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南诏故都的秋天
来源: 作者:吕 巧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7日 10:06:01 文章点击数: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的老宅,也许,只为一个季节……

伴随着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南诏故都里第一片黄叶的落下,秋天悄然来临。街道两边的桂花树飘来阵阵幽香。过了立秋,天气渐渐转凉。白天气温变化不大,可早晚却凉了许多。秋天是个令人沉静的季节。相对于春天的繁华,夏天的喧闹,我更喜欢秋天的宁静和旷达。尤其是巍山古城的秋天,每一天,那湛蓝的天空就好像水洗过一般,干净,明亮。

中元节,是进入秋天的第一个传统节日。据说,这一天,地宫将打开地狱之门,已故的亲人便可回家,再食一回人间烟火。在巍山,其实是从七月初一就开始了祭祖仪式,供奉点心、水果、鲜花。每餐供奉饭食,烧以纸钱,当地叫“接祖”。从这一天起,故去的亲人便于冥冥中与家人同在,一直到农历七月十四送祖。

接祖回来的农历七月十四,对母亲来说意义非凡。她总是不辞辛劳地每天一大早去菜市场买回最新鲜的蔬菜,做出父亲生前爱吃的菜食,一日三餐供奉从不落下。每次边烧纸钱,嘴里念念有词,有时说着说着,眼里就有了泪花。父亲生前节俭,加之当时家中窘迫,久病未得到及时医治,走前受尽病痛折磨。母亲每每提及,都止不住心痛落泪。

每餐供奉饭食结束,母亲总爱重复一句话:“唉,也就是活人对死人的一份怀念了,做什么好吃的,都带不走一口,烧多少纸钱,也不见来拿一张……”

在古城,中元节的到来,少不了折纸品纸钱以及“油炸花”。周末回家,总能看到母亲在做“包封”“金元宝”,捏“金银条” ……一捆又一捆的纸片变成了筐中的“金锭银绽”“金条银条”。每个纸糊起来的“包封”里放了三份纸钱,几根金银条。母亲手巧,做这些纸品快而好看,每年送祖这一天烧的几箩筐纸品,几乎都是母亲一人完成。

父亲在世时,七月半的“油炸花”都是全家人动手制作。母亲和面、擀面,我和哥哥把纸剪的花样按在摊开的面皮上,小心翼翼地、一刀一刀虔诚地照着花样抠出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水果、花朵等。守在火炉边的父亲,将我和哥哥抠出来的“面猴”“面兔”“面桃”等放入装满热油的锅中,不一会,这些面点便在油锅中鼓起、膨胀,模样更加栩栩如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如今过节,已经少有人家自己动手炸“油炸花”了。距离中元节前一两周,古城里就陆续有店家在店铺门口支起大锅,现炸现卖。那一盆盆的“油炸花”和“油香”,成为了南诏故都一道独特的风景,更加觉得生活是那么的活色生香。

父亲去世后,母亲不再组织我们动手炸“油炸花”,许是怕挡不住因父亲缺席触发的伤痛。而我,每次从古城穿行,远远地闻到那炸“油炸花”特别的香味,总忍不住想起一家人制作“油炸花”的场景,忍不住一次次深深地思念自己的父亲。

送祖那天,是母亲最为忙碌的一天。一早去市场买回种类繁多的蔬菜和果品,准备下午送祖的供奉,将做好的纸品整理装入写有各位祖宗、过世亲友的名讳的纸袋。母亲会让我分别写上:某某母亲大人,某某父亲大人,某某某夫君等。写有父亲名字的纸袋是最大最鼓的,里面装了四季不同的鞋子,帽子、衣服、贴身内衣……都是母亲新手剪裁,粘贴。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父亲,在这一天从另一个平行世界出发,赴与妻儿的一年一次重逢。当看着火苗在泪光中跳跃,所有纸品在火光中灰飞烟灭,父亲再次远远地,远远地离开我们,回归那不可遥望的未知世界。

南诏故都的秋夜,微风凉凉,天空一片澄净。盈盈月光和各家各户门前点燃的香和烛,将会照亮亲人们回去的路。如果你和我一样,相信人世间有生死轮回,那么,这世间所有的离别,都会以另一种方式重逢。

过了中元节,桂花开得更欢,香气也更浓郁了。太阳明晃晃地照着低了头的稻穗,硕果满枝的雪梨,裂开青皮的核桃和板栗。南诏故都里的面条加工坊,架出一杆又一杆的手工挂面,在阳光下自然晾晒。仲秋的南诏故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和果实的香甜。核桃、板栗、松子、锥栎、鸡嗉子果、松茸、鸡枞、羊肝菌、奶浆菇、青头菌……,各种山珍和各种野果被勤劳的人们摘来在小街上卖;南诏故都转一圈,你总能收获数不胜数的惊喜。

当南诏故都四处弥漫起月饼的香味,中秋节就快到了。

如果说中元节是阴阳两隔的相聚,那么,中秋节则是活着的亲人们的大团圆了。月饼是团圆的象征,过中秋节月饼是所有美食中的主角。不仅如此,在巍山,月饼还是已有婚约青年的男女传情达意的重要信物。

多年前的一天,距离中秋节还有些日子,我未来的公公亲自来家里送月饼。当老人拎着一个黄灿灿、香喷喷的大饼出现在院里,父亲和母亲一时手足无措。往常,家里的月饼要过几日才去食品作坊制作。父亲让母亲赶紧去街上买一个,叮嘱母亲一定要最好的。母亲买回来五个,父亲都不太满意。比起亲家送来南诏故都制作的大月饼,镇上出售的太小家子气,又小又薄,色泽也差欠许多。父亲和母亲挑了一个看上去相对好一点的月饼,极难为情地放进亲家带来的篾筛里作为回礼。

公公走后,父亲一个劲抱怨母亲,不早早去做月饼。母亲也很自责。两人都觉得男方家亲家公亲自来送,表明了对我们的诚意,我今后嫁过去一定会待以礼遇。

如今时过境迁,父亲与公公,两个疼爱过我的人相继离世,很多事情已物是人非。一年又一年的秋天从这里经过,得与失,悲与欢在一念间上演。个人情感伴随着南诏故都的时光,随着岁月流逝得到沉淀。心灵也褪去浮华,独享宁静,懂得寂寞,在另一种人生意境中寻得安宁。

有人说,秋天是一个离别的季节。谁说不是呢?果子成熟离开了母体,落叶离开枝干归于尘土;孩子离开父母踏上远行的路;恋人放开对方的手,去寻找各自的幸福。然而,离或散,也是为了来年的相聚。世间万物,莫不如此。明白了这些,世事便如南诏故都上空,一片风轻云淡。

南诏故都的秋天,一段充满诗情禅意的好时光。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