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翰中华情 墨香传欧美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古翰中华情 墨香传欧美
来源: 作者:伏自文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07日 10:18:59 文章点击数:

戊戌立夏日,墨香溢满堂。5月5日下午,由云南政协报社主办,主题为“翰墨传欧美——樊端然书法艺术分享会”的第九场彩云读书会在昆明成功举行。

樊端然示范书法创作

旅美近二十载,现年62岁的中国著名书法家、美国杨伯翰大学中国书法教授樊端然先生,怀深深乡愁、写千尺心画,以一颗拳拳爱国之心、浓浓华夏之情,立足中国源远流长、震古烁今的书法艺术,着眼世界文化的背景,从文化、历史、时代、传承等多个维度,分享了中国书法艺术所涵纳的人文情怀与世界魅力,倾囊以布他的书法创作心得与教学体会,凝结为“爱汉字、爱书法、爱中华”之心声,声声动容、字字含情。只为中国书法的传承,只为中华文化的传播,更为华夏文明的复兴!

书法艺术易学难精

在读书会现场的交流中,年过花甲的樊端然教授,激情满怀,时而播放课件夹叙夹议,时而在会场内即兴演讲,言辞之间,如大海在激荡、如熔岩在奔流,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个人。在他思接千载的激情挥洒下,中国书法和华夏文明的风云气场,笼罩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樊端然1956年生于昆明,自幼热爱习练书法,打下了幼功。“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他考进云南大学,毕业后,选择到云南艺术学院教书。工作期间,他潜心书法研究和创作,对两汉碑刻以及王羲之、颜真卿、褚遂良、伊秉绶、金农、康有为等历代书法大家均作过深入研究。此后,他又北上北京理工大学社会人文系读书。1987年,沈鹏先生看了樊端然的书作后,写下“返璞归真”四字相赠,以示对其书法作品的期许。在京期间,他曾患上严重的肾结石。看到同屋病友去世,他感慨:“如果老天还能给我十年,我会把这十年都用来写字!”一年后,樊端然奇迹般地战胜病魔。冥冥中他感恩书法艺术对他的召唤,感恩命运对他的眷顾,自此结下了深深的墨缘与佛缘。返回昆明的樊端然,以更加自觉的热情与深心,潜心于书法艺术的研究与创作。1995年,由美、英、法等国家举办的第21届世界文化交流大会在旧金山举行,樊端然应邀参加。大会期间,组委会专门给他举办了个人书法作品展。正是在这次国际艺术名流云集的盛会上,他的一件带有汉简笔意的《琵琶行》行楷长卷,被人以10万美元高价收购。美国《世界日报》以《樊端然一手好字有古风》为题,对他的书法艺术和成功展览进行了专访报道,《金山日报》《侨报》,香港《文汇报》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回国后不久,他被省人事厅高级技术职称评审委员会破格聘为书法学科专业教授,成为云南该专业的第一位教授。

