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春天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丽江的春天
来源: 作者:蔡晓龄 发布时间: 2018年08月10日 09:40:14 文章点击数:

丽江不是一个规则的坝子,你不能叫它“盆”或“盘”。勾勒它的四周的山峦是厚厚的原始森林,山岭逶迤,层层叠叠,有三个方向被金沙江环抱,纳西人叫它“衣古地”——意思是被美丽的江水环抱的地方。它的第一个春的信号藏在柳树的芽孢里,还藏在铺得满登登的麦苗里。柳芽的破绽似乎在雪光里开始,从霜气最旺的地方扭动钥匙。那是不知觉的一瞬开始的事,就那么一下子,事物悄悄交换了它们的命运,像受孕一样神秘。

春天的到来是一件喜事。

嫩芽初露一定是在拂晓。前一天晚上你最后一个离开寒冷彻骨的原野,感觉到霜气湿淋淋地披在头发上,贴在眉毛上。回头看的时候,那些树发出白光,看起来有些像精灵了。它们的气息微弱,神态无辜,表情孤独。你领会了冬天没法对人述说的一种情怀。你还想打捞什么,天就亮了。世界不一样了。就像有预感一样,你一出门心里就隐隐多出了什么,在那些树身上。生命力是可以感觉到的,动物就那样去感觉,人只要用心,也可以那样去感觉。你走到一棵树下,眺望它干瘪的枝条。枝条上鼓出了许多小苞,小苞上张了小口,藏着十分饱满坚硬的核在里面,好像在动。昨天你还看过它们呢,包得严严实实,根本没有睡醒,也没有什么冲动的痕迹。现在却不同了,仅仅过了十来个小时,生命的门打开了。你立刻感到热力回升,寒气一步步退却。再看四周的山麓,有热力在它们的胸膛里冲刺,要冲出一个缺口,迸射到云天外去。

柳芽儿跟霜雪的大决战拉开大幕后,铺天盖地的花朵阵就潮水一般扫过来。白色的苹果花樱桃花,粉色的桃花山茶花,还有无数叫不出名字的大花小花,想来的都要来,该表演的都要表演。北边的玉峰寺,好几百年一直是春天的焦点。内有一株茶花,称天下第一茶,花事惊天动地,人们按捺不住要游春了。出发前,备一只火锅,木炭一筐,时鲜蔬菜种种,杀一只鸡,切一截火腿,做一摞粑粑,作料齐备,记住酥油茶筒是千万少不得的东西。

太阳初升,一家人上路了。他们在密林间徜徉,逗树上的鸟儿唱歌,折柳枝编帽子戴在头上,放声朗诵唐诗宋词中的精彩句子。他们心爱的狗在草丛中打滚,欢叫声响彻了整片树林。他们喝小溪里冰凉的泉水,再捧些来洗眼睛,希望自己青春长驻。

目的地往往是一座建在山窝里的寺庙。营地则是风景奇绝的地方:森林深处,靠近水源,地势平整,人迹罕至。他们很快支好三脚架烧上茶壶,准备打酥油茶。孩子们钻出丛林去拾柴火,女人们点燃火锅将鸡肉火腿肉放下去。一会儿工夫,肉香就溢满了丛林,他们开始喝酥油茶吃粑粑。

这类活动的宗旨是漫游,解放身心。只要有兴致,你尽可以跟草木谈情,跟鸟儿聊天,甚至在丛林里放心地睡上一觉。你的细胞充分活跃起来,想象力也前所未有兴奋。你心中涌动着温情,儿女绕膝让你得到安慰,看到了上苍给你的补偿。他们要把所有的东西吃完才回家。有的人家露宿在丛林里,烧一堆火,互相依偎着度过漫漫长夜;有的人家甚至在山上逗留好几天,尽兴方归。

春的高潮大年初一,纳西人是在坟山上过的。

你可以把它看成一场规模空前的郊游活动。纳西人做任何事都一样,不喜欢弄得太正二八经。他们要在祖坟上安排一场丰盛的筵席,除了按秩序磕头时要板着面孔外,儿孙们可以满山乱跑,尽情吃喝谈笑。他们渴望与自然亲近,嬉戏,并盼着死去的亲人也来参加这心灵的狂欢。

老人们会趁兴向儿孙指示他们未来的坟位。坟位是有秩序的,每一辈埋一排,有多少排就延续了多少代。孩子们还不能理解死亡的意义,他们反复向长辈询问哪个是自己的位置,生怕搞错。他们怀着奇特的兴奋感在自己将来要埋入其中的那个地方打滚,翻跟斗,捉猫猫;他们甚至讨论换位置的问题,谁应该睡中间,胆子大的应该呆在最外边。女孩们困惑地趴在祖父的膝下,慈爱的长辈告诉她们,这里没有她们的位置,她们的归宿在婆家的祖坟山上。这是学习死亡的第一课,每个纳西人从一懂事起就必须年年温习,直到他们可以视死如归,再用同样的方法去教育他们的后人。

春天的兴奋之处还有婚嫁、请春客和新生命的诞生。婚嫁一般安排在腊月农闲时节。这是乡村的节日,男女老少一齐狂欢。请春客是大年初一以后的一项系统工程:从初二起,沾亲带故的人们轮着庄在家里设宴款待亲友,沉溺其中个把月,得乐趣无穷。如此大规模大力度的“放纵玩乐”呈现排山倒海之势,看得出他们重情的程度和自我调节时的大气。嫩芽蓬勃之时,牛妈妈和马妈妈带着各自的孩子在田野上吃草。小马驹很天真,早早就发现你在朝它走过去,为了示威,它突然就先朝你冲过来,吓你一大跳。是放学路上的小学生的话,一声尖叫就哭出来。但是,它冲到你身边,突然就停下,打量你。它的好奇心不比你低。

春天变深是从味道上来的。到处弥漫青草的气息,洋溢的青草味缠绕不去,直到天空被一层层岚气抹得深一块浅一块。春天在百花争艳的同时带来了雨雾及空中恍惚无言的面孔,发自骨骼深处的疼痛。它们最终会回到一棵树的枝条上,这时候蝴蝶会来,躺在地上一张一合,似乎在玩耍。狗从它身边跑过去,没有看它。蝴蝶一直在那里,直到第二天清晨它才不知去向。
  (作者系丽江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