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繁华落尽石膏井
来源: 作者:周心一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4日 09:43:11 文章点击数:

2016年2月20日,我前往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同心镇石膏井村,去探索这一座曾经在普洱乃至云南历史上极其繁华的历史重镇。光阴易老,如今,这个地方再难寻觅昔日人声鼎沸、灯火辉煌的盛况,只留下了断壁残垣、冷清街道和萋萋芳草,等待着人们再次开启它那久远的故事。

石膏井,可谓闻名遐迩。清朝、民国史料中多有记载。清朝嘉庆年间,普洱知府署道嵩禄有《灵源宫关圣殿碑记》。道光年间,林则徐曾有《石膏井续加溢课请照各井章程尽征尽解折》。辛亥革命成功后,蔡锷有《致石膏井提举暨灶绅电》。

石膏井系云南产盐之地。普洱石膏盐井共有石膏井、大井、天宝井三个盐井,因石膏井盐井规模相对较大,且因出盐处有石膏而得名“石膏井”。石膏井的遗迹所剩已经不多,此去主要是去看袁嘉谷撰何丛甫墓志铭、灵源宫以及财神庙。

开车上了一个陡峭的山坡之后,进入围坟山“灵宫公墓”,此地便是云南省历史上唯一的状元袁嘉谷所撰何丛甫墓志铭所在之处。袁嘉谷是云南石屏县人,1903年参加经济特科考试,因取为一等第一名,大魁天下,成为“经济特科状元”,是云南历史上唯一的状元。而且,他还是一位爱国、爱乡、爱才的诗人和教育家,其忧国忧民、刚正耿直、乐育后进的高尚品德令后人学习和敬仰。

在荒草与树木之中,我们找到了何丛甫的墓地,袁嘉谷当时所撰墓志铭就是为此人所作。何丛甫的墓碑呈白色,墓前树立有两块石碑,一高一矮,前后皆刻有字。

高的那块石碑正面即袁嘉谷为何丛甫所撰写的《文学何丛甫君墓志铭》,此地刻有墓志铭的石碑为后来所建,原碑如今存留在县文管所。墓志铭全文如下:

君讳桂荃字丛甫,云南石屏人。先世以儒学显,玉山太史铁崖兵部皆表表者。君之父舜民,生子五女一,君行五,少而聪俊,性孝友长,随伯兄馨甫读,馨甫工书,得松雪之神,君亦崖岩秀峙,而儒而文,庠而商,而经营不十年,家小康且进而称富室矣。君顾不以富自恃。其于事母也,温清定省,虽壮游石井,易寒暑必归省,奉甘旨,融融如也。其于兄弟也,相友相让,如足如手,盖有姜被苏床之风。其子姪也,教之以正,督之以严,惠之以资,子姪雍睦,咸率其教。其少子瑭,毕业北京,姪瑶瑗,毕业美国,皆以才学为世重。君寄资助之,寄书勉之,故能成学成名以光桑梓。君之用财也,固有非私啬所可为训诫者。君殆善于用财者,彰之以型式,家国宜哉。配罗氏,生子三,长璨文,庠生,高等学堂法政学校修业。次琇,中学毕业,次瑭,北京大学理科学士。生女五,婚嫁皆名门。孙子女十数人,长孙弘道,云南大学工科学士,可谓极一门之盛。君生于同治壬戍年三月初一日,卒于民国已未年冬十一月二十一日,春秋五十有八,以庚申年二月二十四日葬于石膏井围坟山之阳,乞余志墓。余与君同入庠。于丙戍年又同巷居,申以婚姻,不可以不文辞,乃摭君善言懿行,泐诸石,掩诸幽,系之铭。

儒而商,端木始,富而德,马迁史。君兼之,才攸良,兰桂茂,桑梓光。君之孝,母心欢,年八秩,老天年。君之慈,培犹子,西半球,学成矣。君考终,誉无穷。佳山林,藏幽宫,龙江内,象岭外,我铭石,垂千代。

《文学何丛甫君墓志铭》用简洁的语言叙述了何丛甫的一生,语言精练,文采飞扬。该石碑后有今宁洱人张世雄诗一首,写出了后人见到袁嘉谷撰写的墓志铭后内心种种仰慕与敬佩之情:“漫道人去万事空,旷世文章今相逢。字字珠玑透真意,面碑如面状元公。”矮一点的石碑则是刻录了死者重外孙孙光撰写的《祭何公丛甫文》以及重修时的碑记。

正如社会学所说的,文化具有涵化功能,能让人一步一步接受文化熏陶,掌握文化规则,转变为社会人。袁嘉谷留下的《文学何丛甫君墓志铭》是一笔财富,它不仅见证了石膏井曾经的繁华,也让石膏井的后人拥有了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

从灵宫墓地出来后,我们便又前往灵源宫遗址。石膏井有潺潺清泉,人称龙泉,出泉水的洞为龙洞。当时的宁洱生员许太和曾写诗赞道:“谷幽高而厚,灵源得气长。流分山左右,味比雪清凉。既裕调羹灶,还盈浸珙塘。饮来浑不厌,为洗俗肝肠。”而灵源宫就位于这龙泉之上。灵源宫是当年石膏井最有名的建筑,占地约500亩。

过去的灵源宫是一个巨大的寺庙群,由关圣殿、马王殿、龙王殿和火神殿四个庙殿组成。此外还有一系列附属工程,比如大照壁、伙房、戏楼、观戏楼、荷池和六角亭等,如此的规模,在过去的普洱府乃至后来思普区的寺庙中,也是最大的。

记载上找不到灵源宫建于何时,但少说也有一两百年的历史。只可惜,到了20世纪70年代,这座宫殿也被夷为平地,难寻踪迹。当我们到达遗址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再也看不到灵源宫的高大雄伟、金碧辉煌。遗址处还留有一块《重建龙神祠序》残碑,只是年岁久远,有许多字已经难以辨清。菜地周围散落许许多多砖石,有几块上面还有美丽精巧的花纹,或许这是灵源宫所留下的一丝念想吧。此时,铭记着过去时光的柏枝树与宅基地挡墙仍在风雨中静默。而旧时的龙泉,依旧还在灌溉四方。

离开断井颓垣的灵源宫,我们走向如今已荒凉的财神庙。财神庙位于石膏井象山顶下的二台坡,衙门梁子旁边,是石膏井最古老的建筑。现在民间已盖起了新的简易的财神庙,建筑以朱红色为主色,面积不太大,供奉着财神和观音。里面也有一块残碑。过去的财神庙,据说是思普区最大的、唯一的财神庙。但在1966年开始的“扫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1973年同心6.5级地震时被毁坏,后被同心乡政府、乡粮管所拆去盖房,剩余的被个人拿去利用了。财神庙前有一棵大榕树,遮天蔽日,后也被人砍当柴烧了。

据说,过去财神庙飞檐走壁,拱斗翘檐,雕梁画栋,做工精细,彩绘雕花,富有敬神敬佛的浓重香火佛地色彩。房屋的瓦是过去烧制的青瓦,滴水是勾头瓦,砖上还有刻花纹样,工艺精湛。我在财神庙旧时所在之地四处走走看看,居然也在泥土掩盖的碎石间找到了一些带有吉祥寓意花纹的瓦当和砖头。

今天,我去探访历史深处的石膏井三处遗迹,感叹它们被岁月抹去,只能永远停留在老人们的回忆和书上的记载之中。希望相关部门和有识之士能够好好珍惜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文化结晶。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