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土地的心情
来源: 作者:李 兴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25日 09:48:45 文章点击数:

幼时老是闯祸,我常常从父母的表情中推断他们的心情,渴望在舒展的表情中求得宽恕。闯祸后,我尽量在家里来了客人的时候靠近父母,因为这样的时段他们的心情很好,可以逃过责罚。可是有一次我失算了,客人一走父亲立马变脸,在一场太阳雨中,我不可避免地经历了雷暴。后来的时光,我在亲人朋友,乃至上峰同僚下属,以及毫不相干素不相识的拥挤人流中,隐藏于各种表情的不同心情中。

判断心情,我忽视了最不应该忽视的地方,那是我脚下赖以生存的土地。它静默地生长于万物脚下,以至于我看不见它的本来面目,它寡淡得一成不变的肤色,只能在冬天的萧瑟中得以看见,大多数时间,它的驱壳都承载着草木和谷物。虽然很难见到它的表情,但却能准确真实地感受到它的心情,因为时光已毫无保留地彰显给了我们。

正值人间四月天,雨露清新阳光温暖,我眼前的土地身着盛装一片盎然。成都平原一望无垠的小麦已经拔节,迅猛的涨势告诉我,脚下的土壤正在为它倾力补给。腾冲界头的油菜花也谢得差不多了,花海的喧嚣已然过去,浮华之后的静默无法掩盖生命的张力,我听见了菜籽生长的声音,土地中不计其数的输油管道正在忙碌地灌注油料。盈江的早稻已经栽插了一段时间,嫩绿已将水田完全铺盖,微风推送着秧苗的清香沁人心脾。我的眼前满是庄稼的表情,洋溢着、涌动着它们无限生机的心情,而我脚下的土地心情如何?我将赤脚深入土壤,感觉一种温润的气息正沿着我的脉络游走升腾,犹如禾苗拔节般欣悦。

明朝大思想家李贽担任过知府的姚安,历史与现实逆流成河。贫困与闭塞,让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与周边的繁华渐行渐远。在姚安左门,我惊异于冷凉山坳里的人们对于土地的虔诚。数百年来,即便他们竭尽所能,瘠薄水涝的土地也没能让他们摆脱食不果腹的日子。当然,这是我三年前的见闻,如今的精准扶贫已让这里脱胎换骨,土地以丰收的方式回应了人们的虔诚。杨梅村是左门最贫困的地方,除了一些坡地,便是派不上任何用场的数十亩冷浸田。前不久去了一次杨梅村,村子里十来户人家的房屋都被装修一新,用巨变来描述也毫不为过。村长说,这里的人们自发筹钱出力,花了近一年时间,通过开垦和排涝,硬是将数十亩冷浸田变成了高产田,加之这里的人们从不使用化肥,种出的辣椒、苦荞和白芸豆既很生态,又卖得上价钱。村长还说,是改良土地改变了村里的生活,杨梅村今年脱贫已不是问题,下一步还将对上百亩坡地进行改良。山间吹来一阵清新的风,高产田里迎风摇曳的辣椒花频频向我们点头致意,几位驾着牛车往地里运送农家肥的农民从我身前经过,脸上都挂着憨实的笑。我突然觉得,这才是最美土地心情的真实显现。难道不是么?
 (作者单位:云南省政协)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