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听鸟说甚问花笑谁
来源: 作者:王德华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04日 09:26:01 文章点击数:

滇池畔的西山素为人杰地灵之处。从古木参天的森林,到山下滇池的波光粼粼和片片白帆;从睡美人的传说,到碧鸡山的白鹤来朝与点点翠鸟,均为昆明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绝佳注脚。历史上,不少名人在西山留下他们的芳踪,徐霞客曾经在此歇马,杨升庵曾经在这里讲学……西山以其独特的景致与文化,嵌入了昆明的历史文化长卷中,“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

王士性笔下的太华寺

  王士性,字恒叔,号太初、元白道人,浙江临海人。生于明嘉靖二十六年,卒于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1598年)。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进士,官宦足迹除福建外,遍及两京十二省。王士性喜游历,《五岳游草》为其记游,《广游志》《广志绎》为其杰出的地理著作,惜其著作流传不广,名声和影响远不及徐霞客,但也是不可忽视的早于徐霞客的旅行家和地理学家。

昆明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编写的《徐霞客与昆明》一书对王士性有一点简单的描述:“明朝末年,中国出了三位杰出的旅行家,即王士性(1547-1599)、袁宏道(1568-1610)、徐霞客。陈桥驿先生曾对比研究过这三位旅行家,他认为王士性是一位学术型的旅行家,袁宏道是一位文学型的旅行家,而徐霞客是一位纪实型的旅行家。”

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王士性来到昆明登临西山,写下了《泛舟昆明池历太华诸峰记》:

余以辛卯春入滇。滇迤东西花事之胜,甲于中原,而春山茶尤胜。其在昆明者,城中园亡论,外则称太华兰若焉。余时随监郡诸大夫入省,以上巳日,道出碧鸡关,去会城三十里而遥,盖跂指之矣。乃问途为太华之游。循关左箐,斗折而南五里,至高峣,旧有杨太史用修海庄,已废……池一望五百里,潴西南隅,俗号滇海。滇去海远,水顷亩,即称海……

易笋舆而登,渐霁,盘桓上数里,及太华山门,蕊宫琳宇,莹煌金碧,倚山隆起,拟于紫霄碧云之间。余右陟飞磴,历龙藏,东下黔宁祠。览其世像,出文陛前,两樨山茶八本,高三丈,万花霞明,飞丹如茵,列绣如幄。倦欲坐其下,神??复王,疑入石家锦步障也。廊右绕出缥缈楼观海,危樯一粟,水势粘天,颜以“一碧万顷”,然哉。夕阳西下,太华踞其东,倒影半浸。已素月复流光於上,山影为藻荇据之,更胜也。

夕宿僧榻,漏下月色入户,宿鸟惊栖聒人耳,余旅思转深矣……

这篇游记是王士性以云南按察副使的身份,在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入滇时所作。文中描述了他从碧鸡关到高峣,泛舟滇池,然后登山游太华寺,并于当晚夜宿寺中,第二天沿山路向南过太华诸峰的所见所感。文章对所见到的庙宇、山湖、道路、树木等景物,作了细腻清晰的描绘,使四百年前的滇池、西山,再现于眼前。尤其是对太华寺的描述,作者不仅写到了太华寺的茶花“两樨山茶八本,高三丈,万花霞明,飞丹如茵,列绣如幄”可谓“花光灿烂,使人惊叹”,还登临太华寺缥缈楼远眺滇池,感慨万千,欣然提笔为缥缈楼下写了“一碧万顷”四个字,并于当晚夜宿太华寺。

摘录的上述游记大意是:我在辛卯年春到云南。云南的迤东迤西地区是花的世界,比中原地区更盛,尤其是春天的山茶花,不要说在昆明城里的花园,即使是太华寺,也是繁花似锦。我当时和去云南的官员们一同到昆明,三月初三,走出碧鸡关,离昆明只有三十里,很快就能到。于是问路决定去游览太华山。从碧鸡关左边的山谷树林向南折五里就到了高峣,这里原有杨慎的居住海庄,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昆明池一望五百里,水停聚在昆明的西南方,俗称滇海。云南离大海很远,这里因积水有百亩,所以就称之为海……

