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白云出岫原无意 沧海横流不碍胸
来源: 作者:王德华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29日 09:07:57 文章点击数:

太华寺石牌坊两侧,前人题写的楹联上有“无照”“岩栖”字样。

“又南过一村,乃西南上山,共三里,山半得华亭寺。寺东向,后倚危峰,草海临其前。由寺南侧门出,循寺南西上,南逾支陇入腋,共二里,东南升岭,岭界华亭、太华两寺中而东突者。南逾岭,西折入腋凑间,上为危峰,下盘深谷,太华则高峙谷东,与行处平对。然路必穷极西腋,后乃东转出。腋中悬流两派坠石窟,幽峭险仄,不行此径不见也。转峡,又东盘山嘴,共一里,俯瞰一寺在下壑,乃太平寺也。又南一里,抵太华寺。寺亦东向,殿前夹墀皆山茶,南一株尤巨异。前廊南穿庑入阁,东向瞰海。” 徐霞客笔下的太华寺花木繁茂,清静幽雅,为后世留下了一幅幅珍贵的历史画卷。太华寺在近千年的岁月长河中,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修行僧,历经磨难,宠辱不惊。

庭花深处绕回廊 撩人清梦只疏钟

元代初年,云南的大乘佛教兴盛,创建佛寺,高僧辈出。其中,雄辩法师的高足,玄鉴禅师(1276—1312年)游历中原,遍访高僧,远赴浙江天目山,追随禅宗高僧中峰习禅,3年后回滇。玄鉴对佛法、禅理的参悟日益深透,返回云南后讲经说禅,信徒日益增多,声闻远近。适值梁王在碧鸡山创建佛严寺(太华寺),慕名迎他住持寺中,成为该寺的第一代开山祖师。

玄鉴声名远播,前来佛严寺皈依后,他的信徒逐日增加,佛严寺香火旺盛。元二十三年(1286年),他首次为佛严寺购置常住田。足见玄鉴对佛严寺未来的发展颇具苦心。

“滇中花木皆奇,而山茶、杜鹃为最。山茶花大逾碗,攒合成球,有分心、卷边、软枝者为第一。省中推重者,城外太华寺。”经过百年的发展,到了明清两朝,太华寺在仕绅、官宦和文人的眼中,已经成为了一处难得的环境清雅,禅意深幽的修身养性之地。骚人墨客,凡游旅至此,无不登临送目,赋诗抒怀,留下了许多赞美太华寺的优美诗词和千古文章。

明正德九年进士、昆明人傅良弼《宿太华缥缈楼》诗云:“缥缈波光绕玉绳,独衾不敌海凉增。瞳昽渐觉华山晓,云淡花宫一夜灯。”描写了太华寺及滇池的夜景,意境幽远,景幻迷人。
清代“瘦马御史”钱南园《宿太华寺》:“半壁苍烟拥薜萝,江禽啼处晚船过。树交危磴盘青霭,天纵飞楼纳白波。夜不分明花气冷,春将狼藉雨声多。愁中不暇耽幽兴,佳山佳水奈尔何?”苍烟、晚船、青霭、白波,是钱沣暮春时节夜宿太华寺所见到的景致,他把太华寺及周边环境色彩的感悟完美融入了诗中。

时间到了近现代,太华寺魅力不减,风采依旧。袁嘉谷、张学智、陈古逸、张维翰等名流在此留下诗碑,以不同的角度和感受,盛赞太华寺。如张维翰的《太华纪游》:“小径斜通竹万竿,石价历尽步虚坛。秋深桂蕊开香国,春暖茶花簇锦团。佛像庄严存古殿,仙山漂渺起层峦。入门顿觉清凉甚,浑似移身在广寒。六百年来选佛场,劫灰几烬感沧桑。开山胜迹思元代,题壁新诗续沈阳。曲水源头穿瘦石,庭花深处绕回廊。荒台犹剩栏干在,经石重修海月堂。客来何处荡尘襟,鬟镜轩高暑不侵。一碧漪涟盈万顷,深红轮奂透疏林。横波帆影如飘叶,滴涧泉声疑弄琴。阡陌相连村树晚,幽蝉低唱绿杨阴。碧鸡金马峙西东,把酒凭栏挹远风。烟火万家苍霭外,楼台百尺翠微中。登高敢谓群山小,吊古空余夕照红。抚景兴怀愁满眼,茫茫尘劫几时终。避嚣西上太华峰,一枕松荫午睡浓。入世难为普渡佛,归田终羡自耕农。白云出岫原无意,沧海横流不碍胸。猿鹤相过都未觉,撩人清梦只疏钟。”

到1924年(民国13年),云南督军兼省长唐继尧下令将太华寺拨归昆明市政公所管理,改建市外公园。抗日战争爆发前,云南省主席龙云开始注意省会地方的园林建设。1936年下半年,“太华圆通公园工程处”成立,委派留日学过园艺、曾任昆明市长的庾恩锡负责其事。太华寺在原基础上增建回廊,添置花木,拓平行道,粉刷和修葺殿宇房舍。但“太华寺收归市府作为公园,寺僧已云散矣。”周钟岳在《惺庵诗稿》中有这样的记载:“太华峰顶古招提,高插层霄望欲迷。石罅云生棲殿角,湖滨水缩露沙脐。僧随鹤去留瓶钵,人似鸿来踏雪泥。差喜吾侪腰脚健,幽岩穷谷恣攀跻。”

