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惠通桥:抗战生死线
来源: 作者:业从盛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4日 09:43:57 文章点击数:

载入史册的惠通桥
惠通桥位于滇缅公路施甸与龙陵两县交界的怒江大峡谷上,是昆明到滇西的重要交通枢纽渡口。惠通桥始建于明朝末年,以前当地人把它叫做“腊勐”渡口。到了清朝的道光和同治年间,在潞江土司线如伦和永昌府同知覃克振的倡导下,把“腊勐”渡口修建成了铁索吊桥。

历史不会忘记惠通桥,鲜血和生命更不能忘记惠通桥。它承载着的是厚重的抗战历史和风云,惠通桥与抗战时局和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滇缅公路成了中国抗日战场接受盟国援华物资运输的主要通道,而惠通桥又是滇缅公路跨越怒江天险必须经过的“咽喉要塞”。可以这样说,惠通桥在抗战时期是中国军人与日本侵略军对峙的桥头堡,惠通桥一旦失守,日本侵略军第56师团就会进军昆明,危逼重庆。惠通桥之险要、之关键、之显眼,成了日本侵略者的眼中钉肉中刺。从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迅速占领了中国北方的京津地区。

更为重要是,武汉会战以后,中日双方进入了战争的相持阶段,战争变成了消耗战。对于中国来说,抗战物资供应问题显得异常严峻。在抗日战争到了最紧迫、最危险的时候,横躺在怒江大峡谷上的惠通桥,承载着大批军用物资和部队源源不断经过滇缅公路、通过惠通桥运往抗日前线。日本侵略军看着惠通桥十分恼怒,先后派出多批次飞机轰炸惠通桥,最严重的一次是1942年10月29日,日寇35架飞机空袭惠通桥,炸断了主要拉索9根,日本新闻媒体得意忘形地向全世界广播:“滇缅公路已被切断,3个月内无通车的希望。”但日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经过护桥勇士们的及时抢修,在11月2日,仅仅中断了2天又10个小时的惠通桥上,又是车水马龙。日寇对惠通桥的轰炸曾先后派出飞机168架次进行了6次重点轰炸,投下的炸弹超过4000多枚,惠通桥几经毁灭几经重生,每一次的生和死,惠通桥的桥梁上都粘满了护桥勇士们的鲜血和生命。炸不断的惠通桥,是滇西抗战史上的奇迹。滇缅公路从1938年9月通车到1942年5月,通过惠通桥运送的抗战物资有49万多吨,汽车1万余辆,部队约9万余人。

改变抗战命运的桥梁
1942年5月5日上午,怒江大峡谷西岸的滇缅公路上挤满了逃难的人群,车辆和人群都朝着惠通桥方向奔来。原因是1942年4月29日,日军第56师团由棠吉攻占腊戍,切断了中国远征军的后路。第56师团以装甲车为先导,百余辆汽车载兵组成快速纵队,沿滇缅公路挺进滇西,3日攻占畹町、芒市,4日占领龙陵,5日到达惠通桥西岸。此时此刻的滇西,告急和呼叫声塞满了怒江峡谷。从四面八方逃难而来的车辆和人群,急匆匆奔向惠通桥。在逃难的人群当中还混有日本奸细,以及部分尾随而来的日军先头部队乔装成的难民已经踏上了惠通桥,惠通桥上一片混乱,人群与车辆各不相让,已超负荷的钢索吊桥剧烈晃动。惠通桥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中国抗日战争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如果日军夺得惠通桥,跨过怒江长驱直入,10天左右就可以打到昆明,然后进攻重庆。在那个历史的时刻,在那个决定中国生死存亡的瞬间,惠通桥上的中国士兵鸣枪警告,千钧一发,时不我待,突然间,守桥军人引爆了已经预埋好的炸药包,惠通桥在一声巨响后轰然坍塌,桥上的车辆、逃难的人群和混迹在逃难人群中的日军全部坠入滔滔奔腾的怒江之中。

在混乱中炸掉惠通桥,一分钟改变了中国抗战的命运,摧毁了日本第56师团的坦克、卡车、大炮沿滇缅公路长驱直入的危险,撕碎了日寇进军中国大后方的美梦,吹响了对日寇阻击战的号角。

惠通桥被炸毁2年后,1944年6月4日,松山战役打响,中国远征军开始大反攻,惠通桥迎来了重生,中美两国工程人员在原桥位置上抢建起了临时人行便桥。7月8日,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和美军哈里·凯恩上尉走过仅用三根钢索承重、上面铺着木板的桥面,见证了惠通桥可承载人通过的可能。在大反攻期间,惠通桥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通过人背马驮的方式,把大量的武器、弹药运上松山前线。8月份惠通桥恢复通车,各种军火、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腾冲、龙陵前线,加速了日军的灭亡。

惠通桥赢得了中华民族命运的转机,抗日战争的胜利。但究竟是谁下令炸毁了桥梁的呢?时至今日,众说纷纭。有历史学家考问,是守桥官兵随机应变还是慌乱中歪打正着?据说有资料称,说是负责中国远征军后勤运输的国民政府交通部长俞飞鹏下达了炸毁桥梁的命令。也有说是中国远征军工兵总指挥马崇六,还有人认为当时滇西全线溃败,没人下命令,是守桥官兵在危机时刻的越权行动,其危其事难以考证。据战后史学家在“一分钟改写了抗战历史”的叙事中说,有5个国军将领因炸桥而获得国民政府云麾勋章和嘉奖,他们分别是:林蔚、萧毅肃、马崇六、李志鹏、俞飞鹏。不管怎么说,当时炸掉惠通桥是要勇气的,艰难当中的巨响和死亡,是现实选择了残酷,还是命运选择了中国?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