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慢品巍山
来源: 作者:陈 泽 发布时间: 2018年07月06日 09:23:58 文章点击数:

从记事那天起,就晓得巍山城里的铺子要到早上十点以后才开门。所以,住在农村的人,都晓得去早了买不着东西。这样想着,心里也就不急。更何况,长长的日子大大的天,急有什么用?

事实上,巍山农村人家吃早饭,也是慢悠悠的从十点左右开始。十点以前做什么呢?无非要到村外挑水(人畜饮用水,那些年月没有自来水)、砍柴、割草、喂牲口,挑粪亚田(施肥),侍弄自家菜地,或出早工,苦点工分。那个时候,糙肠寡肚,缺少荤食油水,甚至连吃的都没有,日子过得清苦,眼睛发花,就盼着早点过年、过五月端午、农历七月半(巍山民间要用合好的白面雕花,雕鸡兔鸭小鸟等动物造型的图案,然后放进油锅煎出来,先谢过天地国亲师灶君神灵祖宗先人和逝去的亲人,然后慢慢享用)、八月十五(中秋节)解解馋。

尽管如此,日子还是过得简单充实,没有一门心思想着要去挣钱的概念。况乎当时的形势环境条件等因素决定了如此,大家都这样活着,你想标新立异搞另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想都别去想。不然,“投机倒把”“割资本主义尾巴”“思想反动透顶”之类的大帽子戴到你头上,不整死你也得脱一层皮。

十一点以后,若逢巍山大街天(不知从何时起,约定俗成五天一街,至今如是)不出工或有闲心的乡亲,穿戴整齐,步行去城里赶街,或独行或相约了一起去。一路上,美丽风景映入眼帘:天上,是飞翔的燕群或身影矫健的鹞鹰或鸽哨悠扬的鸽群或其他一些不知名的鸟儿;树上,房前屋后,路边随处可见叽叽喳喳的麻雀,丁丁雀;还有翩跹起舞的蜻蜓,蝴蝶,在丝网中随风摇曳荡漾的黑蜘蛛、花蜘蛛;五彩缤纷蔷薇花,牵牛花,鸡冠花,月季,野玫瑰;列队守望的稻草人,守夜人搭建的窝篷;清澈见底的河水,水草中悠闲觅食的点水雀,随风摇曳的柳丝;及至红霓彩霞,如黛的远山,散淡的烟岚……这四时风物,水一样渗透灵魂深处,顿觉赏心悦目,怡然自得。

现在想来,缺乏交通工具,常年四季走在古朴乡村简陋的土路上,反而脚板有力,身体硬朗。流很多的汗,吃点东西,一身轻松,享受简单的快乐。

那个时候,我没有听说过运动锻炼,健身养生之类的词汇,也没有听说过吃的东西不安全,还有如今人人自危,满腹狐疑的这样那样的激素毒素膨大素生长素,抑或染色剂添加剂农残什么的,生活在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春和景明的环境中,看见周围的人身体素质、精神状态挺好的,各种要命的疑难杂症怪病不像现在这样多如牛毛,谈癌色变,忧心忡忡。……扯远了。回归正题。

来到街上,女人们领着娃娃去吃油粉凉虾卷粉糖火烧沙参蜜饯什么的,买几个点了各种颜色的米花糖,沙林果(冰糖葫芦),或彩色风车,面古灵(不倒翁),泥做的各种小动物造型的“嘘嘘蝈”。分享着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手艺(工艺)所带来的快乐,慢悠悠走在与乡下形成天壤之别的古街上,左顾右盼,恬适怡然。浑然不觉中,娃娃开心,大人也笑成了一朵花。觉得日子就是过给自己看的,开不开心、自不自在,真的与别人无关。

在巍山做南诏工艺传承的阿曾说得好,在如今这个忙碌浮躁的社会,因为疲劳,我们错过了太多的风景;因为压力,我们产生了太多的负面情绪。时光流逝,岁月如水。不妨停下来看看已然濒临消失的古老的工艺传承,这是一座千年古城的文化根脉所在。也是我们精神和信仰的皈依所系。想想我们的祖先尊者,用自己的阅历、胆识和智慧,把简单的生活用品和劳作工具,上升成为文化的高度,艺术的高度,有意无意之中,这种文化的觉醒、昭示和彰显,何止令人钦佩、景仰和感动!

这边,嫌女人娃娃啰嗦麻烦的男人们,自寻其乐。三五邀约,难得吃一台晌午(进馆子打牙祭)后,便一屁股坐进古城油巷火巷竹壁巷附近的茶馆,要一盏烤得香喷喷的盖碗茶,讲白话,聊家常,直喝到太阳偏西,晚霞渐浓,才将目光从参差不齐的青石古街、茶马古道,抑或长满野草青藤的斑驳老宅上移回来,重新收拾好心情,带着满嘴茶香酒气,一脸闲适满足,慢悠悠回家。赶一趟街,花几块钱,在那时已算非常奢侈。但没人觉得可惜,花得不值。农村人大度,不爱多想。思想简单,日子也就不会复杂。有时想想,一个人生活在世上,不过赶一趟街而已,生命和情感随时充满变数。要复杂做什么呢?

