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壮游云岭山川成就辉煌人生
来源: 作者:张莹莹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01日 10:11:20 文章点击数:

2018年5月19日,以《徐霞客游记》开篇日命名的中国旅游日,中国地质学会徐霞客研究分会副会长、云南大学教授陈庆江在昆明市西山区举行的专题讲座上,与前来参与第四批徐霞客游线标志地论证终审会的嘉宾们分享了徐霞客在云南的文化之旅。

滇游成就辉煌人生
“徐霞客的一生,只从事了一项事业,即旅游和考察;只写了一本著作,即《徐霞客游记》。”陈庆江说。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五月初十入滇,十三年正月间离开云南,在滇一年零九个月,计630多天。他所撰写的《滇游日记》,今存25万余字。在云南的行踪,涉及于今10余个州(市)。事实上,徐霞客早就想到云南旅游考察。《浙游日记》中记载:“余久拟西游”。但一直到了晚年,徐霞客才实现这一夙愿。

对于徐霞客西征,直到晚年才实现,陈庆江分析,有两个原因:一是,守持孝道的他,在他母亲在世时,秉持“游必有方”的旅游伦理,每一次出游的时间都不长。因此,经年累月的西南之旅计划一拖再拖。二是,在他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期间,虽然经常出游,但总体上没有走出传统文人士大夫的旅游模式,游览名山大川为其主流。徐霞客晚年旅游考察云南,对于他本人来说,成为一件好事、幸事。他在云南攀上了人生事业的顶峰,取得了一生中最为辉煌的成就。对云南来说,出现在这一方土地上的徐霞客,地理学家、旅行家的形象已经很丰满,他带着他成熟的思想,不同凡响的人格魅力来了。滇云大地上神奇瑰丽的自然景观、人文事象进入他的视野,被写进他的游记,传播开去,留存后世。

追寻文化先贤足迹
徐霞客在云南,留下了一段段与文人学者、农工商人士、贫民百姓、官员等交往相处的佳话,世代流传。徐霞客骨子里面是个不同凡响的文化人。他在云南各地游走,往往以文化人的形象出现,是一名热心的文化使者,随时随地从事着文化活动,并且层次、形式多样,涉及面广。同时,他是一个追寻文化先贤名迹的人。最典型、突出的是,追寻杨慎的足迹。在滇池周边、洱海之畔,滇西边陲要地保山,滇南重镇建水等地,凡是与杨慎相联系的事物,他都满怀虔诚、真挚的心情去寻访拜谒。在昆明西山脚拜谒杨太史祠,在大理感通寺,“问升庵遗墨”。在保山城,他停留的时间很长,且大多住宿在以前杨升庵栖息的会真楼。

徐霞客在云南,与文化界名流、官员、寺庙中的高僧、科举应试者、青年学子等的交流很多。比如,担当(即唐泰)是当时云南一流的文化名人,以诗画闻名。徐霞客第一次与他相处的情形不得而知,第二次到晋宁州城(今晋城镇),两人一见面,“各道相思甚急”。徐霞客在晋宁生病卧床修养,唐泰“晨夕至榻前”。两人相处的日子里,唐泰为徐霞客“作书文甚多”。两人诗酒唱和,仅唐泰为徐霞客写的诗今仍存20首,有《大游篇赠霞客先生》《留先生小坐》《先生以诗见贻赋赠》《与先生月下写怀》《问先生粤中山水作》《与先生夜酌》《答先生》《送先生游鸡山》等。

丽江土知府木增,以爱好汉文化闻名。他真诚邀请徐霞客去丽江,并盛情款待。两人曾“面论天下人物”,评说的主要是文化界人士,或者是学者型政治人物。在丽江期间,徐霞客受木增的礼请,做了几件具有特殊意义的文化之事。徐霞客在云南一年多时间中,为了他钟爱的事业一直努力拼搏,不停地探寻着云南的自然世界和人文领域,领略着云南的美好风光,也享受着云南人民回报他的深情厚谊。

考察云岭山川
徐霞客在云南,他的第二个侧面形象是地理学家、杰出的野外考察家。他主要做的事情,考察江河、考察山岳地理、考察岩溶地貌、考察高原湖泊、考察坝子、考察动植物。他在滇东、滇东北、滇中、滇南、滇西北,考察了南、北盘江和金沙江。在保山考察了怒江,从保山到临沧,考察了澜沧江。在弥渡,考察了红河上游礼社江源头。在腾冲,考察了伊洛瓦底江的两大支流龙川江和大盈江。

他到临沧云县,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因为《大明一统志》“言澜沧从景东西南下车里,而于元江府临安河下元江,又注谓出自礼社江,由白崖城合澜沧而南”,他却“原疑澜沧不与礼社合”,所以“欲由此穷之”。他的足迹遍及我国的三大岩溶地貌带,所取得的成就领先于西方约150年。在云南,他最终完成了分布于湖南、广西、贵州、云南的我国最大一片岩溶地貌区的考察。他穿行于罗平一带的峰林、峰丛中,点着火把冒着危险探寻过一些溶洞。

他在云南考察过几十个高原湖泊,如滇池、洱海、异龙湖等。他关注湖泊的水文情况、形态、航运情形等。有不少后来逐渐消失,如曲靖水海子、陆良州中涎泽,广西府城南面的矣邦池,嵩明州的嘉利泽,姚安白塔海子等“五海子”。有的虽仍存在,但水域面积缩小,如滇池,寻甸境内所见海子,洱源茈碧湖,祥云县品甸海子等等。他的《滇游日记》中,记载了很多“坞”“平坞”“大坞”“小坞”“川”“平川”“甸”“大甸”等,这些都是对云南各地坝子的不同称名。徐霞客在云南各地游走,留心观察各种植物,记载了很多树木、花卉,也观察记录了不少动物。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