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让儿子尝到苦头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那一年,我让儿子尝到苦头
来源: 作者:杨锦春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01日 10:08:19 文章点击数:

转眼间,我的儿子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一年多了。有时,难免想想儿子孩提时的一些事,暖暖的滋味涌上心头。

儿子从小乖巧懂事,有理想,也品学兼优,经常得到老师同学、亲友们的表扬鼓励,顺风顺水,有时难免有点骄傲,飘飘然。13年前,儿子刚读初一,我总觉得他还缺少点什么?琢磨良久,发现缺少吃苦精神。苦难是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孩子不吃点苦,不经受挫折,一直在鲜花掌声、甜言蜜语中长大,意志力不强。也缺少对国情的深入了解,以后会有多大作为呢?解决“骄娇”二气,需要补补这门课。我想到了乡下的老家,我那还在田野劳作的小叔家。与小叔家商量后,决定利用寒假期间,让儿子到他家,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个星期。儿子同意了这个安排。

一个星期后,儿子回来了。脸晒黑了,手脚不那么细嫩了,但饭却吃得很香。儿子向我和妻子说起这趟回老家的感受:小老爷一家对他非常好,村里的乡亲也很喜欢他。他也熟悉了一些作物,比如蚕豆、小麦、大蒜、小白菜……。与小老爷一起去田里薅草或摘豆,用过锄头镰刀等农具,近距离观察到了猪鸡狗鹅猫等,知道大公鸡是怎么喔喔喔地叫……孩子一脸兴奋,如数家珍。儿子感叹,当农民真不容易,一天到晚忙个不停。他自己每天都感到很累,睡得很早,饭也吃得多,但力气总是不够。有一天,他与小老爷去掏莲藕。他们说,我掏到的莲藕就归我了。可我脱了鞋子,脚才碰到水,就如触电般弹回来,太冷了!简直就是冰冷刺骨,怎么掏呀!这还不算什么,最苦的一次就是掐蒜苔卖了。一天中午饭后,小老爷叫他下午与他们一起去田里掐蒜苔,晚上要去卖。他和小老爷、小奶奶下午3点到田里掐起鲜蒜苔来,躬着腰,从蒜苗田中找到蒜苔,一根根的掐了收起,一躬就是近3个小时,那腰酸背痛的滋味再混和着大蒜味,真不好受。3个人掐了一抱,也就20多斤吧。晚上7点多吃了饭,小奶奶又叫他赶紧睡上一觉,夜里要起来去卖蒜苔。深夜3点多,小奶奶一叫,他就迷迷糊糊地起来了。大冬天的夜里,两奶孙高一脚低一脚的去小集镇上乘车。坐上微型车,刺骨的寒风,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冰冷世界,人就像在掉进冰窟窿里,手脚都快冻僵了。一会到了农贸批发市场,早市交易也开始了,买卖非常热闹。一会,一个小老板看中他们的鲜蒜苔,谈好价格,称了重,合88元钱。老板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小奶奶没有零钱,他拿出自己的零用钱,补给老板12元,这百元钞票才装进了小奶奶的口袋里。他们回到家,也才5点多,他又睡了一觉。

儿子说,一百元,在农村可不是个小数目,来之不易。他们先要整田耙地,购籽种,种下去后要管理、施肥、泡水,三个月后才可掐蒜苔,3个人掐了半天,坐车去市场卖,花了8元车费。“看到当农民这么苦,这么累,我一定要好好读书,为国家发展,科技进步作出自己的努力。”

看着孩子呼呼睡去,我很欣慰。这次回乡锻炼效果很好。此后,儿子读书学习的劲头更足,花钱更加精打细算。从中学、大学到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 作者单位:大理州政协)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