谈起对书法艺术的理念,樊端然说,可归结为“爱汉字、爱书法、爱中华”九个字,“我们要热爱自然,发乎性灵;热爱国家,发乎真情;热爱艺术,发乎真心。”他首先向大家介绍了古人对书法的研究以及古人对书法的定义,然后谈到自己对书法的看法和多年来创作书法的体会和感悟。他介绍说:“前人论书法,一曰间架,二曰用笔,三曰风神。认为三者兼之,可成书法。”而他自己认为:以此三者仍不足称“书法”,三者俱足也仅作为中国书法独体一字的要求。“作为法书,是在以‘法度’要求的前提下进行的书法创作的完整作品。是整体布局的阴阳和合,黑白关系的错综挪让,空间留白处的疏密停匀,燥润相间的枯湿浓淡,笔墨运行的轻重缓急,无雷同有避让。在整体构造中‘增一分为肥、减一分为廋’,在笔墨相间里‘纤微向背、毫发生死’,通篇为一整体,整体是一通篇,可称法书。”樊端然进而阐述道:“间架,是具体字形的高矮宽窄,表现其情态伟岸或娟秀,是字型基础。结构,是笔画与笔画之间的黑白关系,相互间点线巧妙的挪让穿插,轻重、长短、黑白的重量对比,让点线之间的联系生出韵味,情态和风彩。用笔:起始、行走、转折,快慢、疾涩、轻重、枯湿,承接、呼应皆是用笔的要求。风神,在意料之外,入法理之中。是清风抚竹、细雨过江,明月铺地、朝阳初起,也是急风骤起、雷厉风行……整体布局,犹如诗韵之平仄,混成音响的妙曼,有聚散、有黏合,有虚实、有挪让,似众仙妙舞,若艨艟布阵,于错落间见秩序。似群星闪耀,顾盼揖让,上下承接、左右呼应,似雅士逊礼,和而不撞。存妙想于黑白之中,得意外于运筹之处,点画生辉、撇捺含情,于法度中彰显意趣。纵神力于腕底,存思绪于笔端,情到意到,如渴驹奔泉,似鹰隼逐物,月圆弓满,而全局在胸,骎骎然墨已成章,浩浩乎尽起汪洋,是谓法书。”樊端然精彩的分析和独到的见解,赢得现场听众们的热烈掌声。

在给大家介绍了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后,樊端然向大家简要阐释了汉字的字体演变过程,而后,又介绍了汉字形成的因素。其中,还向大家讲解了汉字的演变、发展过程: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楷书→草书→行书,并细致归纳、详细阐述了各种字体的特点和孕育的文化内涵。他以王羲之《散乱帖》、颜真卿《祭侄稿》、颜真卿《大唐中兴颂》、岳飞“还我河山”、米芾的“刷”字、齐白石的“篆书”、文豪郭沫若书法、草圣于右任、当代书学奠基人陆维钊、启功先生书法、林散之先生书法、伟人毛泽东书法、日本著名书法家手岛右卿书法等历代名家名作为例,精彩生动地深入解读了中国书法艺术所折射的历史源流与所涵纳的人文情怀。“情感的激动,成就了这些经典之作,这些作品最能体现心灵情感的激荡,不可复制、难以逾越,这些都是心灵的外部迹化。好的书法作品一定是有好的书写内容,好的书写内容会唤起书写的奔涌激情!”

樊端然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分享了自己对书法的热爱与执着。他认为,书法是一种易学难精的艺术,而且是有生命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积累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靠的是毅力和坚持,特别是书法艺术其中所涵纳的人文情怀,更是需要在实践中细细体味方能感受。但是,他特别强调,只有坚持,必有成绩;只要热爱,就是传承;对中国书法的传承,本质上是对中华文化、华夏文明的传承,每一个中国人,都应有这样一颗中国心。

胸怀祖国传播汉学

“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中最精粹的部分之一,书法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快乐,我又把这份快乐传递到了不同语言的地方,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文化,热爱中国艺术。”在读书会现场,樊端然说。

原来,樊端然虽然在美国教学多年,但在云南许多地方,都留有他的墨迹。比如在昆明圆通寺、筇竹寺、华亭寺、宝华寺内,都悬挂着樊端然的书法大匾。昆明市中心圆通寺内八角亭上的“佛谷云深”大匾,即为樊端然所书。1997年时,樊端然应邀到牛津大学讲学,并举办个人书法展,他带去的“佛谷云深”墨迹和其他作品受到了世界艺术界的赞誉。这使他切身感受到了中国书法的“海外魅力”和对世界的影响。2000年,樊端然以“世界杰出艺术家”的身份移民美国,并正式受聘于美国杨伯翰大学和盐湖城学院,主持中国书法课的教学工作,同时还是其他几所高校的兼职教授。

谈到在美国的经历,樊端然颇感欣慰。他说:国外不乏热爱书法艺术的人和群体,无论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学习书法都是身心的锻炼和修养。因为中国书法艺术具有一种广泛的、空灵的、寄托人文情怀的心理属性。

