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古道沧桑话边屯
来源: 作者:李世杰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04日 09:31:53 文章点击数:

茶马古道并不是一条单一的道路,它是由主线以及延伸出来的大大小小的若干分支的统称,像条奔腾不息的大河,纳百川而入海。在云南,一般所说的茶马古道主要路线有二条,一条是从云南的西双版纳、思茅、普洱、临沧、保山、大理、丽江,经迪庆到西藏的昌都、拉萨等地后,进入印度、尼泊尔等南亚地区。另一条是从四川的雅安出发,经凉山后,交汇云南丽江,再经迪庆、西藏等地后,进入尼泊尔。根据当时马帮行走的记录,从普洱到昆明1230里,有21站;从昆明到西藏洛隆3923里,有67站;从洛隆到拉萨1866里,有34站;滇藏“茶马古道”从普洱到拉萨长达7019里,中间共有122个驿站。如果加上从西藏拉萨到尼泊尔、印度等地的距离,这条商路可谓万里之遥。按照通常60里设一个驿站,也就是马帮一天的行程来计算,即使途中不休息,从普洱到拉萨就要100多天,所以马帮驮队一个来回往往需要一年时间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为“茶马古道”支干线上的澜沧卫(即今永胜县),地处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的接合部,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环绕县境215公里,孤处金沙江外,僻居崇山峻岭。自西汉以来,此小镇就是四川进入云南的重要军事门户。唐以后,就被称为“北门”,“入云南之门”“北国胜门”。过去,永胜的名称是“北胜”,取的就是“北国胜门”之意。据冯苏的《滇考》载:元朝宗宪三年(1253年),忽必烈率大兵从甘肃出征,进攻大理南昭国。大兵自北而来,到大渡河,兵分三路,其中一路首先占领永胜,取得胜利,所以将永胜改名为“北胜”,意为自北而来,首战取胜之意。至今有些农村老人称永胜县城为“永北城”,就是这一地名沿袭的见证。元十七年(1280年),唐代南诏国蒙氏就在永胜境内建兵寨,控扼南北。重要的地理位置,使永胜小镇成了四川南至大理、缅甸,北至丽江、西藏、印度的三叉路口。据《云南公路史》记载:“秦汉以来,蜀身毒道或称‘南方丝绸之路’已开通,在川入滇的‘茶马古道’上分东西两条主干道,其西干道自川行成都、西昌、盐源经永宁、蒗蕖、永胜入洱海地区。”永胜为西干道一段支线。明清以后,围绕这一支线,以“澜沧卫城”为中心,形成了东西南北七条茶马驿道分支线。东路两条为:一条是永胜县城至六德、仁里、马过河、华坪丫马丫、新庄至华坪,从华坪顺延至楚雄的永仁、元谋、武定,昆明,有18至20个马站。一条是由永胜县城至羊坪经昔腊坪,至华坪华荣庄。西路两条为:一条是从永胜的金官、大安、梓里至丽江。一条是从永胜的梁官、迪里坡经顺州、板桥渡过金沙江至鹤庆。南路有两条:一条是从黑伍、清驿、期纳、金江渡口、片角、宾川、祥云、大理,或祥云、楚雄至昆明,约有18个驿站。一条是从金江渡口至上六、经黄坪至洱源、鹤庆。北路有一条:称“永盐道”。据《永北府志》卷五交通要道载:“由北路,过北山,战河、波罗、药草坪、大村(今宁浪县城)、东偏至台房入四川盐源县境”。此驿道由永胜县城顺延可通下关、大理,由盐源顺延可通西昌。永胜至盐源为8马站230公里。从汉唐始,运输主要是依靠马驮、人背、肩挑,畜力是主要的运输工具。到了明清时期,金沙江沿岸渡口有了游船以后,极大地方便了南来北往的马帮、客商,马帮运输更加发展。至此,以“蜀身毒道”西干道支线为主线,以“澜沧卫城”为中心的东西南北七条茶马驿道,为滇、川、藏商贸经济的发展,为促进中原与西南边陲的交流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经过成千上万马帮的踩踏,漫长的滇藏“茶马古道”上留下了诸多深深的马蹄印痕。有些地方的名称,也与古道连在一起。比如由滇西北的德钦翻越梅里雪山的加郎村,藏语的意思就是“通往汉地和印度之地”。在“茶马古道”的南端出发点普洱,也发现了古道的遗存,分别称为“那柯里驿道”和“茶庵塘驿道”。那柯里驿道位于普洱至思茅之间,在今普洱县同心乡那柯里村,现存有用人工打制的条石和砾石铺成的石道,全长断续30余公里。清代称此地为“那柯里塘”,有官兵驻守。茶庵塘驿道是普洱至磨黑以北到昆明、以南到思普地区的一条古道,位于普洱县城东北12.5公里的茶庵塘坡头。这条驿道是明末清初为了进贡普洱茶修的“官道”,随后也就成为商帮、骡马运输茶、盐的交通要道。历史上曾有人住在道旁,设置客栈,接待过往的行人、马帮,因而被称为“茶庵寨子”。又因此地山高路险,故有“茶庵鸟道”之称,此地成为了清代的“普洱郡八景”之一。

茶马古道所途经的河谷地区大多是古代民族迁移流动的通道,许多古代先民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踪迹,许多原生形态的古代文化因素至今仍积淀和保留在当地的文化、语言、宗教和习俗中,同时也有许多历史之谜和解开这些历史之谜的线索蕴藏其中。千百年来,不仅是汉、藏之间,藏族与西南其他少数民族乃至藏族内部各族群之间的文化交流与传播均在这里默默地、不间断地进行着,这里既有民族文化的冲突与碰撞,也有各民族文化之间积极的互动、融合与同化。事实上,正是这条东西横跨数千里,穿越青藏高原众多不同民族(或不同族群面貌)、不同语言和不同文化地区的茶马古道,犹如一条彩带将他们有机地串连起来,使他们既保持自己的特点,又彼此沟通和联系并协同发展。

21世纪初叶,随着现代交通更加发达,信息时代的到来,“最后的马帮”在云南的贡山消失了。然而,留印在茶马古道上的先人足迹和马蹄烙印,以及对远古千丝万缕的记忆,却幻化成了一种永久的精神。这种生生不息的拼搏奋斗雕铸成了一座座永恒的丰碑,千秋万代闪烁着古道的荣耀与光辉。

历史事实证明,茶马古道不仅是一条茶马交易的商道,而且,它又是一条民族文化传播的通道。它也不仅是一条“路”,它更是一个历史文化的载体。它在中国大西南的险山恶水和原野丛林之间绵延。悠远的马铃声,既串起了众多民族和不同文化的交融,也播洒了云南独具特色的“边屯文化”的灿烂与文明。  
  (作者单位:永胜县政协)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