换上竹轿登太华山,这时候天气转晴,曲折盘旋地走了几里地,到了太华寺的山门,道观佛寺,金碧辉煌,倚山耸立,突出山际,好像在青山碧云之间。我从右面拾级而上,经过龙藏,东下黔宁祠,观赏了祠中的画像,来到雕有纹饰的石阶前,只见两旁有八株山茶树,高三丈,万花如霞似锦,色彩鲜明。随风吹落的花瓣好像绣毯铺地,排列起来就像幕帐。我走累了,想坐在树下休息一会,却又神志兴奋起来,像是走进了石崇家的锦步障中。向右绕出缥缈楼观滇池,只见高高船桅杆好似沧海一粟,水势紧贴天空,我为其写下了“一碧万顷”,这里的景色确实如此。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太华山在滇池东边,其侧影半浸在池水中。月光照在水面上,山影被水草占据,更加好看。

夜晚我睡在僧床上,月光从窗户照进屋内,屋外林中之鸟惊叫声不绝于耳,我对旅游的感想更加深远了……

张佳胤亲历的奇观奇象

  张佳胤(1526年8月12日—1588年8月7日),避雍正帝讳,又作佳印、佳允,字肖甫、肖夫,初号泸山,号崌崃山人(一作居来山人),重庆府铜梁县(今重庆市铜梁区)人。明代大臣、文学家,世宗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授太子太保衔。万历十六年(1588年)病逝,年六十二,追赠少保。天启初年,追谥襄宪。张佳胤工诗文,为明文坛“嘉靖后五子”之一,著有《崌崃集》。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调河南按察司佥事,旋任云南提学佥事。1566年阴历十二月二十四日,张佳胤在主考乡试完毕后,从安宁出发,经碧鸡关、华亭寺,游太华寺,并住在寺中。第二天继续南行游玉皇阁等景点后下山回到省城,写下了《游滇太华山记》一文。从文中可窥,张佳胤对太华寺可谓情有独钟,对太华寺的描写不惜笔墨。事实上,这篇游记是他二次游览太华山时写下的,文中亦有提及。现节选一部分,共同赏析。

游温泉之明日,发安宁,东逾碧鸡关,循山径南行,径左右多花竹流水,藤樾交荫……又南行,西涉支径,至华亭寺,台殿钜丽,林木苍莽。故多僧,近苦差赋,尽逃去,寺亦稍稍就圮,仅有山鸟送客尔。

出寺里许,由大径登太华。迥折数盘,两僧持茗碗,立亭右,乃少憩。寓目万顷河波,行于木末,又转攀磴道。长松茂草,蔽藤参天。散步绿阴,萧然如书画。

至寺,僧鸣钟磬礼,空王出现,两樨山茶树八本,皆高二丈余,枝叶团扶,万花如锦。杂似松桧,红绿争奇,光彩夺目。兼佛宇翚飞,金碧辉映,胜地良辰,游人之稀观也。由殿右登石磴,上一殿,岿然石栏缭绕,万象毕呈,最为胜览。复下磴道,历左廊,观沐氏世像,转入聚星堂,有修竹数竿舞怪石。上可喜堂,后为丛林,香阁。阁前老椿围二丈,苍干入云,盖千余年物。右依山接竹,引泉入厨瓮中,飞流直下,不烦汲取。出堂,饭毕,过殿右,东入一楼,扁云“一碧万顷”。凭栏眺视,树杪可手,殷殷涛声,疾徐相续,而湖水空旷,四际烟渚。时夕阳既下,太华山影,盖落湖中。波光荡摇,千峰俱动。无何,昏钟鸣,余返于堂,问寝所,横榻香阁上。

是夕,松涛四起,窗月凌乱,宿鸟惊栖,忽喧忽寂。至一鼓,满林大响,如百万楚师夜鸣刁斗,声撼岩壑。乃披衣坐榻上,呼僧问之。僧曰,每鼓,林鸟叫号,互移栖所,夜凡五起。山僧视为更候。是夕,余不能寐,验之果尔。枕上口占四诗,内云:“山中无玉漏,自有碧鸡啼。”盖谓是也。偶见东方生白,爰启四窗,科头倚楹。见晨雾腾罩,宛如银色世界。朝霞渐升,射以赤气,晶光漭沍,不类人间。此又第一奇观,非信宿山阁,难言也……

