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乱世流失 盛世回归
来源: 作者:王德华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30日 09:54:22 文章点击数:

心明大和尚说,对古籍的保护,是华亭寺当前乃至于今后一段时期的重要工作。寺院是弘扬佛教文化的中心,经典是启迪智慧的钥匙。这几年,华亭寺积极组织读经、解经、讲经工作,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传承和保护两步走,因此我们需要一些高科技的手段来保护文物,特别是对有价值的古籍善本进行保护、修缮。这方面,一直是一个薄弱的环节,所以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借助社会力量特别是专家学者的力量,对这些珍贵的佛教文化遗产进行保护、修缮、传承。

花大力气保护古籍善本

在文化遗产保护上,这几年华亭寺的投入很大,经典、古字画的修复,包括古籍善本的保护等,投资不亚于华亭寺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仅一座藏经楼里的古籍保护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特别是一些需要迫切修复的残损经本更是不惜代价。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增添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

心明大和尚说,华亭寺既是千年古刹,也是重要的宗教活动场所,同时也是一座佛教文化博物馆。近年来,从政府的角度也好,从寺院的角度也好,对寺院的文化保护与传承都非常重视。华亭寺历史文化厚重,藏品丰富,名联、名匾甚多。就寺院藏书而言,主要以明清两朝和民国的为最多,如果再往前追溯,还有一些宋代的古籍善本,特别是宋版的藏经。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雷峰塔藏经,是寺院的镇寺之宝,在整个寺院藏书中是分量最重的,价值也是最高的。

五代《吴越刻雷峰塔藏经》距今已有千年。经卷卷首刻有佛像,像前有“天下兵马大元帅吴越王钱俶造此经八万四千卷舍入西关砖塔永充供养乙亥八月纪”等文字。此经刻于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八月,“西关砖塔”即雷峰塔,又名皇妃塔(黄妃塔)。

这件雷峰塔藏经刻印的是佛教重要经典《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简称《宝箧印经》),幅宽8厘米、全长210厘米。书写诵读此经,或纳入塔中礼拜,被认为能够消除罪障,长寿延年,功德无量。这是一部刻经完整的初印本。其版式与吴越国丙辰岁(公元956年)、乙丑岁(公元965年)刻经相同,共273行,2700余字,题记三行37字,前、后经名三行25字,意译的经文230行2292字,音译的陀罗尼神咒、侧注38行436字。翻经者为唐代“开元三大士”之一的京师大兴善寺三藏不空。

藏经之所以历经千年却保存完好,据说是因为经书被藏于特制的塔砖内,这种藏经方式独一无二。假若没有雷峰塔的倒塌,这个秘密或许永远不会有人知晓。雷峰塔倒塌以后,考古人员发现,经卷都藏在雷峰塔的第五层。它们往往被藏于塔身藏经砖的小圆孔内,以小竹签做轴心,裹以黄绢经袱,再用锦带束腰,并用木栓塞住孔口,密封砌入塔身。

这一千年经卷可谓见证中国古代雕版印刷术高度发达的珍贵实物,开南宋临安著名刻书坊“睦亲坊”之先声,在我国雕版印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更令人讶异的是,经卷虽经千年沧桑,展卷所见仍纸表细腻,薄如蝉翼,字体古拙典雅,清晰可辨,被认为是《宝箧印经》迄今为止的最好的善本。

守土有责 守土尽责

“古籍善本,包括现存的书画,都是列入到重点修复和保护范围内的,保护的工作量非常大,而且是迫在眉睫。”心明大和尚说,经典的修复又尤为艰难,不仅历史久远,重要的是纸张的保存是有一定年限的,再加之虫蛀严重,有些是年代久了以后受潮,经卷已经粘在一起分都分不开了,很多都要送到国家级的博物馆进行专业修复。

截至目前,华亭寺已经修复的经卷大约是两百多件。保存完好的,都专门做了樟木经盒保存并进行了归类整理。比如乾隆版《大藏经》,特别在防腐、防虫、防潮等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并在尽量保持历史原貌的情况下,把原来的经柜再次进行特别处理和保护。这些经柜是当年清光绪皇帝钦赐,本身就是文物。再一个就是书画的修复,也是数量非常大。也主要是明清两朝的,最大的问题是蛀虫,特别是年代久了以后,多遭腐蚀,华亭寺对这批书画进行了抢救性保护和修复。

心明大和尚说,回收也是一种保护,早年间流散出去的,华亭寺又通过各种渠道,包括拍卖会、动员民间收藏家转让回归等,收回来将近有一百多件,甚至还有一些是历史文档类的。回收的过程难度也很大,首先是寻访工作,这一过程,不仅时间长,还要有极大的耐心,可谓“历经艰辛”。寻访到了,要动员人家转让回归,这个过程最大的难度是经费非常紧张,因为几乎没有谈价的余地,这些困难对一座寺院的压力可想而知,但因使命所在又不得不做。

