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童年的美好记忆
来源: 作者:陈美兰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7日 10:05:44 文章点击数:

暑假的一天,回娘家看望年岁已高的父母。儿女回家,父母总是笑呵呵的。一起吃下午饭时,聆听母亲的唠叨,父亲的教诲,温馨幸福溢满心窝。饭后,当我收洗完餐具,母亲说:“走,我们带你去逛景观河,你给想去?”我没思考就应声说:去。母亲不经意的问话,却让我仿佛回到了金色童年,我还是那个童年时代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一般。

母亲所说的河,就是南诏故都红土地上的一条河流,老百姓称东河,此河发源于东山,自东向西,依山由高向低,蜿蜒曲折流淌,最后汇集到阳瓜江(红河在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境内的称呼)。而阳瓜江以博大无私的胸怀,奔涌向前,流向远方,融入世界。

东河在南诏故都以南、以西这一段,俗称菜秧河。而景观河,菜秧河是其中一段。事实上,母亲对菜秧河耳熟能详,她的双脚浸泡在河水里,完成了多少农活,她的生命,无以计数地蹚过此河。于母亲而言,绝对不会忘记。母亲是一个能够适应时代变化的人,如今菜秧河取名滨河、景观河,她很快便也习惯说景观河了。

我独自想着东河,像个小孩紧跟在父母后面,从南薰桥以西的滨河路慢行,父母一直在说着话。十多分钟后,我们就到了一个牌坊前,牌坊上有篆体“瑞霭锦溪”四个字。看着雄伟高大的牌坊,父母感叹,建设景观河速度快。父亲说,未来日子,景观河游道的景色将会更美。

从牌坊南,沿着半圆形的一级级台阶行走,便到了河的北岸通道。顺着还未建成的景观河游道漫行,河岸边,杨柳轻拂,树影婆娑。恰逢几场夏雨后,河水呈土黄色,河水夹杂着泥浆,哗啦哗啦流淌。河心里,巨石堆积,石头形态各异,当洪水邂逅触碰石头,撞击出河流的优美音律。河水恣意狂放,奔流向前,汇入阳瓜江,最终流向遥远的异国他乡。一路漫行,父母一路欢歌,赞美着这条河。他们曾经在河流两岸劳作的身影,我仍然记忆犹新,这亦然是他们蹚过的生命之河。

当往返到牌坊南,父母静坐在河畔等我。我往东行,继续沿河赏景。到了东面的南薰桥西,这里景色尤为壮观,堆砌的大石头,几层石阶,使河水形成落差,天然造化加人工设计,一个小瀑布闯入我的眼帘,河水飞流而下,白色浪花飞溅,有些许美不胜收之感,顿时一颗心被河水冲击震撼。

独自徜徉河边,遥望这条故乡的河,我的心也随之潮涨潮落。童年往事,被哗啦啦流淌的洪水激活,一幕幕映在眼前。菜秧河两岸田畴纵横,四季各有其景。奔流不息的菜秧河,昼夜流淌。春季,河水小,淙淙流水,带着我们春天的美梦恬静流动。那时,我和女伴在河两岸采撷野花,捉蝴蝶,乐此不彼。雨季的水带着色彩欢快狂奔,遇上暴雨,发山洪时,河水很大,河水泛滥,很宽的河面,河水就那样肆无忌惮地湍急奔流;站立河边,面对河水,莫名的害怕就从幼小的心灵涨潮。那时,通往河流两岸,唯有南北向的南薰桥,让我们有了安全感。此桥,始建于明代,称崇化桥,清代数度被毁,宣统二年(1910年)改建成铁索桥,后更名为南熏桥。桥的南北两端各建土木结构的桥亭,以固铁索并供人休息。后经多次维修,现保存完好。童年回忆绵延长,远看南熏依旧在。南薰桥,同样承载着我们童年的美好记忆。

记得有一年,河水泛滥,一张吉普车被困在了河水中,我们一群孩子都赶去看热闹,站在链子桥上,远远看着河心里那张露出一个小头的吉普车,还高兴得手舞足蹈。那时,车子很少能见到,现在想来,那车是孤独无助的,我们还当看戏一样看热闹,但那是真实的童真童趣。秋冬季的河水清澈,坑洼的地方,形成一小潭一小潭清清的水,顽皮的弟弟,他们拿着小箩筐,去捞鱼摸虾,捞到的小鱼小虾,成为最美味的佳肴。

古语云:智者乐山,仁者乐水。故乡的河,流淌着我们的欢声笑语,润泽、净化过一代代南诏后裔的心灵,是永远抹不去的乡愁。当倾听着久违的菜秧河流水声,似穿越时空,童年记忆被逐一捡拾起。静听秧河流水声,激起心河千层浪。时光流逝,故乡河却流不走我们童年的美好记忆。如若时光可以倒流,我还想返老还童,在菜秧河畔嬉戏玩乐,让水滋养我;亲近河流,让我沿着这条河,行走人生,使得生命之河,柔情绵长,生生不息。
 (作者系大理州作家协会会员)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