文中也与王士性的《泛舟昆明池历太华诸峰记》一样,都提到了太华寺的花木之胜:“两樨山茶树八本,皆高二丈余,枝叶团扶,万花如锦。杂似松桧,红绿争奇,光彩夺目。”又写在“一碧万顷”楼观海:“凭栏眺视,树杪可手,殷殷涛声,疾徐相续,而湖水空旷,四际烟渚。时夕阳既下,太华山影,盖落湖中。波光荡摇,千峰俱动。”这些描写,有声有色地把太华寺的景象鲜活地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意境深远,令人无限遐想。值得一提的还有文中还生动地描写了寺中夜间林鸟忽喧忽寂,每鼓叫号,互移栖所的奇特现象,使得作者顿觉“非信宿山阁,难言也”。也由此,张佳胤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宿太华山寺》:

石床横架万峰西,海上双珠入户低。
自是山中无玉漏,朝霞还有碧鸡啼。
除此之外,张佳胤也在文中写下了他为什么要再游太华山的一个原因:与陈宪长游太华山,因大酣,赏景不果。

“兹游也,一月前余与陈宪长绣山登舟上太华,是日大风,甚寒,各欲胜以酒力,遂大酣。肩舆上山寺,览毕分手。余抵安宁稍醒,啧啧恨不观太华……兹游再忆昔所经览,杳不复记。”

方沆捐资复华亭寺

  明万历年间,被贬谪到安宁任盐吏的方沆途经碧鸡关,本想投宿太华寺以观日出,却摸错寺门来到了华亭寺,因天色已晚只好留宿于华亭寺。他见规模宏大的华亭寺因年久失修,许多建筑已经破损不堪了,便发誓要为重修华亭寺尽力。此事传出后,黔国公沐昌祚、云南布政使郭棐和昆明知县等官员带头捐银修寺,昆明的善男信女也纷纷捐资。在官民的共同努力下,筹得一笔巨款,把华亭寺的前后殿、佛像、回廊、僧房、厨房及寺门外墙垣、道路等修葺一新,“遂为西山第一刹”。

为记录这一盛事,方沆写下了《重修碧鸡山华亭寺记》。详细记述了重修华亭寺的缘起、经过,以及重修和扩建的具体内容。“曩予谪安宁鹾吏,偶赴公檄,由会城泛海归,拟憩太华兰若,夜失径,则走华亭。晨兴礼佛,周视殿宇门垣,渐就芜废,故有步廊曲槛,亦倾圮多年……予发心捐月俸十金若米盐之类……总镇沐公闻是举,则发管库金钱,为都人士先……乃葺前后两殿,次及香积、禅堂,创复回廊若干楹。令罗次崔姓者塑阿罗汉像,其精绝不减杨惠之手。门内外垣墉台径,一切甃筑完好,遂为西山第一刹……”

方沆还写有七言律诗《华亭寺》赞美重修后的华亭寺:“南荒十载忆登临,宝地重开袛树林。挥尘烟霞高象外,映阶花竹识禅心。双龙长护空王座,孤鹫常分长者金。坐对秋山忘去往,西来暝色故萧森。”

后又有清人李澄中登临西山,游历华亭寺后写下了《游华亭寺记》:

“陟华亭寺,三里山径,沽屐无尘。七月秋风,扑面犹火。浮屠矗云而峙,禅关拨雾而开……元峰老衲,悟云彩之前身,书丹有散散之仙,布金创巍巍之殿,寺之初盛时也,天顺赐敕,沐藩贡表,相晟初建,美前王避暑之宫……夕阳西下,梵林余不尽之光;贝叶东来,世界悟无形之字。嗟夫!南园题字,笑口孰开,西山延爽,空翠如积。虽众籁俱寂,而元音如有闻。虽白鸟已归,而游情无或倦……归帆而卧,犹彷佛碧莲座中,玉兰阶下也。”

李澄中(1629—1700)字渭清,号雷田,又号渔村、怡堂,晚号“秋水老人”“艮斋老人”。清初著名文人、史学家、诗人、藏书家,一生著作颇丰。代表作品有《卧象山房文集》四卷、《白云村文集》八卷、《艮斋文集》八卷、《滇南日记》三卷等。1690年,李澄中受命典云南乡试。从京师到云南,李澄中不以车马跋涉之劳为苦,以领略山川之秀为乐,兴致勃勃,诗情满怀,写下了5册《滇行日记》,《游华亭寺记》便收录其中。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