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状元遗墨香 读书声何在
来源: 作者:贾 磊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11日 09:18:45 文章点击数:

石屏会馆局部

 

初到昆明,总被拓东路上的“状元楼”所吸引,不知道状元是谁。后来又进了位于翠湖畔的袁嘉谷故居,还有赫赫有名的石屏会馆,才串起了云南状元袁嘉谷的故事。

一个冬日的午后,踩着细碎的落英,走进翠湖边的石屏会馆,大门左侧映入眼帘的是袁嘉谷的两幅挂像,一幅身穿官服头戴官帽,春风得意,潇洒俊逸;一幅是便装打扮,长须飘飘,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透着超然的学人气质。两幅挂像中间,则是袁嘉谷当年夺魁时的状元卷子影印件。

石屏会馆建于清乾隆年间,民国初年,石屏会馆已经不能适应石屏人在昆明的活动需要,重修会馆在石屏人士中多次酝酿。民国十年(1921年)由石屏在昆明的行商和学生倡议,知名人士袁嘉谷、张芷江组织策划,石屏在昆同乡发动各界人士集资,在翠湖之南建成规模宏大的新会馆,由袁嘉谷题写大门匾额“石屏会馆”四字,馆中刻书林则徐“三岛淳风”匾和乾隆庚子年举人、曾任四川什邡县知县朱奕簪的对联。

作为石屏人士在全国所建17所会馆之一,现在也是昆明历史上58所会馆中保存比较完整的会馆,今天不仅可以看到民国初年重建的原貌,还可以看到200多年前清代中叶始建时的风格。

石屏会馆极盛时期占地4.5亩,房屋为三层三院土木结构建筑,后面置有近两亩的花园。多层多院并配置花园,风景秀丽,属于典型的石屏民居的建筑风格。林则徐在清道光年间任云南总督后,亲临会馆瞻仰,并题写了“三岛淳风”匾额。

作为旧时石屏人联结同乡友谊的纽带,石屏会馆曾经发挥了很大作用。近代以来,石屏会馆能够名扬天下,与袁嘉谷的名字紧紧相连。他不仅在重建石屏会馆的过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个人影响力也使得这座会馆广为人知。会馆的背后,是袁嘉谷以及76名进士、500多名举人、600多名贡生的石屏县辉煌的历史与荣耀。

离开石屏会馆,步入不远处的袁嘉谷故居,透过故居里陈设的内容,一个清晰的状元故事就在眼前展现。

袁嘉谷(1872—1937年),字树五,又字澍圃,晚号屏山居士,男,汉族,石屏县人。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取二甲第62名进士;同年取经济特科一等第一名。

1923年,云南大学的前身——东陆大学建立后,校长董雨苍(泽)以重金聘请袁嘉谷为国文教授。袁嘉谷知道大学经费紧张,不但不要薪金,反而向学校捐款数千元。直到8年后才领取了第一份薪水。袁认为“天下之治,由于人才,人才之兴,基于教育”。他以自己所学,授于人,笔于书。期望他日人才蔚起,大用大效,小用小效,有益于国家民族。教学上,他主张并力行因材施教,学生可以自选专题学习、研究,不拘一格。考试或作业出题多种,亦由学生自由选择。他主张学生勤学多思善记。他平易近人,对学生循循善诱,耐心教导。他在大学授课或专题演讲,听众座无虚席,受益匪浅,终身难忘。他谦虚待人,严于责己。在昆宅堂屋书挂“杨在卢前于心有愧,楷见广后觉言之烦”联,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甘作人梯,心爱好学上进青年,深信后人可畏,后来居上。有学生遭劫难、遇不幸,他不辞辛苦,想方设法予以救护。他从教十余年,授业千余人,一言一行,均成楷模。

难能可贵的是,1937年,闻得七七事变,日寇侵入中华,袁嘉谷在病重之际,起草《责倭寇》一文,遗憾的是,文章尚未完成,便于1937年12月23日辞世。而其名联则为有志者自我勉之:“扶一代纲常,秀才真以天下任;奉千秋豆俎,伊人宛在水中央。”

从科举成名至清王朝灭亡,袁嘉谷做了8年清官,在京中以才华、廉洁获学部赏识;在浙江有德政。辛亥革命后回到云南,则成就了他的学术造诣,完成了大量的著述。在文化、史学、诗歌、联语创作、儒家经典等方面有深研,从汉学、宋学到宋明理学以至清代考据学,都有专攻。

从石屏会馆到袁嘉谷故居,重温袁状元的过往,无不唏嘘感叹。遗憾的是,石屏会馆、袁嘉谷故居都是在被开发成著名食府之后才被今人熟知和造访,否则这里的一切就只能在白驹过隙中默默凋零,再难闻得读书声。

石屏会馆因学而兴,两百多年来,无数石屏精英在此谈商论道,吟诗作赋,往昔的悲歌与欢笑,如今皆成云烟泡影。石屏会馆、袁嘉谷故居,两座饱经风雨、见证历史的老房子,依然相望坚守在翠湖边,展示着它们的流金岁月,演绎着它们的别致幽趣。

站在翠湖畔感怀这段历史,重读袁状元的治学思想,不由心潮起伏,无论是石屏会馆,还是袁嘉谷故居,从近代的声名远播到逐渐沉寂,到现在成为一个从事餐饮业的场所,这其间的变化可谓沧海桑田。或许袁嘉谷当初建造题字石屏会馆的时候,绝难想到,当年书声朗朗之所,如今成了觥筹交错的宴席盛地。

幸运的是,无论以何种形式存在,关于状元和状元背后的历史,还是重回到了今人的视野中。君不见,多少望子成龙的家庭将孩子生日宴摆在了石屏会馆或嘉宴食府(袁嘉谷故居),无不希望孩子沾了状元的喜气而考试成功。

光阴荏苒,岁月更迭,遗落的历史并不久远。状元已作古,精神仍挺立,沐浴着古人治学、求学精神的遗风,我们始终坚信,文化可以重建,精神可以重塑,重温状元故事,就是把状元精神以新的风貌传承下去,重构今人的精神家园。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