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三七的抗战传奇
来源: 作者:曾昭富 兰天明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23日 09:42:21 文章点击数:

广南三七最早出现在文学作品中,是明朝兰陵笑笑生所著的言情小说《金瓶梅》。《金瓶梅》真实、详细地记述了广南三七的药用功效。《金瓶梅》成书近400年,广南栽种三七的历史应该不会短于四五百年。

明代医药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释名山漆、金不换。亦称昭参、血参、人参三七、田三七、三七参。”其功能为止血散淤、消肿止痛;专治跌扑瘀肿、胸痹绞痛、症瘕、血瘀经闭、痛经、产后瘀阴腹痛、疮痈肿痛。因三七的栽种需要具备特定的地理环境、土壤、气候、温差等条件,因而三七便显得特别珍贵,自古就有“金不换”“南国神草”的美誉,以及“北有人参,南有三七”之说。扬名中外的中成药“云南白药”和“片仔黄”,即以三七为主要原料制成。三七的药用功效得到世人广泛认可。

1937年抗战爆发,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广南组织了4000名壮族青年奔赴抗日前线。八年抗战,中华各族儿女抛头颅,洒热血,同仇敌忾,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颂歌。就拿闻名于世的台儿庄战役来说吧,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让日本侵略者吃尽苦头。而作战中,滇军60军等云南军队重创日军,自己损失较小,日军认为滇军有秘密武器。据参加血战台儿庄的长辈们讲,云南军队除了常规武器外,比其他兄弟部队多了三件特殊武器:一只竹筒烟袋,一顶竹笠(又叫篾帽或笋叶帽),一瓶“云南白药”。云南人多吸水烟袋子,携带水烟袋可防暑抗瘴,避免蚊虫咬,头疼肚痛,发痧喝点烟袋水还可治病;戴竹斗笠可挡风雨防日晒;带“云南白药”或“百宝丹”则可内服外用,既可治疗外伤枪伤,又可止血消肿,治跌打劳伤等。日本侦察机把看到的云南军队有神秘武器,误认为所携带的竹烟筒是六0炮,把所戴的竹笠认为是炮盘或其他武器。在战斗中,滇军作战十分灵活,爬山过河非常适应。滇军来自云贵高原,从小与大山打交道,他们爬山涉水,登高攀越有坚实的体质和耐力,因此,滇军在台儿庄战役中威慑日寇,自己损失较小。更重要的是滇军士兵都备有“云南白药”。在战争年代,“云南白药”是最好的“刀枪药”,而“云南白药”的主要成分是“三七”。因而抗日战争时期,本来珍贵的三七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

抗日战争时期,三七已卖到一两黄金一斤三七的价格。广南的一些“七商”把“三七”运到广州交易,则可赚得盆满钵溢。战争给三七发展带来了机遇,即使再昂贵的价格也供不应求。在那特殊的年代,又有多少“七农”能坚持种植三七?

广南有着悠久的三七种植历史。据民国十二年(1923年)《广南地治资料》记载:“县治各乡山地种植三七,年产数万斤,贸易出境五至七万斤。”可见珍贵药材三七的种植与贸易已初具规模。这得益于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不仅广南一方的三七,整个文山地区的三七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广南三七为拯救中华民族,为华夏子孙救死扶伤,为抵御侵略者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三七除了药用功效外,更显出源于广南山川的一种精神,一种情操。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