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和而不同 和而大同
来源: 作者:王德华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26日 09:44:55 文章点击数:

华亭寺

心明大和尚说,寺院是僧众的共修场所,首先要讲的就是寺院规范,这是共修的基础,寺院不规范,如何进行共修。从今天来看,传统的东西,还是要坚守。没有传统的东西,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这些都是一代代先辈祖师通过实践和发展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清规戒律 佛之为教

一个团体没有制度,就会变成一盘散沙;有了可行的制度,才能更好地规范化发展。禅宗是最具中国佛教特色的佛教宗派,始创于达摩祖师,大成于六祖惠能,其后五家七派,枝伸蔓延,绵绵不绝于今。禅宗后来的兴盛发达,清规制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佛教中特别说要“契理契机”,也只有契理契机,才能历久弥新。与教理相背,与社会大众相左,肯定是要被社会所遗弃。所以元代国子博士黄溍在《敕修百丈清规·百丈山大智寿圣禅寺天下师表阁记》中也说:“遂古圣贤乘时继作,弛张迭用,循环不穷,所以通其变也。佛之为教,必先戒律。诸部之义,小大毕陈,种种开遮,唯以一事。去圣逾远,局为专门,名数滋多,道日斯隐。是故达磨不阶方便,直示心源,律相宛然,无能留碍。世降俗末,诞胜真离,驰骋外缘,成邪慢想。是故百丈弘敖轨范,辅律而行,调护摄持,在事皆理。盖佛之道以达磨而明,佛之事以百丈而备,通变之妙存乎其人。”

心明大和尚说,建设一座寺院道场,首先要立规矩,树念头。过去,禅宗的禅僧首先是要树念头,念头很重要,也很关键。丛林的制度是要继承如来家业,要担当。每个人都要担当责任,正法才能久住,道场才能兴旺。这也是在寺院里为什么每个僧人都要轮流担任执事的原因,就是要担当责任。大的有大的用场,小有小的作用,有能力的重用,没有能力的也有他的用处。过去的执事排得很细,不是把执事看成一种权力,一种地位,每位执事都是为道场服务的,没有高低之别,上到方丈,下到园头(管菜园)、饭头(烧火做饭)、香灯(殿堂里负责点蜡点香、换净水、供供果香花)、净头(打扫厕所)、门头(负责开门关门)、钟鼓头(敲钟鼓)等等,排列得非常整齐,在十方丛林里这些都是传统。

心明大和尚说,佛教清规是清净仪轨,能清净大众,是丛林组织、合寺大众日常行事的章则;是对于戒律的补充规定;是禅宗丛林兴起后,为适应僧团管理,也是为适应中国化丛林独特性而产生的具有中国佛教特色的规章制度,影响深远,其功甚伟!它增强了佛教的适应性,也为唐宋以后佛教更深入广泛传播提供了坚强的制度保障。从此“佛祖制律创规,相须为用,使比丘等外格非、内弘道,虽千百群居、同堂合席,齐一寝食,翕然成伦,不混世仪,不挠国宪,阴翊王度通制之行”(德辉《敕修百丈清规跋》)。

“法不孤起,丈缘方生。丛林清规的创立是祖师应众生根性、社会发展等外缘变化而制定的。清规产生在一个特定的时代下,它的出现使得佛教在经济制度、组织管理各个方面做出了划时代变革,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智慧的结晶,其所蕴含的精神与思想实际上是在促进丛林的发展,更是现代佛教僧团管理制度的指南。”心明大和尚说。

有所领悟 有所探索

  今天,随着社会的发展,佛教传统是否发生了一些变化?心明大和尚说,也有一些变化。这个变化不是说不按传统和规矩,而是在此基础上更加完善了。比如,电子化的管理,电子档案的建立,从过去手书变成了高科技的电子记录和管理,这是一种进步。现在出家人的文化水平普遍比过去高了很多,过去的僧人高低层次不同,家庭富裕的人受到的教育就好,比如我们说的虚云老和尚、弘一法师等很多高僧大德,他们的出身都不是普通人,受到的教育和文化层次比普通大众要高,更多的僧人则是无法和他们相比的。

谈到创新,心明大和尚说,“创新”之于佛教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要在固有的思想上有所突破,有所领悟,有所发展,有所追求,有所探索,这个叫“创新”。现在,互联网也好,建立电子档案库也好,对寺院适应现代社会需要和管理也好,甚至走出寺院走向社会,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弘法,都是一种探索和创新。过去也有,如法显、玄奘、鉴真等,近现代的弘一法师、虚云大师、圆瑛法师等等高僧古德,他们都曾走出国门,弘扬佛法。今天是一个文化繁荣兴盛的时代,新时代赋予了佛教界更高的理想和追求,要适应时代的发展,佛教就不能仅仅限制在中国这个范围,古人可以把佛教传入中国,今天我们也要把佛教传播到国外,佛教是世界的佛教,更是中国化的佛教。佛教要创新,要自信,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佛教,要把中国化的佛教传播到世界,让中国化的佛教成为世界佛教的产物,成为世界佛教的中心。

