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礼乐依然存父老(下)
来源: 作者:何守伦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4日 09:42:17 文章点击数:

  清朝道光年间,清水驿重修东岳庙,逐渐形成一个以道观为主的古建筑群。当时,清水一带寺庙众多,建筑宏伟,工艺精湛,可与永北府城寺庙媲美,于是清水文人便将南片寺庙名称串成上联,以试城中文人是否能对。上联曰:“白云现出瑞光来,纵有金山银海,难买无垢宝积。”上联出后一年,永北城中文人绞尽脑汁,才用北片寺庙名称对了下联:“赤帝接引东岳去,路过诸天斗姆,演奏极乐洞天。”

 清水名人辈出,在外为官从教者不少,于是宗祠文化逐渐兴起,迄今仍存6座旧时祠堂建筑。过去,一个村落往往都有两个以上的姓氏家族,一个家族至少要建一座祠堂,较大的家族还要再建分支祠堂,而其中最大的一座总祠堂就称为宗祖祠堂,简称宗祠。祠堂的主要功能,诚如清朝雍正皇帝《圣谕广训》中说:“立家庙以蔫蒸尝,设家塾以课子弟,置义田以赡贫乏,修族谱以联疏远。”家庙就是祠堂,它的首要功能就是祭祀祖先,通过祭祖达到敬宗收族的目的。设家塾、置义田、修族谱,都是宗族的任务,而这些任务又往往通过祠堂完成。

虽然祠堂比一般的民居在装饰、造型上要好,但其平面布局却与传统的民居没有太大区别。清水古镇现存6座祠堂,原来都是中国传统的合院式建筑,前为大门,中为享堂,后为神寝,享堂为举行祭祖仪式场所,神寝供奉祖先牌位,加上左右的廊庑,组成前后两进天井的建筑组群,成为一个宗族政治、经济、文化、法律、教育的中心。

清朝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清水驿拔贡汪养度在古镇之东南隅购地建书院,“自正堂、讲堂、大门以及两廊书舍,共计二十五间,规模宏广”,名曰“几山书院”。几山书院“奉至圣先师位于正中而祀之”“延名师,育人才,振文教”“于是贤俊多出其门”。

古代书院有官办和民办两种:官办书院以收藏、编纂、校勘经籍为主,民办书院以读书、讲学为主。官办书院大多附于府学、州学、县学等公学,常与文庙一处。清水几山书院,至清朝末年改为学堂,郡人单镜拔贡倡议重新修缮,迄今仍存正堂大殿建筑,原址一直作为学校使用。清水古镇,文风蔚起,人才辈出,誉称“科甲之乡”,与此密切相关。

明清科举,北胜州、永北府共出文武进士8人,而清水驿就占了4人(刘慥、杨嵘、黄恩锡、黄耀枢),此外清水还有举人、贡生、秀才100多人,史称“时乡村小市举贡生员之多为滇西北之冠”。纵观“清水四进士”,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为官清廉,颇有从政声誉,努力为国、为民做了大量有益事情。他们功成身退之后,又积极为家乡做了许多好事,并且写作了大量诗文,一直受到家乡人民传颂。

清水四进士,起初作为童生,自小用功读书,立志谋取功名,愿望是成为治国安邦之才。他们经过县试、府试、院试三级考试录为生员(又称庠生、秀才),接着经过皇帝委派考官主持的省城乡试考取举人,又经过朝廷礼部会试考取贡士,再经过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考取进士,最后都被分派在外省做官。其中,刘慥还参加了朝考,即由乾隆皇帝亲自对新进士的再次考试,因成绩优秀被授翰林院庶吉士,并在翰林院学习了三年,学成后又被留任为翰林院编修。

刘慥在翰林院任编修时,深感家乡淘金人重税之苦,奏请乾隆皇帝减免了金沙江淘金人一半的税负。随后,刘慥先后出任四川顺庆府、重庆府,山东曹州府、江苏苏州府知府,以及福建按察使、河南布政使,并且署理山西巡抚,官至文职二品,时人称其“刘藩台”。

清水古镇,地灵人杰,名士众多。明代北胜州清水驿庠生刘思善拾金不昧,成为云南省第一个走进全国教科书的人。清王朝批准在清水驿设置的“文道碑”,记述了清水籍文臣武将生平事迹,以及被乾隆皇帝表彰为“天下贤员”刘慥的荣耀,敕令二品以下“文官到此下轿,武官到此下马”。

中华儒学从其存在领域上划分,可以分为官方儒学、民间儒学。民间儒学,原是依托祠堂、私塾、书院、孔庙、书香门第而存在。过去,清水几山书院每次开讲,必先集体向孔子牌位行礼。清水驿的祭孔活动,直到清末还有较大规模,而且一年小祭、三年大祭,很是隆重。

清水洞经音乐源远流长,至今仍被人们钟爱。清朝乾隆年间,清水岁贡胡墩创作的《秋柳诗》滇剧,表现反抗权贵的主题,曾经百演不衰。清水古戏台,模仿明清京城戏台风格设计建造而成,至今保存完好,而且常有滇剧、花灯戏演唱活动。

清水古镇娴熟的手工艺令人赞叹,各种节祭习俗更是丰富多彩。这里除了耕种稻菽之外,还有制糖、酿酒、养鱼、做豆腐等副业兴隆,也有织布、印染、造纸、刻版、铁木等工艺存活。这里除有隆重的春节之外,还有五月初五端阳节登高祭屈原,六月二十四日欢度彝语支民族传统节日“火把节”,七月十五日中元节祭祖“烧衣烧包”等传统习俗。

如今,走进清水古镇,仿佛让人立时进入一个久远的时空。它像一件历尽沧桑的文物,既有着古朴而精美的外表,又承载着相当丰富的文化内涵。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