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千年古刹 西山延爽 空翠如积
来源: 作者:王德华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29日 09:09:03 文章点击数:

一座寺院的历史和文化,常常以诗歌、散文等形式来表达。没有诗歌散文描写的寺院将会是什么样的?我们难以想象。

风格迥异的寺院文化,是历代文人墨客、僧俗诗文作品的结晶。华亭寺、太华寺以其独特的景致与文化,嵌在了昆明文化历史的长卷中。黔宁王沐英游太华寺,深受感染,建了“思召堂”;“艮斋老人”李澄中在这里睹物思情……云南状元袁嘉谷,督军唐继尧,省主席龙云,民国代总理李根源,亦官亦文周钟岳,卢汉,赵藩,陈荣昌等灿若繁星,他们先后留下了赞颂华亭寺、太华寺的诗词、散文、楹联。这些文学作品,无不透射出云南佛教的光芒,无不彰显出云岭文化的辉煌与灿烂。

黔宁王的“人境俱佳”之地

  沐英(1344年—1392年),字文英,濠州定远(今安徽省定远县)人,明朝开国功臣,军事将领,明太祖朱元璋的养子。洪武十四年(1381年),与傅友德、蓝玉率兵三十万征云南。云南平定后,沐英留滇镇守。期间,大兴屯田,劝课农桑,礼贤兴学,传播中原文化,安定边疆。沐英死后,朱元璋十分痛心,命归葬京师,追封黔宁王,谥昭靖,侑享太庙。沐氏子孙世代承袭,镇守云南,直至明朝末年。

洪武十四年(1381年),沐英平定云南之后,闲暇之余来到了风景秀丽的昆明西山,面对清净雅致,禅意幽深的太华寺,沐英写下了典雅古朴的《题太华山佛严寺记》。一时间,引得云南无数文人墨客,纷纷来到太华寺题咏留迹表述心情。

山川钟毓秀,有其地则有其人,或繁华为城市焉,或清绝为寺宇焉。居城市者,固当有德以化俗;处寺宇者,尤当有德以兴教。能如是,则可以享其福而称其地矣。

滇池之上,突然而高、蔚然而秀者,碧鸡山也。山之肘腋有寺,曰“太华”,乃云南奇特之境。居者有其乐,游者爱其胜,然而居之、游之必有其道,岂可视为玩好之区,放逸嬉戏而已哉?今之人得以饱暖无事,相从於此者,盖皆圣朝太平之余泽,况居此地,享此乐,则思所以报之者。亦曰:兴其教,化其俗,其以不忘四恩之重而已。佛道以戒律为始,诚能念念在此,笃守力行,则不淫、不杀、不盗。不贪如鸡,不嗔如蛇,不痴如豕,虽未成佛,固亦佛之徒也。俾游观者因山林楼阁之胜,而睹端严慈善之仪,而起去恶迁善之心,则为士者庶知尽忠,为农者庶知务本,工不巧伪,商不奸欺,遵国法而叙人伦,君臣、父子、夫妇、长幼各得其分,是即有德之士为山林主,可谓人境俱胜矣。

来游之众,赋诗满壁,各言情景之壮,虽亦有感於人,而其词婉媚,或有弗能晓者,故今直以实言告之,庶观者之有儆也。

昆明市图书馆2006年编写的《历代散文品昆明》对此文有这样的简评:从文章的题目和作者身份来看,这是一篇悬诸寺庙的文章。其主旨,是劝诫游人“游之必有其道”,即游览、休闲要有标准,要上档次,不能只是“放逸嬉戏”而已。作者因地(寺庙)而言,从佛道的戒律生发开来,说人们应当从山林楼阁的美好,庄严佛像的慈善中想到去恶向善,遵纪守法,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这样才能人称其地“人境俱佳”。文章颇具启发性,其基本精神,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题太华山佛严寺记》,语言直白流畅,说理深入浅出,恳切周到,可见作者的良苦用心。虽如此,我们依然可以从这篇文章中看到,沐英对太华寺旖旎的风光和清幽的环境大加盛赞。此后其子沐昂也有五言律诗《游太华寺》。诗云:“佛严古禅寺,地僻远人烟。飒爽风檐竹,清冷石窦泉。碧鸡初过雨,落日欲归船。此景俱相宜,令人思豁然。”描绘出了太华寺的宁静清幽。“暇日寻幽兴未涯,白云深处有僧家;重过方丈题佳句,闲依阑干看落花;奇树隔溪闻好鸟,青烟度竹煮新茶;坐来顿觉尘纷息,回首西岩日已斜”。诗中提到的赏落花,听鸟啼,品新茶,句句写实,透出了人与寺情景交融,流连于斯而物我两忘的闲适与洒脱。

艮斋老人西山抚今思昔之情

  李澄中(1629年8月7日—1700年6月22日),字渭清,号雷田,又号渔村、怡堂,晚号“秋水老人”“艮斋老人”。山东诸城人,清初著名文人、史学家、诗人、藏书家,一生著作颇丰。少颖异。弱冠为诸生,每试必冠。康熙十八年(公元一六七九年)试中“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又充明史纂修官,奋笔侃侃无所避。得康熙帝赞赏。相国梁公(梁清标)荐为文,“操纸千言立就” ,称赏不已。

李澄中学识渊博,其诗中和,宗盛唐文,雅洁有法,尤精五言古律,其词多比兴,文笔遒练,尤善于碑传记事之作。任丘庞垲谓李澄中与新城王士祯、德州田雯三人“鼎足而立”,士林称三人为“山左三大家”。