太华寺历经坎坷得以重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太华寺虽然得到了不断修缮,但长期归园林部门管理。佛教界认为,太华寺应交佛教界管理。于是,作为省政协委员的昆明市佛协会长心明大和尚多次提交提案建议,希望政府能够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把太华寺移交给市佛协,打通最后一公里,这样也体现了党委政府贯彻落实党的宗教政策,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不留尾巴的决心和魄力。”心明大和尚说,自己在任昆明市政协常委时,就不断地建议昆明市园林部门按照宗教相关政策,尽快把太华寺划归佛教界。这件事引起了省政协的高度重视。省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牵头,主动与昆明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商谈,期间还召开过几次协调会。太华寺的管理问题得到了昆明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进行了多次实地调研。在看到昆明佛教界有能力和决心把太华寺建设好、管理好的情况下,市委、市政府终于下决心,解决了太华寺的管理问题。

2006年,昆明市政府下文,太华寺正式移交昆明市佛教协会。当年3月,太华寺终于由园林部门正式移交到市佛教协会,又由市佛教协会移交给华亭寺。作为华亭寺下院的太华寺,自1956年划给园林部门使用,时隔50年后,终于又划归了华亭寺。

心明大和尚回忆起当年的情况,不无感慨地说,宗教界的老一辈提了很多年,到我这里又提了很多年。如今归华亭寺管理了,又面临着各种困难,特别是对三大殿的抢救性修复。仅靠佛教界自身的能力,财力非常有限。鉴于太华寺重要的历史地位,华亭寺还是尽己所能,用最快的速度把三大殿堂修缮起来,也算是了了一件事情。特别是缥缈楼,如果不抓紧时间修缮,雨季一来,就随时面临倒塌的危险。

心明大和尚不遗余力地管理太华寺,也促使其他宗教房产历史遗留问题得以解决,给圆通寺管理接引殿和道教接收黑龙潭等趟出了一条路。当年,作为省政协委员的心明大和尚就太华寺接收问题,单独提交了一件提案。此后,心明大和尚又领衔并联合宗教界其他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件有关解决宗教房产历史遗留问题的提案。心明大和尚回忆,在做接收太华寺工作的时候,还有一段小故事:当时有人提出昆明还没有一座尼姑的寺院道场,太华寺可以作为一座尼姑庵。事实上,昆明的海源寺已经成为了尼姑庵,规模比太华寺还大。心明大和尚说,太华寺历史上就不是尼姑庵,玄鉴和尚是住持。此外,太华寺和华亭寺是上下院的关系,在太华寺山门前的石牌坊两侧,有前人题写的楹联“净扫烟尘,只关心千顷碧中,俨同无照。闲评风月,更放眼万峰青处,永怀岩栖。”其中“无照”“岩栖”都是华亭寺住持,足以说明两寺的关系。所以,太华寺不适宜做尼姑庵。此外,太华寺不能做尼姑庵,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太华寺移交后,华亭寺对大殿进行修缮,在替换主梁的时候,发现原主梁上面写有“民国二十六年四月八日滇省政府主席兼云贵绥靖主任龙云”“住持定安监院碧潭暨两序大众”的字迹,定安大和尚当时就是华亭寺的住持。因此,太华寺的来龙去脉是很清楚的,说它们是上下院的关系是有依据的。

在太华寺的接收问题上,省政协领导带队进行调研,并在原省宗教局(现民宗委)进行座谈,落实相关问题。昆明市委、市政府就太华寺的移交问题分别召开了常委会进行解决。太华寺移交问题落实后,政府很尊重佛教界的意见,相关部门征求心明大和尚的意见,选择移交的时间。因此,太华寺移交的时间是心明大和尚选择的。

落实宗教政策的参与者见证者

心明大和尚说,在落实政策的很多问题上,一定要稳、要准、要细,这三条是落实政策最基本的。稳就是不要急着表态,要把这些历史问题查清楚;准就是要有准确度,要尊重历史的传承;细就是要多看、多听各方面的声音,不能偏听偏看。

以太华寺为标志,很多宗教房产历史遗留问题陆陆续续得到了解决。比如在帮助道教落实真庆观的事情上,作为省政协委员的心明大和尚寻访了很多知情的还健在的人,其中有一个是心明大和尚老师公的徒弟。旧社会的时候,一直在真庆观,后来到了1952年土改的时候,真庆观还在使用,但是已经非常衰败了。这个人就从真庆观调到了黑龙潭,但没有停止香火和宗教活动。真正停止是1958年。这些重要信息,都是从这个人口中得知的。心明大和尚说,这个人是道协的会长,我至今还记得他叫陈理贵,我见过这个人。学生时候,我去黑龙潭玩,陈理贵还健在,就住在黑龙潭的斗姆阁。心明大和尚通过调研考察,掌握了真庆观1958年以前的情况。这些珍贵的一手资料,为落实真庆观房产历史遗留问题起到了重要作用。“我虽然是佛教界的,但我认为宗教界都是一家人,而且我还是政协委员,有义务有责任帮助他们。”

从1995年到现在,24年的时间(其间20年的政协委员生涯),无论是政协委员的心明,还是昆明市佛协副会长再到1998当选会长的心明大和尚,都参与和见证了。诸如莲花精舍的恢复重建,昆明佛教居士林的改造重建,海源寺和太华寺的移交,圆通寺接引殿的移交,道教真庆观和黑龙潭的移交等。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