在授课时,樊端然使用汉语,只穿插使用少量的英语单词。为了逾越汉语这第一关,凡要来上樊端然书法课的西方学生,都要提前学习两年汉语。“教学中,我用多媒体把文字的演化和历代书法作品以图文结合的形式播放讲解。让学生们直观地了解汉字的历史,让他们把书法的脚印一步步看清楚,让他们对汉字产生敬畏之情。这个过程中,我也向他们介绍中国的文化,讲孔孟之道,讲儒释道文化,讲士大夫文化……所以,学生们对我非常尊重,交作业都是按中国文化的弟子礼,双手捧着作业鞠躬呈给老师。”

对美国学生的具体训练,也是从书法最基本的、最具体的要求出发的。要求很严格:安详端坐,挺腰含脊,指实掌虚,肘平腕竖,无往不收,无垂不缩,欲左先右,欲下先上,停顿挫按皆翻腕调锋,时时保持笔锋的中正……这样训练的结果是,即使不懂汉字,也能写出符合法度、美观可爱的中国书法。

在和学生的交谈中,学生常说书法课使他们在学习和训练过程中增添了中国文化的知识,得到了身心的训练。在樊端然看来,尤为可贵的是,不认识汉字的美国学生把中国书法当作抽象的艺术,加上合理的训练,学生竟然能写出很精彩的汉字书法,并且没有陌生感,不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感觉是非汉字语境中的人写的书法。

近20年来,他更多时候是行走在非汉文化的“天空下”,教那些甚至不认识汉字的人学习书法。他在杨伯翰大学教书多年,中国书法课开设的第一个学期只有11名学生,现在每学期两个班,超过40人,还有的学生因为名额已满,不能注册……杨伯翰大学的学生每学期都要对教师和课程作评价,樊端然总被学生们列为受欢迎的教师,书法课也被学生评为很有价值的课程。这自然是樊端然可以自豪的事情,在这背后,更是中国书法乃至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

而为了精研中国书法,樊端然花费了大量时间在大英博物馆和世界各地博物馆收藏的中国古代名碑法帖中临摹、学习。他介绍说:“在巴黎马蒂斯故居博物馆,在大英博物馆,都收藏了大量的中国古代汉简和历代法书。在美国,在联合国大厦,在一些重要的建筑里,那里的博物馆中都可能看到有中国书法作品的展示,在大城市的中国城里就更多……可以说中国书法无处不在。”这使他更加强烈深切地感受到中国书法艺术在世界文化艺术中的影响及其独特的文化魅力。
 

华夏文明历久弥新

我们常说,教学相长。樊端然在美国,过着简单而又丰富的生活。说简单,就是读书、教学;说丰富,就是与古为师,泡美术馆、博物馆潜心研究,有空就同儿子做美食、游历、看山河大地的无边大美……

樊端然介绍,中国书法只有让人产生美的享受、心灵的感动,有遐想,有回味,才是好作品。而要写好汉字书法,需要认识结构,掌握笔法,笔法是毛笔写好汉字的前提,结构是准确把握汉字的基础。同时,书法是见情见性的艺术,是“心画”,它有自身的规律,因人而出性情,不能去“做”,去故弄玄虚,重要的是须用心、用情、用力去“写”。“书法必须回到写字的本位,和直抒胸意的本真上去,字是‘写’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只有‘写’,才能直抒胸意,只有‘写’才能酣畅淋漓,只有‘写’才能尽性情、见真韵。”

樊端然认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功夫”,诗句要推敲,文章要炼句,长知识要游历,具象的、抽象的要思考……书画要讲“力度”,讲“意境”。例如齐白石的竹竿、张大千的水仙等都是力量,都是技巧,都是功夫。要长功夫,就要练习。点、横、撇、捺、转折、提按都要讲力,讲万毫齐力,讲心力。要做到点画的俯仰迎送、线条的畅美沉静,就要讲究用腕用心、用力用意,正是这用腕用心、用力用意的长久练习才使得中国书法有了生命和活力,才赋予了中国书法一种广泛的、空灵的、抽象的、寄托的人文情怀和心理属性。
樊端然还认为,笔墨当随时代。时代变了,书法也要变化。比如说现代的宏伟建筑,就需要有相匹配的大字,相得益彰。