1690年,61岁的李澄中受命典云南乡试。期间,与同僚友朋一同登太华、访华亭,写下了《登太华寺大悲阁望滇池作》《游太华寺记》和《游华亭寺记》等一系列赞美昆明名胜古迹的诗文。在诸多的云南美景里,李澄中抒写的重点都绕不开滇池,从多个角度描绘了滇池的美丽。他的《游太华寺记》,站在太华寺大悲阁,总览滇池全貌,“游温泉之明日,范公眉山邀游太华寺。晨起入楼船,船阔六楹。是日风色恬平,乃登楼凝眺,一碧十余里。日中达西岸,捨舟,肩舆蹑山背。初入三四十步,辄闻涧水声。螺旋五里许,至太华寺门,登大悲阁。前对滇池,池周五百余里。其北为草海,居人网鱼,取水草。其中水深处为白荡,阔十里余,中横一埂。 其南为昆海,统名曰滇池。”诗人还引经据典,融入了许多历史掌故,道出滇池之名的由来: “汉武帝凿昆明池,习水战,盖像此也。郦道元谓,源广末狭,有似倒流,故名曰滇。”诗人置身其中,“四望远山环列,秋水如掌,旷然心目间,不知身之在天末矣”,感叹“山川雄秀,故英隽亦往往间出焉”,顿生兴亡之感。

“埂外战垒隐隐,王师破贼时所筑也。乃下折而左至与碧亭,其地平旷,窈然深远。循廊而右,过鬟镜轩,读眉山所谓太华山记。复至大悲阁小饮。日西下山,还至舟中。时西南风起,船小大悉张帆。道旁芦花,瞥过数十顷。眉山家僮吹洞箫歌,歌声出水上,远闻与丝竹相乱也。回望西山,夕阳半规,众山同紫。盖滇城西为碧鸡山,太华、卧螺皆其一峰耳。东为金马山,凡在东者,皆为金马山也。山川雄秀,故英隽亦往往间出焉。抵城入夜人静矣。同游者中丞王公在兹,比部刘君霖苍,处土万子尔梅。”

檐前秋色挂昆明 湖中鸥鹭棹歌声

  李澄中的《游华亭寺记》,写泛舟滇池上,“水与天争,山迎人笑,芦阻路而船绕,风扬帆而岸低,致足乐也”,融入了浓郁的山川人文情怀,回顾了华亭寺的兴衰,感叹“江山如故,金碧已残”。

《游华亭寺记》原文:泛滇池而西,水与天争,山迎人笑,芦阻路而船绕,风扬帆而岸低,致足乐也。泊燕子沟,陟华亭寺,三里山径,沾屐无尘。七月秋风,扑面犹火。浮图矗云而峙,禅关拨雾而开。于时夏莲一溪,尚擎残盖;山茶万树,渐茂新枝。汲清泉而浣素襟,倚雕栏而证浊劫。碧鸡翅下,十亩新辟;青草湖边,一碧无际。

因忆夫至正皇风,供星辰于边裔;元峰老衲,悟云彩之前身。书丹有散散之仙,布金创巍巍之殿,寺之初盛时也。天顺赐敕,沐藩贡表。相晟初建,美前王避暑之宫。用修遥集,题归僧画图之句。山岳之秀,萌芽之诗,寺之再盛时也。逮沧桑之浩劫,嗟云笠之僧众。上人庆有,中兴佛门。花马国之高吟,远传衣钵;句吴君之后裔,旁隶文衡。僧俗判之,诗酒同之,寺之三盛时也。

今何时乎?寺何如乎?江山如故,金碧已残。长廊三面,空留白鹤之迹;劫火千年,屡换红羊之运。孙子荆八分刻石,笼少碧纱;方山子百镒输金,碑封苍藓。古人往矣,能勿慨然?假令展翼而高眄九垓,驰辔而澄清四海,既不见测于鹪鷃之识,何必自适于猿鹤之群。乃者,讶履杖之重游,山灵笑我;知津梁之已倦,古佛无言。

夕阳西下,梵林余不尽之光;贝叶东来,世界悟无形之字。嗟夫!南园题字,笑口孰开,西山延爽,空翠如积。虽众籁俱寂,而元音如有闻。虽百鸟已归,而游情无或倦。渐无柳州之笔,敢恋壶公之居。所以水月送烟,半航欲湿,山风撼竹,万叶皆飞。归帆而卧,犹彷佛碧莲座中,玉兰阶下也。这些诗文真情与美景交融,现实与历史交汇,都充满抚今思昔之情。

在游览名胜时,李澄中联系云南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即兴赋诗,发思古之幽情,蕴含着浓郁的怀人怀古之情。《登太华寺大悲阁望滇池作》云:香台高拥万山平,无数烟云涧下生。杯底岚光浮太华,檐前秋色挂昆明。空余战垒悲戎马,似有霜风动石鲸。我醉欲留归路晚,湖中鸥鹭棹歌声。

古今名人名流描写歌咏太华寺、华亭寺的诗文数不胜数,上述内容仅仅是沧海一粟,管中窥豹。虽如此,摘录出来向大家再次介绍华亭寺、太华寺悠久的历史文化,以期小中见大,使大家在欣赏优美诗文的同时,能从中感悟到千年古刹所蕴含的深厚历史文化底蕴。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