九月份的雨水特别多,湿气大,晚上别人睡觉了,他却披着大衣在走廊上背理论,等回来时,身上衣服都湿了。“他这么努力,是因为他想早点进入雷场排雷。能进雷场排雷,才说明你是个优秀战士。”在后面的考试中,杜富国平均分保持在80分以上,顺利过了理论测试关。

杜富国是个动手能力特别强的人,到了实践操作时,他的特长就发挥出来,很快便成为了训练尖子。在考核中,他以全优的成绩,得到了进入雷场作业的资格。在排雷过程中,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又完善了十字交叉排雷法,能更精准地定位地雷的位置。自创了沙箱用于搬运爆炸物,安全性得到了较大提高。杜富国从“丑小鸭”到排雷精英的蜕变,让许猛欣慰不已。“当时我作为五班班长,最喜欢的同志就是杜富国了,他努力、上进、淳朴、善良,我打心眼里欣赏他。”许猛说。

生死雷场上结下的情谊,让许猛提起杜富国时忍不住哽咽:“好多人都以为扫雷很容易,他们会想,科技这么发达,爆破不就完了么?可等你真正到了边境雷场,你就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在马嘿雷场,杜富国还排出了扫雷四队的第一枚反坦克地雷。许猛说,这枚反坦克地雷,有脸盆那么大,而且还经过了力学原理改造,只要一个人的重量压上去,它就会引爆,杀伤力是大规模的。当时许猛和杜富国是一个作业小组,发现这么个大家伙,两人又紧张又兴奋,在说到谁去动手排除时,当时是五班班长的许猛对杜富国说:“你退后,我来!”杜富国却抢在前面,一边放下头盔面罩,一边开玩笑说:“怎么能让班长来呢,我来!”看争执不过,许猛就在一旁协助观察,直到杜富国小心翼翼地把脸盆大的地雷排除。在销毁前,杜富国还特意抱着这枚地雷合了个影。“在排雷时,不管谁和他一组,他总是争着上,让别人后退。”许猛说。

“怎么会是他呢?我都不敢相信,脑子里老是他前些日子蹦蹦跳跳的样子。我和他在新兵连就认识了,一起摸爬滚打,就像兄弟一样,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许猛眼圈红红地说。

“我们都特别想去看他,但现在不能去,我们还有任务要完成,还有硬骨头要啃。只有圆满完成任务,才能去看他,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慰问。”记者在扫雷四队采访时,战士们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在扫雷四队营区,处处都有杜富国的身影:洗澡室里新修的水龙头、宿舍里新排的电线、用木头钉起来的防盗窗、用来搬运爆炸物的木箱子、被他补了一遍又一遍的防护靴……每一样,都在默默地诉说着这个充满理想与激情的年轻人,是如何用全部的心血与热情,干着这一份最危险的工作。

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四队组织M04004号雷场验收移交时,官兵们手拉着手徒步验收雷场。中间的战士就是杜富国

新时代革命军人的担当

  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向记者介绍说,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任务雷区113块,面积81.7平方公里,需扫除的雷区面积57.6平方公里,实施永久性封围的面积24.1平方公里。自2015年11月开展扫雷行动以来,经过全体官兵舍生忘死、不畏伤残的艰苦奋战,目前已经扫除雷区56.97平方公里,占雷区扫除总任务量的98.9%,排除地雷和各类爆炸物19.62万枚(发)。杜富国英勇负伤的老山西侧雷场也是此次任务的最后一块“硬骨头”,计划于今年11月完成,地方政府负责的封围任务也已进入收尾阶段。

陈安游说,总结3年多的扫雷行动,有三个特点:一是责任重大。按照国务院、中央军委部署,除永久性封围雷区、水源地等3种情况外,其余雷区要通过此次扫雷彻底扫除。二是情况复杂。现有雷区是战时反复争夺的战役战术要点,除地雷外,还遗留了大量的手榴弹以及各类炮弹,种类多、密度大。在天保口岸一块200×300米的雷区,就排出了地雷和各类爆炸物8299枚,还有其他战时遗留的金属物品。与其说是扫雷,不如说是清理战场危爆品。三是危险性高。这些危爆品至今已有30多年,与植物根系交织缠绕,有的处于战斗状态,性能很不稳定。正是因为以杜富国为代表的一线扫雷官兵们发扬“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才能顺利推进这样艰巨的扫雷任务,是他们的英勇无畏诠释了新时代革命军人的担当!

