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一代高僧普道禅师
来源: 作者:张亚加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23日 09:42:39 文章点击数:

孝养双亲,非独儒家节义。佛门释子亦不乏谆孝之人,目连救母解脱饿鬼道,此后始有盂兰会;憨山大师思亲罔极,以血泥金,书《华严经》一部;虚云大师为报母恩,三步一跪,自天台山朝礼五台,历时近两年。此释子孝亲之义,不胜枚举。

相传,富民地处省城北隅,历来多有高僧,元代灵芝寺僧无语,冬不炉,夏不扇,圆寂时异香满室,三日不散。清康熙年间,楚人灵药卓锡县北九峰山,历时八岁,始辟道场。亦有明法、续亮、莲洲、普道等高僧名僧。然孝感动人者,莫如普道禅师。

禅师普道,姓王氏,晚号野云,云南省祥云县华严寺村人,清光绪三十三年五月(1907年)生。普道十三岁时,慈父王公不幸去世,改由其姨亲抚养。法师少异于俗人,对佛教精深的学说具有浓厚的兴趣,年少之时便长期茹素,有拯救苍生出离苦海的志向,年少便有出家为僧的想法。恰逢家中经此巨变,给他的的心灵以巨大创伤。“人生就像草上的霜露一样短暂无常,”自此出家的志向便越来越强烈。后来悄然离家,辞亲割爱,游走至宾川鸡足山。适逢九峰山海月等避咸同兵乱到宾川鸡足山,遂礼照开和尚剃度为僧,得法号普道,便与恩师于鸡足山攻读,深造佛理。

普道虽离亲出家,却十分挂念家乡的母亲马氏,马氏已然疾病缠身,久治不愈。后来,普道依照民间偏方,将马氏的痼疾治愈了。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前后,普道在九峰,续有碑记两幢,今虽只残存半截,但仍可辨出“剐股疗亲,又刺血……”的字样。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春,姚安县赵和清(字松泉)与泸西陈古逸到九峰参禅,一住数日,期间松泉为普道撰诗一首,并在前言中写到:“名师普道,祥云县人,父早卒,母马氏有疾,侍剐股疗之义。圆通和尚(九峰僧人)逝寂,师为之墓志,乃知师故谆孝之人矣!常住寺院,记叙思也,一身坚之,道行高洁,又勤苦耐劳,作此赠之!”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新会县远峰和尚到九峰参加玉皇殿竣工和玉皇开光盛会时,普道将自己左手无名指用棉花包裹好,蘸透香油,跪于大雄宝殿释迦牟尼佛之前烧去骨节两节,口中还不停地诵南无阿弥陀佛。凡在场念经僧众,居士,达官贵人和一般香客,无不感到普道对佛之“诚”。故在此道场功德圆满结束时,远峰高声朗诵自撰诗一首:“祥云人杰秀灵钟,剐股调羹侍母恭。荒寺建成年未壮,莲经书后血犹浓,三心自苦空诸相,十指从今现九峰。祖道兴衰师有责,莫教庭草绿茸茸。”

以上叙述,都证明了普道禅师对母亲一片炽热的感恩之情。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母亲马氏不幸去世,普道法师悲痛欲绝,回故乡祥云奔丧,将母亲遗骨与父亲合葬于卧龙石岗,并延请华亭寺方丈定安和尚为父母题写墓志,足见孝义。其实,这也是解放前普道和尚最后一次回到家乡祥云。

普道在富民三十年,主持重建了九峰山西华寺,恢复了十八天井的盛大规模;开办九峰山小学,并请人担任教师;保护山林,有效阻止了乱砍滥伐的行为;主持编修第一部《九峰山志》,对九峰山历史的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普道出家以来,“剐骨”“刺血”“燃指”,令苍天动容,声名远流。1952年后,因历史原因,普道被安排到金马寺进行劳动改造,担任食堂采购员。

1980年春季,普道得到批准回乡探亲。弱冠之年辞亲远游,而立之岁父母俱殁,古稀之年再次踏上那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家中直系亲属已经完全作古,只留下他孑然一人,他用一句“平生多放荡”巧妙概括了自己的大半生。当他走上卧龙岗伏石亩,在满山碧草中寻找父母坟冢的时候,看着这满山充满生机的碧草,对比起自己的际遇,内心是否会掀起丝丝波澜。眼前但见山川改颜,物是人非,一片荒丘,万冢坟茔难存一二,顿感沧桑变幻。父母坟头已然长满荆棘杂草,他不忍父母坟茔淹没荒草或被霜寒暴露,节衣缩食,并在当年秋季把父母坟茔迁葬于峻清河西岸,勒石立碑,并为之铭。

目睹了民国时的军阀割据,百姓流离失所;亲身体会了自己庙宇由残破不堪到金碧辉煌,再到一片废墟的人事变迁;三十年的牢狱生活,却在狱中始终茹素,依靠自身精湛的医术为人治病。当他守心待死之际,却在无意之间堪破了三关,了悟心门。从此,他不再是无枝可栖的候鸟,他拾起迦叶的禅风,留在那件褪色的衲衣之上,依稀消失在路的尽头,走进光辉之内,回归本真。从此之后,他以振兴禅宗为己任,不再孤独,不再寥落悲愁。直到此处,他才深知何为“放下”。

回乡后的普道禅师,以振兴禅门为己任,先后纳徒五人,主持翻修祥云观音阁。经过了羁旅漂泊,看惯了世间的人情冷暖,或许已逾耄耋之年的他更能体会家的含义吧。如他自说“身自云中一孤鹤,随缘飘荡无着落。”他在父母坟前,独自对父母说:“游子归来亲可知,天地茫茫难寻思。”他自问“跳入空门终为何?思亲罔极志未落。儒称养口难言孝,一瓣心香祷弥陀。”普道出家五十余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孔子说,能养口舌,是不能称为孝的。黄檗禅师说:“衣食奉养,是小孝;光宗耀祖,是中孝;超拔父母永生才是大孝。”或许,普道正是用离亲出家的方式,成就了大孝,成就了双亲。

直至1991年临终之际,普道禅师仍不忘双亲,他留下遗嘱,要将火化所得遗骸研磨为细末,分作三份,其中一份以糖和之,撒在祖坟,永远陪伴亲人。一代高僧普道野云禅师,亲身诠释了佛门释子的孝道,诠释了人间大爱。
 (作者单位:昆明理工大学)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