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爱与真诚
来源: 作者:忆 苏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2日 09:35:21 文章点击数:

想起找出书柜里的《傅雷家书》来读,是在看了一篇关于傅雷妻子朱梅馥的文章之后。1966年9月2日深夜,一代大家傅雷夫妇在精神和灵魂饱受折磨之后,于寓所自杀离世。走之前,竟然还考虑到不影响邻居休息,考虑到让自己的离去从容而有尊严。一床铺在地上的棉被,折射出来的,是他们高贵的灵魂。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安静笃定地完成和世界的告别,这一对夫妇,该有何等的内涵和修养?这一对夫妇,是怎样以自身潜移默化的熏陶教育影响孩子的成长?我想从他们给儿子的家书中,找到答案。

“我高兴的是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儿子变成了朋友,世界上有什么事可以和这种幸福相比的!尽管将来你我之间离多别少,但我精神上至少是温暖的,不孤独的。”“我从与你相处的过程中学到了忍耐,学到了说话的技巧,学到了把感情升华!”

这是儿子傅聪离开祖国半个月后,傅雷给他的信上所写的话语。在信中,父亲检讨了自己过去对儿子的过分严厉,检讨了自己不懂做爸爸的壮年。写出了内心最诚挚的情感:“孩子,孩子!孩子!我要怎样拥抱你才能表示我的悔与热爱呢!”

如今,儿子去往他国寻求艺术的发展,距离远了,关系近了,父子变成了朋友,整本家书,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写出来的。没有尊长高高在上的威严,更多的是像一对有着共同爱好的朋友之间关于艺术,关于生活,关于学问的探讨和交流。

这样的父子关系,在中国家庭中很少存在。中国人表达爱是含蓄而深沉的,父母和子女之间,历来都有一种看不见的隔膜,那种隔膜与爱无关,而是植根于骨子里的辈份之分。父母放不下作为长辈的架子,孩子不愿意和父母做朋友。这样的关系,几乎就是中国家庭的写照。可是在书中,我们读到的,是两个挚友之间愉快轻松的交流。他们将彼此视为学艺路上的知己,互相鼓励,互相探讨,特别是父亲,将自己对艺术的全部思考和见解,用书信的形式写给儿子,对傅聪成长为一位国际知名的钢琴家,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他就是傅聪成长中的指路明灯,既点燃儿子追求卓越的心灯和火种,也指引着傅聪前行的道路,成为儿子的精神引路人。

读完全书,一个词汇涌上心头:真诚。这是书中流淌的主线和脉络。因为爱,所以真诚;因为真诚,所以温暖。“读俄文别太快,太快了记不牢,将来又要从头来过,犯不上。一开始必须从容不迫,位与格均需要记忆,你应付考试般临时强记是没用的。”“中国哲学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若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醉如痴,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

傅聪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国际上很有名气的钢琴家,这得益于父母对他从小的严格教育和结合特长的量身打造。如今,年轻人孤身在外,父母除了生活上的担忧,更担心的是儿子在学业上的成长。所以,对儿子取得的成绩,一边鼓励,一边指出不足,不断敲起警钟。细小到演奏中摇头这样的小动作,父母也在信中一次次指出,希望儿子克服小毛病,让自己的演奏更加成熟,更有大家风采和气度。

“另有一件事要嘱咐你:搔头的习惯务必革除,到国外去实在不雅。饭桌上切忌伸懒腰,出们勿忘戴太阳镜。”“千万不要下海游泳。”“学问第一,艺术第一,真理第一;爱情第二,真是我至此为止没有变过的原则。”

如果说在艺术探讨中,父子之间更像一对师徒或是朋友。那么,这些细枝末节的生活小事,就回到了家长里短的温暖和俗常日子的烟火里。家信中,谈的最多的是关于音乐和艺术的学习,也有很多生活琐事,小到吃饭,穿衣,练琴的时间,休息的时间,外出表演的次数……细细碎碎,无不涉及。一个对儿子关爱有加的父亲形象,在字里行间渐渐丰满起来,鲜活起来,有着温暖迷人的光芒。

书中还有傅雷夫人朱梅馥的一些信件,写给傅聪的,写给儿媳弥拉的,语言轻柔慈爱,恬静贤淑,满是母亲对儿女的挂念和教诲,有种春风拂面的祥和温暖。

家书由傅聪的二儿子傅敏整理汇编而成,语言朴素真挚。读来,让人动容——为人父母,能做到如此境界,真是成功的人生。

时隔多年,当年写信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当年风华正茂的儿子也已慢慢老去。一封封家书,依旧是每一个为人父母的人值得用心学习的家庭教育经典。一页一页细读慢品,让人感慨万千。

夜里,找出纪录片《大家·傅雷》观看,镜头下的傅聪,虽已年逾花甲,却难掩迷人的艺术气质和年轻时的英俊潇洒,在光线柔暖的钢琴前,絮絮地,深情地说着父母,说着那些年的通信,说着如烟的往事,那一刻,书中读到的句子,一下子又鲜活起来:“当你缺少勇气的时候,尽管来信告诉我,我可以替你打气。倘若你心绪不好,也老老实实和我谈谈,我可以安慰安慰你,代你解决一些或大或小的烦恼……”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