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埋在石中常为吊客
来源: 作者:杨红英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7日 10:05:25 文章点击数:

在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庙街镇盟石村委会山塔村北面的山坡上,静静地横卧着一具石棺,它就是明末蒙化府(今巍山)爱国遗老、诗人陈佐才之墓。陈佐才(公元1620-1690年),字冀叔,一字相公,别号睡隐子、隐石山人。明末清初蒙化县(今巍山)盟石村人氏。其生卒年一直存在争议。

石棺以山坡上天然巨石雕凿而成,东西长约12米,宽约8米,高约2米。形状与一般木棺相似,石上覆有棺盖。棺前立有两块墓碑,一块为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乡进士李士扬撰写的《明义士翼叔陈老先生墓志》,碑中详尽记述了陈佐才生平事迹,盛赞其忠义气节,并对他的诗作给予了较高地评价。另一块是1938年陈氏后裔陈直中等四十二人为陈佐才所立的《明忠义陈翼叔仙师墓志》。有的资料记载时间是1936年。石棺两侧各立石笔一支,上面刻着蒙化文人饶着题的对联一幅:“指地誓黄泉,溪流犹带南迁恨;凿棺盟白石,墓木曾无北向枝”。石棺右有一石亭,柱上亦刻有一联:“其生明臣其死明鬼,不葬清土不戴清天”。

历经300多年的风雨洗涤,如今石棺巍然不倒,如同当年那个傲然不羁的墓主人一般,昂立于世间。镌刻在棺上的悼诗,虽已模糊难辨,但足以见证诗人的忠义之气。

过去一直传言石棺是陈佐才的衣冠冢。2005年清明,陈氏后裔曾修缮石棺,过后石棺被盗,棺盖掀于一旁。陈立中等几位族人再次对石棺进行清理。从中清理出一些泥土,散落在泥土中的遗骨数十块,以及束发玉簪一枚,族人将遗骨重新用红布包裹葬于棺内。自此,“衣冠冢”的传闻这才彻底被打破。

陈佐才生在明末乱世,兵戈扰攘,社会动荡。少年家贫,三岁失去父亲,不事诗书,自幼喜听“樵歌牧唱”,读书仅至《论语》。34岁始得学诗,却大器晚成。

据介绍,陈佐才18岁时,吴三桂打开山海关,引清军入关。南明亡,永历帝从金陵逃至云南。陈佐才投奔明将沐天波,任把总一职。与李定国为首的农民起义军一道扶持逃亡在云南的永历帝,举反清复明的旗帜。1659年,陈佐才奉命到蜀中(四川)催粮,归来时,清军已经占领云南,永历帝逃往缅甸。后被缅甸人遣返,遭吴三桂诛杀。

满怀亡国之痛,陈佐才负剑返乡。向北而拜,誓曰:“不戴清天,不践清土”。他不顾满清“留发不留头”的禁令,不与流俗同波靡,蓄发以明其志,不改明时装,我行我素。每次出入村里巷口,总是骑着毛驴,以示不踩清朝之地;头戴斗笠,以示不顶清朝之天。凛然之气,不屈不挠。

有人将他告到官府。缚至公堂,主管准备对他用刑。左右皆震慑,独翼叔凝然自若,并以正义之词斥之,挺身请刑。主管被其所感动,亲释其缚,曰:“子诚义士,吾奈何以衣冠独异而戕义士。”

经历了几多坎坷,陈佐才看破了世事,有了归隐山林之意。盟石左边有一山,名葫芦山,山前有一溪,名锦溪,终年流淌不断。山峰叠翠,古木阴翳,景色宜人。他在此地建起一庵,名曰“是何庵”。周围广栽桃李,梅兰竹菊,并与担当、知空、徐宏泰、张以恒等文人结为知交,吟诗唱和,相互赠答,寄情诗酒。在“文字狱”肆虐的满清,作为前朝遗老的他,公然与朝庭唱反调,冒着凶险愤然写下了“撑风老干坚如铁,几度凌霜不改节”“而今节操全无用,哪有敲门人看竹”“眼前多少不平事,昔赠莫邪还在无”等诗句。

晚年,在“是何庵”畔寻得一天然巨石,凿石为棺。棺成,邀约至亲好友畅饮。笑曰:“姑试之,未知修短合度否?”遂入棺卧久弗起。谆嘱其侄孙辈,必葬棺中。又恐其违也,乃召友人李文启,与之雄谈半日。索笔写下《临终谒》:“明末孤臣,死不改节。埋在石中,日炼精魄。雨泣风号,常为吊客。”

1690年,陈佐才溘然长逝,享年70岁。1708年,其妻卖掉他的书画,为其刻诗数卷,但岁久遗失。后来,《是何庵》诗稿竟于乾隆四十七、四十八年间毁于一炬。自此,诗人默默沉寂200多年。

1946年,陈氏后人重新收集整理旧藏,将其遗诗800余首编纂成陈翼叔全集,书中收录了《宁瘦居草》二卷,《是何庵》二卷,《天叫集》二卷,《石棺诗》一卷。至此,一代奇人的诗作才得以重见天日。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