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同心抗敌的悲壮凯歌
来源: 作者:伏自文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12日 09:47:39 文章点击数:

在滇缅公路建设中,云南各族群众都直接间接地做出了贡献,特别是滇缅公路沿线的群众,贡献尤大。滇缅公路途经大理、漾濞、永平、保山、龙陵、昌宁等 17 个县和设治局。公路途经地的土司及少数民族群众是滇缅公路修建中一支重要的力量,他们为公路的修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滇缅公路全长1146公里,中国段起于昆明,止于云南畹町。1937年,日军封锁了中国所有的出海口,时任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建设滇缅公路和滇缅铁路的计划》。1937年底,滇缅公路正式开始修建。在缺乏壮力和机械的情况下,公路沿线20余万各族民众,历时9个月,依靠双手创造了撼动世界的人间奇迹。1938年8月,滇缅公路通车,成为中国抗战中“唯一的输血管”。抢筑滇缅公路,需翻越五座陡峭的山峰,跨过六条奔腾的大江,一无工程机械,二无像样的工具、器材和工料,全凭人力开辟。中国段约2000万立方米的土方、200多万立方米的石方工程,以及数千座涵洞、110多万立方米的路面碎石,全部由沿路各县民众义务完成。

禄国藩(1884—1972年),字介卿,彝族。云南省彝良县龙海乡红岩乡人。全面抗战爆发,受龙云委托,主持修筑滇缅公路,负责具体组织、协调与落实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历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委员、省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政协云南省第一、第二届常委。1972年3月14日病逝于昆明,享年88岁。段纬(1889—1956年),云南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人,白族,我国近现代著名道路工程专家。1938年1月,云南省公路总局在保山县设立“滇缅公路总工程处”,委派段纬为处长,驻保山主持这项重大工程。段纬受命于危难之际,负责统一指挥管理7个工程分处,并且担任技术上的第一责任人,因此工作十分紧张、繁忙。他虽然驻保山总工程处,实际大多数时间深入到工地上。他精心策划,妥善部署,翻山越岭,走遍整条滇缅路线,深入现场,具体指导,日夜操劳,从踏勘、测量到设计、施工,事事过问,指挥一支20万人的筑路大军和人数众多的工程技术人员(其中还包括全国经济委员会公路处派来负责建桥的工程师等),可谓艰辛备至。

滇缅公路仅九个月就完成,被称为“可以与巴拿马运河相媲美”的巨大工程。 如此规模庞大的征派民工并组织完成施工,都需要当地土司等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积极参与进来。国难当头,董元昆先生在《滇缅公路上的龙陵人》一文中写道:“此时,全县各乡(镇) 、保甲长、土司都以修路为重并亲自上路督促 。”他们在其中发挥着巨大的组织和管理作用。1937 年 11 月,各县根据云南省公路总局以地段为划分标准成立关漾、漾龙、龙保、保龙、龙潞、潞畹 6 个工程分处的决定,成立了相应的工程分处,令各县征派义务民工;云南地方政府责令沿线各县行政长官亲督施工。命令发布后,各县根据自己所承担的任务,立刻行动起来。龙陵县长王锡光接到命令后,连夜召开会议,成立征工办事处。王锡光怕潞江乡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会议以后,安排相关人员分别到其他乡镇组织发动民工赶快上路外,深入潞江乡会见土司兼乡长线光天,对线光天说: “我是流官,你是世袭土司,潞江拉了后腿,昆明我是不去了,只好拉你去跳潞江了。” ……短短几天,龙陵全县上路民工多时达 10000 人,少时也有 7000 人 。“寨子的‘布机’‘布辛’召开群众集会……‘布辛’,先宣读了芒市土司关于修公路的通告,接着把本寨怎样去修,应该注意什么都说了……每班五人,每人每次修五天,然后换第二班……不能违抗。”在他们的努力组织和管理下,各地方都很快完成了民工的征派工作。后来工程进展神速的实际情况,也从侧面说明了少数民族群众和地方土司发挥了比较好的管理作用。

国民政府给滇缅公路的修路经费只有 320 万元,平均每公里费用仅 6100 元;民工几乎没有工资,生活费要自带,经费非常拮据。沿线地方土司在经费方面也是尽力解囊。如干崖(现属盈江县)土司刀京版曾特意借了 5000 银元捐赠给芒市,解决公路急需开支。潞江土司署捐出了约1000 萝(约 30 万市斤)稻谷作主粮。这样,可以每天供给潞江区的民工两餐伙食,免除他们自带伙食之苦,得以安心出力修路。

滇缅公路西段工程,从1937 年 8月龙云向蒋介石提出修建到最终批复,只有三个月时间,各项准备工作都是边修建边进行。沿线的各少数民族群众是在没有充足心理准备状况下仓促上阵的。面对突如其来的任务,地方土司的表现比较积极。滇缅公路修筑时,抗日战争已全面爆发。抵抗外敌入侵,是云南人民的光荣传统。清朝末年,领导人民坚决抵制打击英国侵略的土司刀安仁就是典型代表。当日本试图鲸吞中国时,具有光荣爱国传统的中上层是不会袖手旁观的。王锡光作的《滇缅公路筑路歌》的诗句“君不见,兽兵到处嗜屠戮,华北华南尽遭殃。又不见,华东华中成焦土,牛马奴隶俎上肉。兵员补充战疆场,胜利必须武力强,还要交通畅。 努力打开生命路,出海通达印度洋……最后胜利确把握,驱逐强盗国土复,还我山河武穆志,坚定信念兴民族。”就是这种精神的生动体现。修建滇缅公路也符合沿线各少数民族群众的愿望,也是政府上下原本的要求和计划, 1935年12月滇缅公路东段竣工通车以后,准备修建西段,但由于经费及线路确定等原因被耽搁起来了。滇缅公路西段沿线地区密林高山深谷,十分闭塞,出路十分困难。1937 年,芒市土司代办方克光,遮放土司多培英等赴昆明谒见龙云,公路对他们来说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了方便出行,早在 1927 年,芒市和遮放土司就征派民工修筑了芒市经畹町到腊戍的公路。可以说,修建连通到昆明的公路是他们的夙愿。

抢筑滇缅公路的20万大军中,有汉、彝、白、傣、佤、苗等多个民族。大家为了救亡图存的抗战目标并肩奋战,在艰难岁月中谱写出一曲团结一心,共同抵抗外敌的悲壮凯歌。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