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源远流长 饱含文化
来源: 作者:张永康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4日 09:46:08 文章点击数: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黄山镇白华村委会吉来村民小组,有一则名为“永远遵守”的村规民约,内容涵盖尊老爱幼、修桥补路、爱护环境、耕读传家等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多个方面,与百姓生活紧密相连,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值得学习借鉴。全文如下:

永远遵守
热爱家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明朝末年,我村落脚此地,已有三百六十余年,本是传经送教文明人,言语典范,行事文明。至今水到渠成,故成定制。望我村民,严格遵守。
一、尊老爱幼是美德。桂芝高寿九七,张琼首中大学,此为榜样。
二、修桥补路为传统,俄敬礼桥何人修,参天古柏哪个种,口口相传。占路面,霸田埂,天怒人怨。
三、水是生命之源,农业命脉。清沟护水,造福祖孙;排污弃物,天理不容。
四、植树种果,能保水土,可解饥渴。伯卿黄杏子,开甲火把梨,怎能不忆?
五、远亲不如近邻。滴水三尺,祖宗流传。若违此制,折福损寿。
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明抢暗夺,私吞公物,难逃法网。
七、耕读传家,天雨流芳,不落后人。
八、讲公德,说实话。勤劳作,奔小康。美哉!第一长村。

吉来村村民小组  2011年9月1日
事实上,吉来村村规民约源远流长,有耐人寻味的历史背景故事。明朝末年,应丽江土司木增之邀请,张姓先民从南京来到丽江,落籍今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黄山镇白华之地,传播汉族文化,宣扬道教经典,开辟了吉来自然村。吉来村文化底蕴深厚,村风淳朴,村民本分。1925年,村民张廷佐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1959年,村民张琼考入云南大学,2002年,村民张银娜考入清华大学。近三十年,村里没有一起刑事案件,没有一个村民被判刑。这些客观事实,文化传承是吉来村产生村规民约的历史渊源。

吉来村人传统上富有正义感。清朝道光、咸丰时期,白华七个自然村赌博、打架、抢窃,层出不穷,社会风气为之败坏。吉来村民按捺不住,拍案而起,于一八五二年二月二十九日相约起来到丽江县府见县令,要求县令制止赌博。县令不仅表扬吉来人的正义之举,而且写下“永禁赌博”通告,授权吉来村村长、耆民绅士以通告为凭,严厉查禁白华七村范围内的赌博。这既是吉来村历史上的第一个村规民约,又是形成今天吉来村村规民约的文化基础。

吉来村有热爱家乡,尊老爱幼的风俗。水是生命之源,农业的命脉,每个人都有责任保护好水源,保护好河流。谁家孩子将污物丢入河里,大人就说这小孩永远长不高。家燕是吉祥物,家里来了燕子,家庭就会兴旺发达。谁家孩子用弹弓打燕子,大人就说这小孩脑袋会烂皮。这是代代相传,大人教育小孩热爱家乡的民约。民国初期,村民张一礼活了98岁,至今,村民口口相传,都在颂扬其子孙如何孝顺祖辈。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民妇和桂芝高寿97岁,村民都非常尊重她儿子,说儿子孝顺父母,父母才得以高寿。这些例子是产生村规民约的真实材料。

随着时代变迁发展,吉来村村中出现了一些不良现象,如乱占六尺巷,私挖田埂,乱砍古树;村民张开甲的田边有一棵近百年的火把梨树,梨树主干粗一米,高15米,梨子细皮肉嫩,火一样红,每年结20篮梨子,可惜在扩建校园时砍掉了。村民张伯卿的菜地里有一棵近百年的杏子树,又粗又高,果子黄色,颗粒大,味鲜美,可惜还是砍掉了,说影响种菜。这样,村规民约中才有了“开甲火把梨,伯卿黄杏子,怎能不忆”的说法。这是编写村规民约的根本原因。

说到遵守吉来村村规民约,不乏一些感人故事。2012年春,有一户人家翻修房屋,下基础时,基槽向后移动一尺,占了六尺巷,被邻居告到村长那里。村长叫来翻修房屋的主人,安排了三件事:做思想工作,说两家邻居是修炼了百年才换来的,从爷爷的爷爷开始就是邻居,衣服可以更换,耕牛可以更换,但是,邻居是没法更换的,所以,一定要搞好邻居的关系。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每天都微笑着面对邻居,这是一种幸福。两家再有钱,每天大眼瞪小眼,像有杀父之仇,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还有什么幸福可言?村长的教育,使当事人平和了一些。

让当事人读村规民约第五条:“远亲不如近邻,滴水三尺,祖宗流传,若违此制,折福损寿。”你家让三尺,我家让三尺,建六尺巷,这不是你我的发明,而是祖宗的发明,我们都要遵守。村长的这一招真灵,从村规民约上约束他,使当事人低下了头。

约两家主人到村长办公室,里面高悬一张书法作品:“好邻居,无价宝。”村长要求两家主人面对书法作品,站立一分钟,默读好邻居,无价宝。然后,握手言和,表示永不占邻居一寸地基,世代相好。

2013年冬,有一家建房屋,占了村道一米,引起村民公愤。村长将当事人叫来,先做思想工作。再让其读村规民约第二条。当他读到“俄敬礼桥何人修,参天古柏哪个种”时,脸红了,觉得自己的做法愧对祖宗;当他读到“占路面,霸田埂,天怒人怨”时,面色苍白了。最后表示,愿意修正,不占村道。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