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一只喜鹊 两只喜鹊
来源: 作者:左中美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12日 09:45:58 文章点击数:

一只喜鹊飞来了。喳喳。又一只喜鹊飞来了。灰黑背,白肚皮,轻盈地落在落光了叶子的柿子树上。

成群的喜鹊飞来了。或许,也不全都是喜鹊,只是那些鸟儿,隔着两三丈远便不太看得清了,大体看着都是黑背白肚,一只只地,又飞得灵巧,从这枝到那枝,扑棱一下,又扑棱一下,喜兴地互相“喳喳”着,又勾头抖翅,像是在高兴地谈论着这个晴暖的冬日,以及这一树落光了叶子的红色甜美的柿子。

一树柿子,红红地,像一个一个的红色小灯笼挂满枝头——我这一句是上小学的时候学来的,我那时候读课文,课文里面写柿子就说像红色的小灯笼。过了几十年,我而今看到挂在树上的柿子,能想到的还是只有这一句:像一个一个红色的小灯笼。

柿子是真个甜美。努力踮着脚尖摘了几个下来,撕去外皮,橙红莹润的果肉就像凉太阳似地,连吃两个下去,一个柿子生出两个字,肚子里共生出四个字来:甘怡美好。树上的柿子,好多都被鸟儿啄过了,这鸟儿们也不知道凭的是什么,就知道哪个果子甜。

柿子树在弯弯的田埂下。田埂与田埂中间垛着稻草垛,草垛不高,恰好够一个人坐着倚靠在上面。在秋冬霜露的侵蚀和阳光的照晒下,外面的稻草已变成了浅浅的黄白色,揭起两把,则露出了中间的原初温暖的秋黄色来。

田里的麦苗长了一拃高,油绿油绿地。豌豆密密地,斜斜地,在上面开出白色和紫色的花。这豌豆花,像是庄稼花中的小仙子。蚕豆苗儿的叶片,头里青绿,背面灰绿,在风里一摆一摆,嫩丝丝地。稍远处有种得早的,已是一片深浓茂密,在暗里开着一串一串的花,有的已结出了细细小小的豆笔儿,脚下兀自带着半干的花瓣。

阳光真好,晒得人暖暖地。高处的一道田埂间倒罩着一只大“海簸”。这东西我许多年没见了,它是村庄的人们用来打稻子时用的竹编大簸,圆底圆身,高约一米,披开的敞口。打稻子的时候,人们用双手攥紧一把稻子的根部,将稻穗在海簸的内壁上用力拍打,直到把每一粒稻谷都打在里面。这海簸,它已然完成了又一年的使命,此刻,它静静地倒罩在那田埂间,和村庄以及弯弯的田埂一样安详。

远山辽阔。上面布着一簇一簇的安静的村庄。一片云飘过去,悠悠的云影像一块布被风吹着,掠过村庄的上空,以及村庄四周泛着浅绿和深绿的田野的上空,之后,往更远处飘去。一会儿,又有一片云飘过去。云朵飘走之后,天空变得特别高,特别蓝——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样。

柿子树上的喜鹊们一会儿飞走,一会儿又回来,依然扑棱扑棱地,从这枝飞到那枝,相互喳喳着,看着人,并不着急吃。早前,村庄的柿子树是人们的盐巴钱,人们要在柿子变红之后,摘下来,用稻草一层一层地小心捂在篮子里,等着捂火巴了,背到集上,换回家里的盐巴和孩子的两个糖。而今用不上了,这柿子全都归给了鸟儿们。

一只喜鹊,两只喜鹊。一群喜鹊,一个村庄。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不见秋天》《时光素笺》《拐角,遇》等)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