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得课堂守得街旁”的闻一多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上得课堂守得街旁”的闻一多
来源: 作者:伏自文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08日 09:10:06 文章点击数:

2017年8月9日,闻一多长孙闻黎明来云南开会,住在云南师范大学本部。闻黎明在中国社科院工作,是闻一多的研究者,已出版多部著作。我们聊起了闻一多先生和云南的种种因缘……

西南联大从长沙迁到昆明时,闻一多刚好40岁。他主动要求参加徒步这条最艰难的入滇之行。有学生问他:“闻先生,像您这样的大教授,怎么放着火车、轮船不坐,和我们一起受这份罪?”闻一多笑笑,说:“火车我坐过了,轮船我也坐过了。但对于中国的认识,其实很肤浅。今天,我要用我的脚板,去抚摸祖先经历的沧桑。国难当头,我们应该重新认识中国!”于是,闻一多拿着几本书,带着孩子加入了这场教育史上的长征。当时,日本人公开承诺:“留下来教学,照样保证丰厚年金。”作为教授,闻一多可以有保姆、有厨师、有车夫,还可配两个文书,生活舒适又体面,但他“呸”了一声,拂袖而去。此等风骨,也正是闻一多先生在其门上贴的“鸟兽不可以同行,吾非斯人之人,与而谁与?”的真实写照。

徒步来到昆明后,闻一多在西南联大中文系讲楚辞、古代神话和唐诗三门课,立论新颖,考证严密,让学生充分感受到其思想之美、逻辑之美与才华之美。因此,不单是联大中文系、文学院的学生争着听这门课,就连理学院、工学院的学生也赶来听他的课,教室里里外外总是挤满了人。在这里,有一个关于汪曾祺与闻一多的小趣闻。当时汪曾祺给同学当枪手,写一篇关于李贺的读书报告交给闻一多。报告里的这句“别人的诗都是画在白底子上的画,李贺的诗是画在黑底子上的画,故颜色特别浓烈。”尤被闻一多赞赏,闻一多对这位学生的评语是:“你的报告写得很好,比汪曾祺写得还好。”

抗战全面爆发后,西南大后方的经济一度吃紧,闻一多的薪水只够一家8口人一周之用。因此他便常常带着孩子们到郊外去捉蚂蚱、田鸡等当菜吃,后来又挂牌刻图章。据吴宗济的《补听集》记载,闻先生有一手篆刻的功夫,于是就在公路旁摆起了“地摊”,为别人刻图章。当时在昆明中央研究院语言历史研究所任职的吴宗济回忆说,他亲眼见到闻一多在文林街旁的草地上铺了一块旧布,上面放上十几方图章石和印,盘膝半蹲半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等待生意上门。中国知识分子素来清高,以谈钱财为耻。作为一个深受传统文化影响的知识分子,为维持一家生计,闻一多不得不挂牌治印,其内心之纠结和痛苦,可想而知。在2000年前后,有一次我打开电视,恰好看见闻一多先生次子闻立雕先生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我深深地记得那个镜头:在回忆了自己年少时无意中对父亲的伤害后,晚年的闻立鹤,一脸的哀伤、歉疚和凄然……

此外,关于闻一多先生,我曾在云南作家欧小牧的书中,读到了一些印象深刻的细节……

欧小牧原名欧阳麟,生于剑川,上世纪30年代初,即开始发表作品。上世纪40年代,欧小牧与闻一多结识。在欧小牧《漏雨轩诗存》一书中的“生死情——闻一多先生被刺四十周年祭”一文中,欧小牧写到了和闻一多先生的认识:“1943年夏的一天,我到云南省立昆华中学访楚图南先生。当时,有两位须眉迥异的中年人先已在坐。楚先生介绍说,这便是当时十分出名的民主人士李公朴和闻一多先生……。闻先生人瘦毛长,面有菜色,身穿洗白了的蓝布长衫,第二枚纽绊都断了,衣襟一角拖了下来。一副拖衣落食的模样。”之后,该文写了闻一多贫困之中治印的情景,观之甚是感人:“到了1945年10月3日,蒋介石要叫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下台,令杜聿明发动军事政变,将龙云围困在五华山上。……我恐闻先生绝粮,慢步到他那里看看。先生正危坐治印,见我进来,问‘你可知龙主席在哪里?’我答‘可能还在五华山,他是个老军务,打惯仗的。先生不必为之担忧。倒是我昨天恰巧买了五升米,要不要送点来给你?’先生笑指脚边一堆薯,说:‘谢谢,谢谢,我还有,我还有……’。”此两段文字,以亲历者视觉,鲜活逼真地为今天的读者勾勒出了当时闻一多先生的困窘,读之,既亲切又忧伤。

在1993年出版《欧小牧文集》(第一卷)之前,他将《记闻一多先生》一文专门收录书后,还写有附记。在附记中,他说:“现将其再次发表,目的不是表白我曾是闻先生的朋友,而是想告诉有志于学诗的朋友,要学作诗,首先要学做人,做大写的‘人’。为了祖国人民的利益,有时是要能临难不苟,置生死于度外,慷慨赴义的。闻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漏雨轩诗存》极为罕见,幸而一位藏友收藏一本。更为难得的是,在后附“生死情——闻一多先生被刺四十周年祭”一文的标题后,还钤印着闻一多先生所刻的欧小牧夫妇用印:夫人“周群”名印钤在前,“欧阳麟”名印在后。雪泥鸿爪,吉光片羽。闻一多先生印痕,藉此书得以留存云南,供后来人有缘鉴赏。

闻一多先生身为一代文豪,真可谓“上得课堂,守得街旁”。他自力更生的优秀品质和能屈能伸的豁达精神,永远值得后世学习和称颂!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