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佤山行
来源: 作者:云南云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9日 09:14:22 文章点击数:

一个在云南阿佤山教书的学生,邀请我“五·一”期间去她们学校度假,感受一下阿佤孩子的诸多优秀品格,我欣然从命。

4月29日,在临沧观看了精彩纷呈的佤文化艺术节开幕式后,我从临沧乘加班车到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城,再转乘客货两用车,到一个名叫四排山的阿佤山乡观光。4月30日。早晨,我被一阵敲钟声惊醒,看看表:6:30分,真早。起来一看,中学、小学的孩子们,正围着校园晨跑,跑完后,或背书或早读,神情专注。
在校园里呆了几天后,我发现孩子大多很勤奋。初三毕业班的学生除正常上课外,晚上常常挑灯夜战到12点以后。小学校的学生中午饭后也不休息,撅着屁股趴在宿舍的床上写作业,一写就是一两个小时。

尽管学习很紧张,孩子们的生活却很简朴:住校生的中餐和晚餐,基本上都是到学校食堂打上一大碗米饭,然后泡上既做菜又做汤的水煮卷心白,吃得津津有味。条件稍好的学生,可以到学校老师家属那儿买上5毛钱一份的炒四季豆、炒豆腐等小菜,那就算是打牙祭了。这使我不由得想起城里的独生子女,他们面对爸爸妈妈下班后辛辛苦苦做的饭菜,或许还皱眉头噘嘴嚷着不好吃。

由于受地域环境和民族语言的影响,阿佤山孩子在学习上要吃力一些,然而他们在音乐上天赋却极高,有的甚至无师自通。我曾接受邀请与初一的学生上了一节音乐课。代音乐课的数学老师让孩子们自己表演节目。只见五六个女生大大方方地站在讲台前,散开黑发,甩掉鞋子,打起赤脚,随着那粗犷而欢快的佤族音乐,无拘无束地跳起了甩发舞,其舞姿酣畅、娴熟的程度,不亚于音乐院校受过专门训练的学生。我好奇地问她们是跟谁学的?她们自豪地回答:“没人教,自己学的。”

至于体育,那更是孩子们的强项。很多令一些城里孩子头疼的达标项目,如:跳高、跳远、篮球等,对于孩子来说,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们一个个像弹跳力极好的黑色橡胶,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中,轻轻松松地就飞过横竿或将篮球灌进篮圈,其动作是那样潇洒漂亮,令人叹服。孩子的另一个特征是善良。只要是与他们接触过的人,都会对他们的这种品格刻骨铭心。

在学校期间,我的那些小伙伴们,天天轮流请我们去吃晚饭。每次去,我必被盛情的阿佤水酒灌得二麻二麻的,不知东西南北,走路打漂漂。这种时候,阿佤兄弟或我所去寨子里的学生就会自发地将我送回住地。

有一次借着酒兴,我与一群小学生在草皮地上玩“老鹰叼小鸡”,不慎一脚踩空,凭着惯性,头正好与一个小朋友的鞋子重重相撞。我痛得捂头倒地,孩子们围上来,又是查看,又是安慰。一个四年级的女孩,搂抱着我的头,坐在草地上,好一阵搓揉。女孩子天然的母性使她俨然成了一个称职的小妈妈,照料抚慰着我这个不懂事的老顽童。对于我来说,那一晚,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还有一次午饭后,乘着天气好,我蹲在宿舍旁笨手笨脚地洗衣服。几个六年级的女学生笑眯眯地用普通话问:“老师,我们帮你洗衣服好不好?”“不用不用,你们去做作业吧。”“我们早做完了。”女孩中一个戴少先队中队长臂章的女生一使眼色,于是她们一拥而上,抢走了洗衣盆,然后分工:你洗外衣,她洗衬衫,边说笑边唏哩哗啦地洗起来,然后漂洗、晾晒,那么熟练,快乐,简直不像是洗衣服,到像在做一场游戏,让人羡慕。

在安详静谧、和谐欢乐的阿佤山学校,我整天沐浴着孩子们那阳光般灿烂的微笑,无忧无虑轻松愉快幸福无比。真希望这样的幸福时光一直延续下去,然而离别的时刻还是悄然降临。

那天四排山学校的中学、小学都放假了,校园里显得特别安静。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阿佤山以这种独特而无声的语言挽留我。我独自站在小学校五年级教室的走廊前,望着周围雨雾迷朦的阿佤山,望着风雨中“呼啦啦”作响的五星红旗,泪水竟涌了上来。再见了,美丽神奇的阿佤山;再见了,有情有意的阿佤孩子们。与你们相遇,是我人生驿站上的一种福分,我会永远将这份怀念珍藏在心底,并作为自己人生之路上的一份温暖、一种安慰、一种砥砺。我将像你们一样,永远保持作为人应该坚守的那份善良,那份真诚,那份追求……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