心明大和尚说,纵观中国佛教的发展史,中国佛教从来不拒绝外籍僧人和外来的影响。这种情况当然与佛教最初是由一批外籍僧人传入有关,但在以后的历史上,外籍僧人一直十分活跃在中国佛教的各种活动中。这一方面表现在自汉魏至宋元时代佛教典籍的翻译事业中,外籍僧人一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一些著名的翻译家,如南北朝时代的鸠摩罗什、求那跋陀罗,唐“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北宋初年的天息灾、法天、施护等,都曾得到最高统治者的礼遇和僧俗各界的尊崇;另一方面则是隋唐以来,大批外籍僧人来到中国留学,访经问道,他们始终一视同仁地受到中国佛教界的欢迎,中国佛教界也毫无保留地向他们敞开大门。正因为这样,中国佛教才走出国门,在东亚及东南亚的部分国家得到传播,中国遂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北传佛教中心。

“中国佛教僧人为充实自己,发展中国佛教,也成批地走出国门,或远涉重洋,或西走沙碛,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到佛教的发祥地印度及其他南亚、中亚各地,去寻根溯源,求取真经,谱写了十分悲壮、可歌可泣的西行求法史。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在归国之后,为中国佛教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心明大和尚说。

迈向佛教中国化新境界

  “今天这个时代,国家在大力保护和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佛教界更要坚持佛教中国化的指导和方针。”心明大和尚说,这个是必须坚持的,它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释迦牟尼是佛教的创始人,并不是说创立了佛教以后,佛教只是印度的。我们今天说中国佛教,甚至于说中国的某某高僧大德成为了世界佛教的高僧大德,这与佛陀时代是一样的,所以我们要自信,佛教自信也是文化自信。佛教的责任,实际上就是寄托于我们现在这代人的身上,所以不要把它神秘化、色彩化。佛教虽然诞生于印度,起源于印度,但当佛教传入中国后便根植于中国,发展于中国,繁荣于中国,它的第二故乡是中国。唐代的时候,日本的僧人、朝鲜的僧人也曾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求法。所以我们当然要说中国佛教,也有理由理直气壮地说佛教中国化。

“我们的国民,不管你有没有信仰,信仰什么,我认为从文化的角度,要自信,而不是不断地来‘碰撞’当今的佛教,一说佛教,就要怎么样怎么样,我们想想一个落后的佛教,一个观念保守的佛教,它能立足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吗?不能!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谈自信,要谈创新,要谈改革,佛教是经历了千百年的改革才走到今天的,所以改革是佛教发展的途径,也是必须要改革的,不改革怎么发展,如何创新。在舆论导向上,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谈这个问题,要解放思想,要开拓创新。解放思想不是说僧团的思想不解放,也不是僧人的思想不解放,而是社会有没有一个正确的观念来看待佛教的问题,有没有一种宽大和包容的思想来看待佛教的问题。抛开信仰的问题,从文化上,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佛教的第二故乡,我们每一个国民在保护历史传统文化方面,也应当承担起应有责任和担当。此外,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什么是和谐,就是和而不同,和而大同。不信仰可以,不了解可以来了解,想学习可以来学习,但是不要出现不和谐的声音和行为。现在虽然出现了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这属于佛教僧团内部管理的问题,僧团有僧团的制度,有什么问题,僧团会有相应的态度和制度处理,但不能以偏概全,一概而论。我们能够保存着两千多年的佛教在中国,应该感到非常自信和骄傲。如果我们没有这种综合国力,没有五千多年中华文明的传承,佛教是不可能在中国发展两千多年的。”心明大和尚说。

当我们谈论在今天如何弘扬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时,首先就必须注意把佛教的发展摆放在一个适当的位置上,处理好佛教与当代社会具有主导地位的社会思潮与道德伦理观念的关系;要吸取佛教在中国历史上的经验和教训,使自己的教义宣传和教会组织的发展,能顺应时代的需要,与社会主义国家的各项政策相协调。在寺院内部,要严格管理,注重戒律,奉公守法;要努力提高僧人品学方面的素养,下大力气发展佛教教育事业。这方面,中国佛教史已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成功的经验,这些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要造就一批高层次的佛教学者。这些学者既是戒行圆满的高僧大德,又是精通三藏典籍、学有专长的佛学大师。要在他们的带动下,在佛教寺院中再兴讲经授学的传统修学制度,使博大精深的佛教学说代有传人;要始终把握住弘扬佛教文化这一中心课题,在教内外佛教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广泛开展佛教学术交流,发展佛教学术事业。当前,中国佛教在党的宗教政策指引下,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复兴”,但这种复兴,绝不应该仅仅表现为寺院的修复、法事活动的恢复等等,而应是佛教历史文物及典籍的保护和研究,开拓新的佛教学术事业,一大批高水平的佛学大师涌现。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