“乱世流失,盛世回归。”华亭寺珍藏的两枚印章就是如此。这两枚印章分别刻着:碧鸡山华亭峰靖国云栖禅寺佛法僧宝印、传曹洞正宗第四十八世嗣法沙门修园之印。(修园,法号“贞训”,南华县人,虚云老和尚弟子,1950—1956年任华亭寺方丈。)

心明大和尚说,发现华亭寺流失的这两枚印章,也是机缘巧合。一次,他在网站上浏览有关古印章方面的内容时,无意间看到一幅图片上的两枚印章刻着上述字样,才知道这是华亭寺的。因为图片上展示的仅仅是印章刻字的一面,其他特征,比如什么材质、有多大、从哪里得到的、谁收藏的都无法得知。

这也给心明大和尚留下了不少遗憾。心明大和尚的一些弟子,也在网站上看到了这两枚印章,他们通过多方打听,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找回了印章。当心明大和尚欣喜地接过印章时,才发现原来是两枚民国九年的木制印章。更为惊喜和令人欣慰的是,去年华亭寺又收回了两方虚云老和尚专用的印章,这两方印章也是流失出去的。

保护无止境

  心明大和尚说,对佛造像艺术的保护、修缮,也是一个重大的工程。特别是在铜铸佛像、木雕佛像的保护上,也是如此。佛教造像分为四部分:木雕、石雕、铜雕、雕塑,这四大部分造像华亭寺都有。

寺院是信仰的圣地,佛教雕塑是弘扬和培养信心的载体。寺院有着精美的雕塑造像,这些雕塑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是千百年来劳动人民创造的奇迹,他们创造了奇迹,才发起了人们对信仰的虔诚。

华亭寺有着精美绝伦的塑像,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这些神圣的雕塑是劳动人民智慧的创造,心明大和尚深感责任之重。在保护与修复工作上,石雕和铜雕的保护相对容易些,木雕和泥塑(彩塑)难度相对要大一些。特别是大面积的,比如大雄宝殿内内容丰富、雕刻复杂、色彩精美、雕工精湛的雕塑,修复起来要求是很高的,难度也是非常大的。尤其是五百罗汉,层层叠叠地分布在大殿两侧,这是当年虚云住持华亭寺时,专门从浙江请来工匠塑造的。罗汉的造型很有特色,形象千姿百态,色彩艳丽。众罗汉容貌、表情、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但因年代较长,加上华亭寺位于西山山腰,面朝滇池,潮气湿重,彩塑的破坏比较严重。因此,五百罗汉彩塑亟待抢修和保护。

“这几年,应该说华亭寺在保护这个问题上,做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工作。”心明大和尚说,由于寺院经费匮乏,很多保护工作有待于逐步进行。华亭寺新建的五百罗汉堂,初衷也是为了将来修复和保护大雄宝殿的五百罗汉彩塑做一个铺垫。也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支持。

“在保护和抢救的过程中,我们是严格按照文物本身的要求,展示其本身的风貌,当时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心明大和尚说。

在保护方面,华亭寺始终坚持保护第一,抢救第一的原则。“文物的保护始终杜绝画蛇添足。这就要求我们要不断地学习和进步,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也成了佛教文物保护工作者。”心明大和尚说,在保护和传承上,寺院虽然不是文物部门,也不是文管部门,更不是博物馆,但是作为佛教徒,也在通过不同的渠道不断地学习。从保护文物最基本的知识开始学起,所以多年来,华亭寺在保护文物方面是做得比较好的,基本保护了文物的历史原貌。这也体现了国家对宗教界人士的基本要求:学识有造诣、品德能服众。这个“学识有造诣”不仅仅是要精通佛学,也要对艺术、对文物有所造诣。因为寺院是要面对很多历史文物的,你要认识它、了解它、保护它。要始终抱着学习的态度,抱着敬仰的心态开展保护工作。

心明大和尚说,就华亭寺的寺藏而言,二三十年来,传承、保护应该是做得非常好。随着近年来昆明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关心,华亭寺也在规划建盖佛教艺术品的藏品楼。总的来说,这几年来还是围绕着中央相关精神,对寺藏文物保护好,维修好,回流的想尽一切办法把它收回来。尽管难度很大,但还是要把它们保护起来,因为这些毕竟是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文化,也是一座寺院的生命、灵魂,也是为佛教界尽些绵薄之力,所以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把文物保护这件事情做好。在后续工作中,要开展电子档案管理,造册、建档,再一个就是要把这些信息纳入大数据库,做到一物一件都有档案,使这些藏品都有属于自己的身份信息。

徐霞客登碧鸡山,游太华寺,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游太华山记》。2017年碧鸡山的太华寺、华亭寺被正式列为“徐霞客游线标志地”。心明大和尚说,这一认定,既光荣,又深感责任重大。文化遗产是先辈留给我们后人的一份厚礼,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给予大力支持,使华亭寺和太华寺这两块佛教瑰宝绽放璀璨的光芒。

“文物古迹的保护无止境,永远在路上。”心明大和尚说。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