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万里遐征”腾越游记
来源: 作者:刘 娜 刘 霞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08日 09:11:36 文章点击数:

在“极边第一城”腾冲,徐霞客与腾冲的“情缘”被广为传颂。1639年3月20日,徐霞客从大理启程,沿博南古道从永平县的兰津渡口过澜沧江到保山,于4月11日下午渡怒江,12日翻越高黎贡山,13日下午抵达腾冲,并在此地逗留了39天。腾冲是徐霞客“万里遐征”所到的极边之城,是他平生游历中经历的最危险的地方。也是他晚年最后考察的地区之一。

随着2018年“寻踪徐霞客大美彩云南”——媒体重走霞客路宣传推介云南旅游文化活动,首站走进腾冲,循着霞客当年的足迹,愈发感受到他晚年在腾冲考察时遇到的种种险境,及对探寻真理的不懈追求。《腾越游记》在他的西南行程中,不仅富有科考和探险意义,也是他毕生最成熟最有贡献的重要篇章之一。

攀石房洞山险丧命
徐霞客一生遍访全国名山大川,但在腾冲的石房洞山,他却留下了“若更生也”的感叹。石房洞山位于腾冲明光镇中塘社区,当地人称之为三尖山,山上有四洞,由南至北分别为蝙蝠洞、仙洞、粮箩洞、豹子洞,山体为石灰岩,洞为石灰岩溶洞。媒体采访团一行来到石房洞山时,远眺云雾缭绕中的山体,颇为陡峭。当年,徐霞客在游记中记载攀登时的险境:“久之,先试得其两手两足四处不摧之石,然后悬空移一手,随悬空移一足,一手足牢,然后悬空又移一手足,幸石不坠……”

“徐霞客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四月二十七日中午攀岩寻访山上的溶洞,经历了他平生旅游中最危险的时刻,几乎丧命,这里,成为他最危险的历险之地。” 腾冲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腾冲文化》编辑部主任韦成树研究徐霞客多年,据他讲述:徐霞客从滇滩前往明光镇,途中被石房洞山的雄奇深深吸引,至山脚后,不畏山崖陡峭,独自一人攀登垂崖,上山考察石洞。因其所仰攀石崖裸露,日久风化,岩石疏松,攀爬一段后,就处于上不能下也不能的境地,成为了他“生平所历危境,无逾于此”的地方。但徐霞客不畏艰险,最后攀上悬崖,到山上考察了两个溶洞后,又另找路下山,安全返回,发出了“若更生也”的感慨。韦成树还提到一个有趣的细节,当时徐霞客身上带的32文铜钱装在袖子里面,下山时全部掉在山上了。等下了山,徐霞客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他来到腾冲的一个小集镇,就把身上的一件衣服脱下来用竿子挑着卖,换到的钱还拿去买肉吃。从这些细节来看,徐霞客是一个非常豁达的人。

记述腾冲地热温泉第一人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腾冲造就了蔚为壮观的火山群和地热群,是我国大陆唯一的火山与地热并存的地区,世界罕见。腾冲热海景区内有较大的气泉、温泉群80多处,整个地段水汽交融,蒸腾弥漫,如烟如雾。

在腾冲热海,徐霞客写道:“溯小溪西上半里,坡间烟势更大,见石坡平突,东北开一穴,如仰口而张其上腭,其中下绾如喉,水与气从中喷出,如有炉橐鼓风煽焰于下,水一沸跃,一停伏,作呼吸状。跃出之势,风水交迫,喷若发机,声如吼虎,其高数尺,坠涧下流,犹热若探汤。或跃时,风从中卷,水辄旁射,揽人于数尺外,飞沫犹烁人面也。”

这里所描述的,就是今天人们在热海公园看到的澡塘河瀑布和“蛤蟆嘴”间隙喷泉。“蛤蟆嘴”喷泉的得名,是由于矿物质长年凝聚,形状色彩酷似蛤蟆。无论昼夜,高压蒸汽经年累月从形似蛤蟆的“嘴”里间歇性地喷射出来,喷气时就像蒸汽机一样发出尖利的呼啸声。几个世纪过去了,人们现在所看到的景观,与徐霞客当年对“蛤蟆嘴”的描述完全相同。

“徐霞客是记述火山地貌的第一人,也是科学考察腾冲地热温泉的第一人。”腾冲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彭华介绍,徐霞客在腾越大地冒险探奇,他不仅详细考察了打鹰山(火山地质公园),还对腾冲温泉地热现象展开了考察研究,相继考察了热海、永乐温泉、腊幸地热田和大洞温泉,特别是对古代热海(硫磺塘)的记录,又是在腾冲之游中最精彩、最富科学性的篇章。“腾冲的火山地热,秀美山川,在徐霞客的笔下活灵活现,他在游记中对腾冲火山地热的探访考察,堪称开先河之举,对于揭示祖国火山地热的自然奥秘,有着珍贵的价值和意义。”

39天写下三万多字游记
在腾冲的39天里,徐霞客不顾旅途劳顿,以极浓的兴趣和热情,观叠水河,游宝峰寺,探访阿幸厂,不知疲倦地对腾冲山水进行了详细考察。 “经对徐霞客腾越游记文字的研究,徐霞客游览腾冲,有着非常可靠的历史依据和现实依据。”韦成树说,徐霞客游历了腾冲现在的芒棒、腾越、中和、马站、固东、明光、界头等乡镇,在腾冲城住15宿,野外行程约800里,所行路线时间清晰,对一些山脉、河流、村落、池塘、道路、桥梁等名称进行科考,很多名称沿用至今。他重点考察的一些地方,已经成为腾冲著名的旅游景区或文保单位。

徐霞客在腾冲有着深远的影响力。他到腾冲时,就受到了腾冲各界人士的热情接待,特别是与绮罗人李虎变有着深入的交往。成书于清代的《腾越州志》《腾越厅志》及民国时期编撰的《民国腾冲县志稿》等地方史志中,均有徐霞客的人物传记。并在志书中收录了他的《溯江纪源》。《徐霞客游记》在腾冲也有着广泛影响,民间有多种版本,对他记述腾冲的部分,后人不断在研究、考释和解读。

腾冲人民一直未忘记这位千古奇人。如今,漫步于腾冲各大景区,徐霞客的身影总是闪现其中。热海景区建有霞客大道、霞客亭,在其他旅游标志牌上,清晰记录着徐霞客到此游览的故事。“徐霞客在天命之年踏入腾冲,留下三万字的腾冲游记,不仅充分诠释了他‘世间真文字、大文字’,也为腾冲留下了生命力极强的文化基因,是腾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韦成树说。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