不论男人女人,进城赶街,巍山最重要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城古楼(拱辰楼)是必去的地方。我在巍山长大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城古楼周围被鳞次栉比的店铺小摊拥簇依附,成为巍山最热闹的场所和核心区域。楼下的通道(城门洞)卖茶的,卖烧饵块的,卖油粉凉虾的,应有尽有,从早到晚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很多人到了城古楼,即使不买东西,心理上也有满足感,归宿感和自豪感,觉得没白去城里赶一趟街。有时围着城古楼转来转去,不期然中,大半天过去,一点都不觉得累。不仅如此,总感到意犹未尽,眷顾有加。来了还想再来。城古楼成为了巍山农村人,城里人最爱去的地方。至今莫不如是。不管世事如何纷纭更迭,也不论岁月如何饱经沧桑,城古楼如何宠辱不惊。知书识礼、淳朴厚道、热情好客、富有涵养的巍山人莫不对她顶礼膜拜,呵护如初,一往情深。

相别气势巍峨,雄视一方的城古楼和典雅可掬,小家碧玉般温婉袭人的古城,男人女人回家,继续做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开始烧火煮饭吃。一家人在不太明亮的水火油(煤油)灯、马灯、蜡烛或电灯灯光等光源的映照下,伴随房梁上喜燕或麻燕的呢喃软语,围着毕剥作响的火塘和炒菜的咣当声,讲一些有一句无一句白话,烟熏火燎的灶房与褐红色的脸庞交相融合在一起,看上去更接近泥土一般本真天成的色彩。如此,反而更多了一些自然古朴,情趣盎然的味道。

喷香的锣锅饭(有米饭,更多的是包谷饭,豆焖饭、洋芋饭等五谷杂粮烹饪的食物)熟了,待安安静静或热热闹闹吃完之后,再热水洗个脚脸,便慢悠悠各自睡去。没有电视录音机VCD,缺少娱乐场所和节目,只有一月或半月一次的露天电影。黑灯瞎火的村庄,睡觉是回报生命最好的方式。偶尔传来几声狗叫猫叫或老呜狸(猫头鹰)的呜呜声,虽然听着有些孤寂突兀,但对于睡眠普遍都不差的相亲来说,没有丝毫影响,反而是一种特有的,不可多得的催眠曲,它和蛐蛐的声音,其他昆虫的声音,构成了美妙无比的小夜曲,伴随村庄和乡亲度过了一个个宁静恬适的夜晚,有梦无梦又何妨!

进入改革开放搞活的时代,在市场经济主宰、主导之下,摸着石头过河,先行先试。巍山也不再是世外桃源和春风吹不到的净土,融入了席卷而来的时代浪潮。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一切也都在悄然改变。从观念理念,思想意识,审美标准,价值取向和评判,到行为方式和追求路径,莫不如此。在农村,大量年轻男女外出务工,留下了不少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出现了“空壳村”。

一方面,一些田地闲置荒芜,无人耕种;另一方面,一些田地被工业园区、产业发展项目、交通建设项目租用或征用,导致土地减少;极端天气频发,要么干旱少雨,要么暴雨突袭,防不胜防;水污染、重金属污染、农残、激素、添加剂、染色剂、毒素滥用,导致食品不再安全,质量难以保障,危机四伏;天灾加人祸,加重了自然生态环境脆弱不堪。

在生活成本不断加大,相互攀比成为无奈又无助的现实背景下,不少人背负着重重精神压力,一门心思、千方百计只想着苦钱养家糊口,想着如何将日子过得好一些。这没有错。基本社会保障的缺失和不完善,这不是哪一个人的责任。社会发展的诸多矛盾问题,由来已久,积淀太深,错综复杂。只能慢慢梳理改变,让它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想说的是,有再多的无奈和纠结,巍山古城的节奏似乎没有快多少,不信你去古街上走走看看,很多人在老宅的屋檐下一坐就是大半天,满脸祥光禅意;一堆人围着象棋心无旁骛,无暇他顾;古玩铺吻合了古城不曾老去的时光,有缘人抑或怀旧的人,进去了便不想再出来;蒙化老家让人想起了巍山大户人家昔日的辉煌与繁盛。如今一百多年过去,气势底蕴依然不减当年。在蒙化老家,再浮躁喧哗的人,最终都会安静下来。在袅袅茶香中,似乎没有放不下的心事,解不开的心结。“世事洞明皆文章”。蒙化老家让天南海北的人悟到了慢下来的真谛。不着一言,回首已释然。

