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岩石,活成了时间的样子
来源: 作者:乔 丽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2日 09:33:20 文章点击数:

当我走近它的时候,是一个夜晚。月淡星疏,长空寂寥。我站在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空间——云南省东南部的泸西阿庐古洞,它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树木葱茏下的它仿佛一头沉重又寂寞的怪兽,但我听不到它的呼吸。(它真的只是一块石头吗?)

一个突兀的巨大的伤口撕开它的肚腹,一扇宽长的铁栅栏门将人间与它隔开。漆黑的洞口仿佛散发出一种黑色的物质,不明所以的畏惧像苍穹间流动的夜色控制了我。我远远地以它为背景自拍了一张,便离去了。

第二天,云南省报告文学首届理事会暨2018年会在阿庐古洞公园的会议室召开。结束后,合影的位置选在了阿庐古洞的门口,就是我昨天晚上自拍的那个位置。

拍完合影,泸西文联主席清雅带云南各位作家老师进洞。当我怯生生地走进去的时候,想了一想:它会不会是一头怪兽?对于我们人类的侵入,它会不会疼呢?它会怎样对付我们?胡思乱想迅速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所取代。

云南的喀斯特地貌历来有名,又被称为岩溶地貌。它是一种具有溶蚀力的水对可溶性岩石(大多为石灰岩)进行溶蚀作用等所形成的地表和地下形态的总称。除溶蚀作用以外,还包括流水的冲蚀、潜蚀,以及坍陷等机械侵蚀过程。

之前也去过一些类似的溶洞,这样的空茫和凝固,总是让我心生疑惑:曹雪芹与鲁迅,马尔克斯和卢梭,梵高与达芬奇,他们的文字,艺术和气息能停留的时间,有多长?

或许时间从来不是一个单位。万物的盛衰才是,人类的生死才是。洞穴里没有风,却沁凉如深秋初冬。一道蜿蜒的水,在它身体的某部分冰凉的滑过。有人告诉我,在这样的溶洞里,会有一种鱼,透明,无眼,视为奇观。我仔细的搜寻船下的水底深处,一无所获,却差点被悬挂下来的钟乳石碰到脑袋。

突然想起高中时代看过的一本科幻小说,是倪匡写的,书名忘记了。这本小说里,说山是有生命的,嗜睡,山的心脏藏在地底深处,每次当它醒来就是地球某个地方的厄运,因为一个刚甦醒的巨人要伸懒腰。它伸懒腰——地质就会发生改变。想起这本书,就避免不了的产生想象,如果此刻,这座阿庐古洞的沉睡巨人醒来……抬头看看,一棵棵倒长的石笋仿佛随时会变成一支支利剑。

掉队了好几次,因为我忙着去观察那些奇奇怪怪的肌理,触手的时候有远古玄冰的幻觉,石头居然可以这样冰冷彻骨。忙着追大部队时,又不小心撞到了脑袋,生疼。
好在导游停了下来,手指着头顶上方,说那是“万物之源”。我按照图片说明的顺序来表述:左边是一个灰白色的巨大男根,中间是两只丰满秀气的乳房,右边,自然是一个深邃的穴。

导游是个羞涩的女孩。时间,在这里突然变慢了。慢到几乎静止,慢到用我的一生,从来到去,也感觉不到时间在这里的动静(或许我这说法本就是一种谬误,谁告你时间有概念的?自洪荒,至此刻,手表闹钟,不过是用来测量我们生死,以及万物盛衰的俗物)。在这个凝固的宇宙空间里,我,我们的凡胎肉身,千疮百孔,消弭至无。而这些坚硬的岩石,亿万年来,把自己活成了时间的样子。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瑞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