在听了樊端然的分享后,知名作家胡廷武说:“我想讲三个方面:第一,樊端然在中国书法界的位置。在当代书家中,也颇有一些是可以期待的,樊端然即为其中的一位‘可期待的一位书家’,这就是樊端然在当代中国书法界的位置。第二,樊端然书法的传承。有一种说法很有道理,说是要看一个书法家的传承,最好是看他的楷书。我们很容易地看出樊端然颜体的基本功底来。书法界一般把钱南园看成是颜真卿书体的继承者,而把陈荣昌看成是钱南园书体的继承者,但是这种承袭不是一种简单的再现,比如在樊端然书写的《赤壁赋》这轴三米长卷中,我们所欣赏到的江上清风,山间明月那样的意境,它是通过刚韧劲美的笔意和疏朗灵动的行款布局创造出来的,具有樊端然独特的书法个性。第三,樊端然书法的代表性成绩。我认为樊端然到目前的书法作品,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擘窠大字。我说的樊端然的大字,是指超过一尺、二尺,甚至三尺以上的大字。这样的书法,在习惯上,就叫擘窠大字。樊端然的擘窠大字,展现了他‘大、重、拙’的美学理念。”

“樊教授书法艺术集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气、韵、神。所谓‘气’者,一在于大气,纵逸奔放,大气磅礴,铁画银钩笔笔扎心。在于精气,书如其人,樊教授受教书法先贤,学到的不仅是一种书法技巧,更多的是一种书法艺术的内涵、为人处事的人格魅力、以及对艺术人生境界追求的一种心得和感悟。二在于灵气,樊教授的书法作品具有点画线条与空间组合形成的和谐美妙神采,疏密虚实的结构及章法,注重笔锋的运用,字中之‘秀’从字里行间跃然纸上,字中之‘灵’往往为神来之笔;所谓‘韵’者,是人的风度才情、精神境界、品位格调、审美情趣的自然流露。或萧散俊逸、或气韵沉雄,或婉媚遒逸,或质朴无华,这就是樊教授作品传递出的那种超凡的精神独创;所谓‘神’者,从中医学讲,人的生命起源是‘精’,维持生命的动力是‘气’,而生命的体现就是‘神’的活动。樊教授秉承先贤,博古通今,孜孜以求,教书育人,名扬海外,自成一家!”文艺评论家潘晓玲也对樊教授的分享进行了高度评价。

在读书会现场,樊端然展示了他的多幅“擘窠大字”原作,最为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一真法界”和“复兴”。其中“复兴”二字,一字几近人高!如果人是万物的尺度,那么,樊端然书法所达到的尺度,是人的极限呢?还是书法的极限?这应是樊端然书法艺术所带给我们的深深震撼与思考命题!中国书法震古烁今,樊端然的“擘窠大字”,最能体现这种震古烁今的特质!

交流结束后,樊端然应邀为本报题字“祖国吉祥”“铁肩担道义  妙手著文章”,作品笔力沉雄,展露出阳刚豪放、酣畅淋漓的笔墨气韵。读书会听众向樊端然献花并争相合影留念。

本场读书会的成功举办,有助于增进大众对书法文化艺术的了解,有助于国人对中国书法艺术在欧美教学传播现状的了解。将进一步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自觉践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研究与传播!樊端然说的“爱汉字、爱书法、爱中华”九字,这种对中华文化的敬畏之心和精深理解与虔诚传承,赢得了听众们的尊重与好评!本场活动,既展现了一位中国书法布道者胸怀中华、传播文明的华夏情怀与宽博的文化视野,更形象地诠释了中华文明的世界魅力与强大的生命力和巨大文化包容力!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