巍山古城一条名为油巷的逼窄巷道内,有一位陈姓老人,按她的话说,她一生就做了一件事情:卖凉虾、冰粉。老人从18岁起开始做凉虾卖,如今91岁了,天天都看得到她在油巷卖凉虾、冰粉的身影。风雨无阻。老人说,每天陪着熟悉亲切的古城慢悠悠熬日子,觉得挺好的。一个人的能力有限,能将一件事情做好,也就满足了。传统特色小吃是巍山饮食文化的根本,不能丢掉。不然对不起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民族文化瑰宝。而没有了传统特色小吃,巍山古街的韵味也就淡了,散了,不完整了。

在巍山古城地标性建筑之一钟鼓楼(星拱楼)前面的南街上,同样专营巍山传统特色小吃的陈女士从十多岁起,专做油粉、卷粉、凉米线卖。如今50多岁了,依然不改初衷,不忘初心。陈女士说,做小吃卖也没想着要赚什么钱。一直以来,她最大的心愿是让顾客放慢脚步,吃上地道的巍山传统特色小吃,下次还想再来。

有人说,“南诏文化发祥地巍山,从来就是慢生活无处不在的地方,想快不见得就会快起来,因为这是千百年来积攒(淀)下来的历史特色,也是一种人文情怀所在。这其中,各类传统特色小吃,让人体会到了慢生活的情趣和快乐。感受到了一座古城的无限诗意和典雅境界。”

巍山南诏古街,茶铺从早到晚人挤得满满的。盖碗茶几块钱一杯,店家不图找(赚)什么钱,就喜欢跟新老顾客成天泡在一起,分享古城安静如水的时光;想必店家晓得这样的氛围韵味弥足珍贵,一旦失去了便不会再有。何况人是群居动物,喜欢热闹。想象一下,你再有钱,富可敌国,出入香车宝马,住有花园洋房、音乐温泉伺候。如果长期处于孤独寂寞困顿失落状态,又有什么用呢?借用一句曾经的网络热词,“神马都是浮云”!有人则云,离开曾经的拥有,哪里来的天长地久?

或许,在曾经的古城文化书院、大户人家老宅、马帮客栈、民俗博物馆、蒙阳公园、文庙、南诏博物馆等场所呆上几天十几天数月一年甚至一辈子用生命相守于斯,都不觉得时间的流逝和漫长。在这里,能真切感受到建筑物久远却鲜活的呼吸,一种荡涤肺腑和心灵的清幽氛围怡然气韵挥之不去,靠近你,温暖你,融化你。让你欲罢不能,如沐春风。却又安之若素,身心通透如佛。

巍山,不急。不信你去看看古宅里那些生机盎然、四时春意无限的各色花树,那是靠主人日复一日的悠然从容呵护出来的。你也可以去看看那些遛鸟人,如何早出晚归,在如诗如梦的鸟声中沐浴清新的空气,明丽的阳光,燃烧的暮云朝霞,让目光和梦想像露珠一样晶莹,花朵一样开放,果实一样成熟。你还可以去看看南诏文化广场上那些如痴如醉的舞者。每天,他们如何在原创地方民族音乐的引领下展开有力的脚步,完成一个接一个热烈欢快、奔放自如的舞蹈动作,不知疲倦,酣畅淋漓,尽兴而归。

你还可以去看看那些每天早晚成群结队徒步巍山大小寺、巍宝山的健身群体,如何带着灿烂舒心的笑脸,全身心融入大自然的怀抱,不想留下丝毫失落和遗憾。一位常年徒步大小寺的健身者说,巍山有好多处地方适合户外运动健身,每天放眼沃野田畴,绿水青山,极尽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享受天然氧吧的惬意、自在乃至奢侈。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宠辱不惊。真切感受到了巍山慢生活的另一种内涵。人生在世几十年,只要做人做事问心无愧,不妨放慢脚步,活得真实自在一些,从容一些。应和了生活原初的节奏,体现出生命价值的多重色彩和涵义,不是很好么?

古城之夜/一场雨后/你一个人坐在街边/旁若无人/自斟自饮/气定神闲/灯光清幽而斑驳/映照着古城/遍寻不见的脉络/有了栖息的驿站/也将疲惫的目光/安放自若/茶香千古/红尘万里/留给岁月/一副饱经沧桑的脸庞/一任时光审视玩味/休顾众生来来往往/偷得浮生半日闲/何妨一盏在手/于和风细雨中/将诸事抛却脑后/味浓味淡皆泰然/世事纷纭/九九归一/了然便释然。记者这首名为《街边茶客》的诗歌,被读者誉为“巍山慢生活的生动写照”;“以无限诗意的视角,折射出巍山古城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独特文化内涵。也让读者在玩味之余,重新审视和理解巍山人那份与生俱来的含蓄内敛,闲适淡泊,率性悠然的品性气质”。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