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格桑花儿“考”
来源: 作者:彭竹兵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9日 09:13:09 文章点击数:

一度时期以来,曲靖市居民的朋友圈刷爆了格桑花。仔细一看,原来他们所说的格桑花就是波斯菊(也叫茴香花、秋英等)。

说起波斯菊,我并不陌生。幼时在马龙县农村就看过,甚至栽种过。波斯菊容易成活,对水肥、土壤、光热等方面的条件要求不高,随便种在哪里,它们都能长得好好的,开得艳艳的;即使明年不栽种了,它们的种子依然会破土而出,幼株一簇簇地聚集着,长大后一群群地紧挨着,许多植株一大片又一大片地蔓延着。当年花开结籽,花籽落地,次年花籽又上演“春风吹又生”的故事,年复一年,它们就会幻化成为格桑花海了。在啧啧称奇波斯菊的顽强生命力和巨大创造力的同时,我也会为其他生物捏了一把汗。波斯菊制造美丽的惊人能力的背后,可能掩盖着其生物入侵的野蛮本性或自然属性。在保护生物多样性形势日益严峻的当下,波斯菊也不能胡栽乱种,要看地方,必须因地制宜栽种。

波斯菊有比较光荣的历史,一度成为了耀眼的“张大人花”。据说这与清末驻藏帮办大臣张荫棠有关。张荫棠,字朝弼,号少卿,又号憩伯,广东新会双水人,举人,曾任驻藏帮办大臣,是首位担任这一重要职务的汉族官员。张荫棠清正廉明,嫉恶如仇,弹劾颟顸误国的驻藏大臣有泰及其他十多名贪官污吏,使他们获罪下台。张荫棠上奏《治藏刍议十九条》,内容有:恢复藏王制,以汉官监督;清查户口、租赋;设置西藏行部大臣、会办大臣等,分治外交、督练、财政、学务、盐茶、巡警、农务、工商、路矿等九局事务;筹饷练兵,修筑交通,兴办教育;振兴农工商业,开发矿产;革除苛政,废除乌拉差役;设立银行,改良风俗等。乌拉差役是赋税、差役、地租等的统称,“乌拉”一词是无偿劳役的意思。张荫棠还把《训俗浅言》《藏俗改良》两本小册子译成藏文,散发各地,推进“藏俗改良”。张荫棠的治藏理念和行动,得到了清廷和西藏地方政府以及僧俗民众的赞赏,人们亲切地称他为“张大人”。可是,张荫棠的改革措施动摇了当时西藏大农奴主阶级的根本利益,引发了英印政府的无理抗议和驻藏大臣联豫的猜忌诬告,清政府只得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五月将其调离西藏。“张大人”离开了,其“新政”最终未能贯彻下去。

尽管壮志难酬,报国无门,张荫棠提出的发展工商事业、开发矿产、便利交通、发展教育等主张,还是对其后西藏的发展和建设产生深远影响和大有裨益,因此深受藏族人民的称赞和敬仰。西藏处于高寒地区,树木花卉较少,且品种单一。张荫棠爱花成癖,入藏时曾带入各种花籽,试种后,其他的花籽无法成活生长,唯有一种花籽发芽,长大后花开呈八瓣形,颜色各异,清香似葵花,花籽如小葵花籽状。他将这种花籽赠送给当时的权贵和僧人,撒播在寺院和僧俗官员的庭院中。此花不但十分耐寒,生命力顽强,而且五颜六色,招人喜爱,拉萨家家户户争相播种。然而,谁都不知道此花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是驻藏帮办大臣“张大人”带入西藏的,因此称其为“张大人花”。那时,西藏通晓汉语的人很少,而会说“张大人”这一词汇的藏族同胞却很多。时至今日,许多不会说汉语的藏族老人讲到此花时,仍能流利地说出“张大人”三字。“张大人花”至今仍盛开在西藏各地,成为世人纪念张荫棠业绩的最佳历史信物。

波斯菊还是格桑花。格桑花,由藏语“格桑梅朵”翻译而来。“格桑”是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的意思。据说,格桑花在藏区属于泛称,一切漂亮的、知名的、未知名的花儿均可以叫做“格桑花”。这正如网上资料所言,“格桑花的称谓常出现在文学作品和人们的口头文化中,但并非指具体的某种花,在植物学上,没有具体的哪种花叫格桑花。”这就是狼毒花、八瓣梅、金露梅等在西藏属于“格桑花”系列的原因所在。

藏区的八瓣梅,应该就是“张大人花”,也就是波斯菊了。如前所述,张荫棠有功德于西藏和国家,青史留名,百世流芳,深受藏人爱戴和敬仰。“张大人花”被人们称作“格桑花”,自在情理之中。进而言之,波斯菊是“格桑花”,并非空穴来风。驻足欣赏波斯菊带给我们的美丽盛宴和视觉冲击,你会豁然发现:格桑花儿朵朵开,神州处处放光彩。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