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割据称雄 历经沧桑
来源: 作者:潘 春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2日 09:37:00 文章点击数:

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裁亦佐县”。以小县例省,入罗平州。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安插土酋海阔于越州。即把亦佐右土县丞海阔安置到越州。海阔抗拒不去越州,在竹园兴修房舍,构筑碉堡。韬光养晦,以观时局。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十一月,吴三桂叛清,海阔从吴三桂反,授都司职,率兵拒战,兵败,亡归。二十年复滇,阔遁迹深箐。康熙十三年正月(公元1674年),伪设亦佐县。很显然康熙十三年置的亦佐县有“伪”之称,其因是吴三桂叛清,是逆臣。海阔不满清朝统治,率部屈从吴三桂反清,吴三桂为了拉拢海氏土司,故又设亦佐县。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吴三桂任命的亦佐伪县令龙元熹以安边、丰约二营贿赂给沙飞雄子沙鼎臣。也就是说龙元熹为拉拢沙鼎臣从上五营之一的丰约营,下五营之一安边营划给沙鼎臣管辖。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撤消了吴三桂设立的伪亦佐县,仍然划归罗平州。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亦佐阿汪营火头夏鲁机,字维屏,冒称是沙普元的后裔,夺去了沙鼎臣的安边营。

从上述《康熙平彝县志》《光绪平彝县志》所记载的史实来看,清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清军入滇,在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亦佐县右县丞海阔归顺清朝,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亦佐左土县丞沙雄飞谋反兵败。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罢亦佐县入罗平州”。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海阔从吴三桂反清,一年后又复置亦佐县。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吴三桂反清被平叛。吴三桂时期设置的亦佐县又归于罗平州。在清军入滇的二十四年短暂时间,亦佐海氏、沙氏土县丞两次反清均告失败。清朝的“改土归流”从表面上看,是为了解除土司统治下的少数民族人民的痛苦处境。但清朝实行“改土归流”的真正目的,正如鄂尔泰在其给清世宗所上的《改土归流疏》一开头便首揭其意义“为剪除夷官,清查田亩,以增赋税,以靖地方事”。“若不改土归流,将富强横暴者(土司),渐次擒拿,懦弱昏庸者(亦指土司)渐次改置,纵使田赋兵刑,尽心料理,大端终无就绪。”亦佐县属于清王朝有条件直接深入彝族地区,沙氏、海氏土司便很自然会被抛弃。沙氏、海氏土司反抗“改土归流”,其目的也是维护其土司地位。清朝的“改土归流”的高潮期在鄂尔泰上疏雍正时期,而亦佐县既是小县,又是清王朝可直接深入的地区,故在清朝入云南初年便完成了“改土归流”。

由于清初,平彝辖区夜苴部已完成“改土归流”,故范承勋任云贵总督后,于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向康熙上书“裁平彝卫疏”,认为清朝已设兵置镇,在于控制,军民粮差同其输运。康熙初年、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已先后奏准裁去大部分明朝设立的卫、所,现在仍存在的还有平彝等五所,仍属守备和千总等官员管理。尚存在平夷等六卫……并应裁去,将他们的田地和军队及其他人员交附近州、县管理。

康熙三十四年十一月(公元1695年)云南布政使、云贵总督王继文向康熙“请设平彝县治疏”称“查平彝为滇接壤,四外蛮薮,而中则要道也……康熙二十六年内,前任督臣范承勋,将全滇卫所议裁,而平彝一卫势难独留,是以一并题请分归别属在案。自平彝上至滇之沾益州,下至黔之普安州,共计四站,约远一百七十余里,竟无印官居中分守……此平彝县治之亟宜请设也……将平彝旧额仍旧归还,并将附近罗平、沾益二州徵收之亦佐,即中、下伍两营、勋庄、余家堡等处改归。”

从范承勋、王继文上疏康熙的奏折来看,裁平彝卫,并亦佐县的原因:一是明设置的卫、所作为军事扼守单位已由清设立的军营、安置的镇守,节节控制,卫所设置已大可不必;二是平彝为滇黔通京要道,四处皆蛮夷,竟无一县设置统治;三是以亦佐土县丞改为平彝县土县丞。

王继文上疏在得到康熙皇帝的批准后,于康熙三十四年(公元1695年)将平彝废卫、裁亦佐县设置平彝县治,设知县一员、典史一员、训导一员。

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三月清王朝礼部正式颁发平彝县印,县治设在原平夷卫治。至此,亦佐县与平彝县合并,设置平彝县。安海领地的羊肠营(今营上的大部分,即41村)却仍属沾益州。故任仲宜在编撰《康熙平彝县志》“图说”中感叹道:“其平、亦之交有沾益之安土羊肠三十六营横亘于中,壤地不能相结,因时为患,往往梗途,颇称不便。建制之初,计不及此,惜哉!”任仲宜认为设置的平彝县中间横插安土羊肠营由沾益州管辖,不利于平彝县政令、旅途畅通,是设置平彝县辖地的失误之策。直到1937年,云南省主席龙云才批准把羊肠营41个村划归平彝县,从此才结束了平彝县的“横亘”问题。

笔者在这里必须说明的是“平彝”怎么在清朝时改为“彝”,这是因为满族在明朝之前称之为“东夷”。“夷”字人形背弓,清一统后,认为“夷”是篾称,把满族称之为蛮夷之类。故由“夷”改为彝,因此在《康熙平彝县志》中“平夷卫”就改为“平彝卫”。“彝”是我国古代青铜重器的共名。

回眸历史的天空,夜苴部作为“东爨乌蛮”三十七部之一,在南诏国、大理国时期,可谓金戈铁马,叱咤风云,是一颗难以移动割据称雄的棋子;在元、明、清时期,封建中央王朝为巩固其统治,在不同历史时期表面采取一系列“怀柔”政策,而伴随的却是腥风血雨的兵威征服,因此导致夜苴部反抗不断,设置的亦佐县也几经更迭。

今天,当我们沿着历史的足迹探寻割据称雄的夜苴部,历经沧桑的亦佐县,我们不得不敬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改平彝县为富源县至今,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民族平等、团结、和睦共处,共同浇铸富源美好的明天而倍感自豪。 (完 )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