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永远的“夏屋”
来源: 作者:夏 玲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4日 09:41:45 文章点击数:

今年夏天,被人们淡忘已久的龙氏家祠热闹起来,在许多人的长期共同努力下,龙氏家祠终于要揭顶维修了,在簸箕湾龙家祠堂的画栋雕梁深处,在青石板铺就的大院外院楼上,有我青春年华住过的古色古香的小木屋。

离开龙氏家祠后,我几次去龙家祠堂,都没有能上到我的小木屋去,因为那屋子的楼板和屋顶都整个掉落了,四壁也垮了。我已经无法上楼去了。这次去,我照了房间的外面,16年前那个房间刚分给我时,我用粉笔在门上写了“夏屋”两个字,是为了让帮我搬行李的学生找到这间屋。时间,说它强大,它无比的强大,16年沧海桑田,房倒屋塌,时代变迁,当年少女已经开始变成老人。时间有时也很弱小,连粉笔写的字迹,一留就是16年,今天还非常清晰,让我清楚地回忆起当年写时的心情和想法。如果不动它,它甚至还可以保留更长的时间。

我在簸箕湾龙家祠堂住了五年,我曾经把簸箕湾龙家祠堂我窗外的所有树都叫白杨树,今天从摄友们反复在龙家祠堂照的照片上细看,其实那些树的品种非常丰富,有的居然是珍贵的药材。摄友们各显身手,让不同的人物在倒塌的龙家祠堂活动,从各种各样的角度,用各种手法,照了许多龙家祠堂很有味道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让我在审美观和照相技法上有许多新的感悟。尤其是那些树,照片上他们都还青枝绿叶,顽强地生长着,不管人世如何转变,他们照样开自己的花,结自己的果,让人心中有了一种感动,有了对生命的期待。同时,更让我深刻地感受到美无处不在。我责备自己当年天天住在那里时,没有更细致地去体会它的美,祠堂里有许多精彩的细节,我当年是视而不见了,它一直保留着许多珍贵的东西,是在等待着我今天的发现吗?

龙家祠堂要修复了,我最后去看我的小木屋时,攀爬上去的工人告诉我里面的摆设就和我当年离开时一样,房间里依然有我写的大字,四壁依然留有我当年留下的画和自己动手做的装饰品,工人还在房间里捡了一沓我留下的字纸给我,其中有我12年前留下的手稿,有学生的试卷,一把学生在教师节送我的塑料花,还有我用明信片折叠的纸房子。这间纸房子,那是大学时和我朝夕相处的朋友们从遥远的大城市给我发来的问候,书写这些明信片的不少人今天已功成名就,在那些孤寂的日子里,我几乎天天都要到收发室看有没有我的信件,我将这些明信片折叠的纸房子,放在书架上,让我的小布娃娃住在里面,这些明信片曾替我遮挡过情感的风风雨雨,今天依然给我一种激励。这些旧日给过我大欢喜的明信片,被我细致收藏起来。

一位没见过面的朋友看到了我发在博客上的“夏屋”照片后,突然打电话来告诉我,1996年,也就是我们刚放弃龙家祠堂作为校舍的那年,他去参观过龙家祠堂。那时,房屋都是完整的。他告诉我的信息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他说:我到龙家祠堂参观时,进到了那些房间,我还发现了不少房间主人留下来的东西,我在一间房子里发现了雷平阳的书法作品,被裱在一个房间的木板上。我告诉他:那个房间应是写小说的黄代本的房间,诗人雷平阳会来看望他,我们上课时,雷平阳就在他房间里写字,写了就贴在木墙上,写的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虚空世界,悉心自我”“禅”“佛”等字。

这位未见过面的朋友告诉我:我上楼就看到一间屋子门上有“夏屋”两个粉笔字,我看到你在博客上发的那张照片,才知道那房间过去是你住的房间,你房间有一块板壁,居然是云南著名书法家陈荣昌写的匾。我回答他:是的,上面写了“燕天昌后”四个字,我非常喜欢。我还告诉他,那匾是如何到了我房间的。一天,我发现我房间有老鼠进进出出,我在老教师的指导下,检查了房间,原来,屋子的外墙有一块板壁朽了,破了一个洞,老鼠从此进进出出,我急忙去找木匠师傅来修理房间。木匠师傅来看了,摇摇头说,是要换下这块板了。可是,哪里去找这样大的一块板呢?过了几天,木匠师傅见到我,就说,我找到块大板了,一会儿来给你换上。果然,他扛了一块古色古香的烫金黑字的木板来到我房间,我在一边认了一下那木板上的楷书字,上面有四个大字若干小字,我不解其意,最清楚的是有“垂头丧气”的 “垂”字,这个字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用老师们的说法是有点阴气,我就央求木匠师傅给我换一块。木匠师傅重新拿来了一块板,上面书有遒劲有力的 “燕天昌后”四个字,我觉得这是一种祝福,下面题着陈荣昌书。我非常喜欢,我琢磨着那字的含义和结构运笔,感觉很不错,就特别请师傅把那些遒劲有力的字放在外面,他撤下了那块破了洞的雕花木板,用锤子把“燕天昌后”匾钉在我的房间。

后来,我在书法字典上知道写字的陈荣昌先生很有名气,于是心里琢磨着,也许还有许多名人的书写匾在校园里一些地方放着;也许,师傅开始拿上来的那块板也是名人所书。今年6月的一天,工人们在对过厅楼的无关建筑进行拆卸时,意外地在板壁上发现了有字的木板,紧接着又在旁边发现了几块有字的烫金木板。经辨认,确定是龙氏家祠原以为已失落的两块重要的匾:一块匾额就是失散多年的“遗德孔长”,另一块匾是鲜为人知的“锡类垂型”。其中,这块有“垂”字的“锡类垂型”匾,就是当年木匠师傅最先拿到我房间的那块板,小字说明 “锡类垂型”匾额是由罗世昌、罗世德、罗世恩三人题赠,著名书法大家“袁嘉谷谨书”。专家认为“锡类垂型” 和我后来留在房间里的“燕天昌后”的含义大致一样,都可理解为把龙太夫人生前美好的品德惠及桑梓,又代代相传,永远被称颂,成为后人学习的典范。这位未见过面的朋友在电话里说:我发现“夏屋”是一间特别的房间,一个女孩子的房间,房间的一面板壁被用彩纸剪贴的抽象画装饰起来。

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因为房间的板壁太陈旧,逼我必须装饰一下。其中有一面板壁的图案凋零得特别的严重,而且多是无头或少手少脚的动物人物图案,一幅美丽的天鹅戏水图,天鹅没有头和翅膀,显出恐怖的模样,每天对我哀鸣。画栋雕梁的山水鸟虫,高山大河,松树牡丹,梅花竹丛,也陈旧斑驳凌乱得让人徒增伤悲。我才来时就装裱了房间,用白纸裱了墙,在一面墙上用彩纸做了很随意也很现代的装饰贴在上面,房间顿时生动亮丽起来。到松山上采来许多野花野草,将它们制作成干花和孔雀毛一起粘贴在靠走廊的墙上,它们映得我的小木屋满室生辉。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民革昭通市委副主委)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