就在杜富国受伤后,驻地麻栗坡县猛硐乡的群众心里非常难过,他们要去解放军第59医院看望杜富国。由于路途太远,路也不好走,经过商量,乡亲们推选了李云孝、钟仙红、钟仙艳、马丽、周裕凤等几人作为代表,租了一辆车从猛硐赶到解放军第59医院看望杜富国。10月29日那天,村民们起了个大早,穿上最隆重的民族服装,带上土鸡蛋、猛硐产的香蕉,带着猛硐乡人民的祝福,一路冒着瓢泼大雨和浓雾,颠簸了将近7个小时才赶到医院。“我们猛硐刚刚遭了灾,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就只能带点自家产的香蕉、鸡蛋,表示我们的心意。”看见病床上的杜富国,几人心疼得直掉眼泪。

“扫雷官兵是我们的大恩人啊!‘9·02’洪灾那晚,多亏了扫雷队官兵,他们及时发现灾情后马上跑到最高的山上向外界发出求援信号,各方的救援才会及时赶到。不然那时候道路、通信全部中断了,我们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养老院的19位老人,如果不是扫雷队官兵及时赶来,就被洪水冲走啦。”在病房外,李云孝几人七嘴八舌对记者说起扫雷队官兵的好来。洪灾那晚正好是杜富国值班,发现灾情后他及时汇报,扫雷队组织人员一边向外界联系求援,一边积极组织营救,不少群众因此得救。

“我们猛硐群众特别感激扫雷官兵,以前这里经常有人被地雷炸伤炸死,在扫雷官兵几次扫雷后,现在基本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了,我们不管是种地还是做其他,都放心多了,打心底里感激他们。”乡亲们说。

盘院华是猛硐本地人,小时候经常听说有人被地雷炸伤。20多年前,他的一个小伙伴在地里被地雷炸死后遗体滚到雷区,谁都不敢去找,家里人只好给他堆了个衣冠冢。从小在猛硐长大,这样的例子盘院华听得太多。2015年他从县城调到猛硐工作后,每年都会接到有边民、大牲畜触雷的报告。这种情况,直到去年才结束。

盘院华说,由于地处边境,猛硐乡发展滞后,许多群众生活困难。猛硐的山林非常适合种茶叶、草果,可全乡2万亩茶园,就有8000亩在雷区,群众不敢去管理。“直到几次排雷后,我们可发展的安全区域渐渐大了起来,群众开始规模种茶、种草果,发展产业。经过扫雷,如今,边境线一侧三分之二的土地已经移交到群众手中,大家在山林里套种发展经济产业,目前已经产生效益。对扫雷部队,全乡1.5万干部群众都很感激,他们是当代老山英雄!”
 

致敬,真英雄!

“杜富国”“到!”“经南部战区陆军党委研究决定,给你记一等功1次。现在,为你颁授奖章和证书。”

11月24日中午,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在病房内举行了一场庄重的仪式,为扫雷英雄杜富国颁授一等功奖章和证书。

仪式开始前,杜富国让战友帮他换上军装,刮净胡须。“帽子没戴歪吧?”杜富国问战友。“没有,很精神!很帅!”听到战友的回答,杜富国的脸上露出笑容。

“希望你更加坚强,争取更大的荣誉!”云南扫雷大队政委周文春为杜富国佩戴一等功奖章。

“是,首长!”杜富国声音洪亮。病床上的他,挺直了腰板,抬起了缺残的右臂,敬上一个特殊的军礼,热烈的掌声在病房里久久回荡。

加油,好男儿!致敬,真英雄!

杜富国,这名年轻的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90后士兵, 2010年12月入伍,2016年11月入党,现为云南扫雷大队四队五班战士,中士军衔,先后获嘉奖两次,被表彰为“优秀士兵”“优秀士官”各一次。扫雷作业以来,他进出雷场千余次,累计作业300余天,搬运扫雷爆破筒15余吨,在4号洞、265号界碑、马嘿、老山等14个雷场累计排除地雷和爆炸物2400余枚(件),处置各类险情20多起。生死关头,他用一句“让我来”舍身相挡,谱写了一首新时代革命军人的壮美诗篇。

杜富国和战友们三年来征服的57.6平方公里雷区,如今已变成郁郁葱葱的田园。他们用汗水和鲜血乃至生命铸就的“为人民扫雷,为军旗增辉”的精神,已深深地印在这片土地,印在人民的心田。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