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朱德华坪大水井历险记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青年朱德华坪大水井历险记
来源: 作者:蔡立民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25日 08:37:17 文章点击数:

当曾若海听说是朱德的人马,就把船靠了岸,叫人马赶快上船渡江。当华封哥率骑兵营300多人马赶到陶家渡江边时,朱德一行人马已全部渡过了天险金沙江。

朱德在华坪大水井避难的经历鲜为人知,却是其一生的转折点。1922年3月初,朱德、金汉鼎、唐淮源等人,沿昆明至四川的川滇骡马商道从南华到姚安。他们驻扎在姚安时,就被华封哥的骑兵部队追杀,且战且退到了大姚,又从大姚边打边进入永仁(苴却)。在永仁境内,又遭到土匪截杀,后面的追兵紧追不舍,情况十分险恶。朱德只好带领大家穿密林,走山路,摆脱后面的追兵。因在永仁境内的地霸武装和土匪,早被华封哥采用金钱买通,对朱德一行紧追不舍,都想拿赏钱,因而围堵非常卖命,朱德带领大家只好放弃向东走到砬砟渡口,过金沙江到四川的商道,转而向北走山间小路经中和、鱼鲊、永兴、灰坝、红石岩、太平场,于1922年3月21日到达金沙江边陶家渡的南岸。

当时,因政局混乱,匪盗猖獗,陶家渡金沙江北岸的华坪县属丽江专区管辖,政府怕江南岸非辖区的土匪过江搅乱治安,下令封闭了沿江的渡口,把江南岸的船只一律拖到江北岸的渡口保管。朱德一行到了江边,只见金沙江波涛汹涌,不见船只和人影。他们齐声向对岸高声喊叫要渡江,江对岸却没有任何动静。这时,太平场方向传来了枪声,华封哥混成旅的追兵也离江边渡口不远了,情况十分危急。因朱德沿途激战,左臂负伤,前有滔滔大江阻隔,后有追兵将至,唯一的办法就是背水与追兵决一死战。正当他们准备作战时,从江上游划来一条打渔船,船老板是大姚县湾碧街人,为人豪爽仗义,名叫曾若海。曾老板问:“是什么人马要过江!”朱德回答说:“护国军朱德的人马!”曾若海在从湾碧街到华坪的大水井这一段金沙江上打渔谋生,听在渡口过往的客商谈论过朱德。朱德在云南是传奇人物,在金沙江边重要关津渡口的马店里,酒后茶余就有客商讲述朱德的故事,当曾若海听说是朱德的人马,就把船靠了岸,叫人马赶快上船渡江。当华封哥率骑兵营300多人马赶到陶家渡江边时,朱德一行人马已全部渡过了天险金沙江。华封哥的部队从上游渡口调来船只,企图强渡金沙江追赶朱德他们时,却被接到报告后赶到北岸渡口的华坪县江防武装雷云飞的巡江队阻击在金沙江南岸。华封哥知道,华坪是滇军团长朱庚良的老家,朱德、朱庚良、朱培德在当时云南的军界,号称“滇军三杰”,以能征善战著称。他们即使强行过江打到华坪地界,也只能是损兵折将,捞不到油水,加之朱德和金汉鼎所带的部队还有很强的作战能力,华坪县的江防武装又不准过江,只好罢兵,望江叹息。

朱德一行到了华坪在金沙江北岸的重要驿站大水井后,受到华坪民团江防武装头领雷云飞和其妻刘元珍的热情接待。雷云飞把朱德和金汉鼎等官兵安排到他家休整。朱德跟雷云飞成了好朋友,并结成了拜把子兄弟。大水井是滇川茶马古道云南和四川交会点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它东出可到茶马古道上的会理城,直达成都,北上可到盐边、盐源、木里、稻城、理塘、巴塘等地区;西进华坪县城,经永胜可达丽江、大理等滇西北和滇西的广大区域;南渡金沙江,经永仁、大姚、元谋、武定、富民、直进昆明。因此地有一股清纯甘冽的地下泉水,千百年来长流不竭而得名,过往的商旅和马帮都要在此歇息,形成了一个村落。位于村落中的大水井,古树参天,环境优美,朱德在雷云飞家休整养伤期间,经常在大水井边漫游,不时回想过去的往事:23岁进云南讲武堂,加入孙中山创建的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昆明“重九起义”,推翻了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为保国安民戍守滇南,剿匪建奇功,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袁世凯搞复辟,参加护国战争;民国恢复,参加护法战争;捍卫国法,靖国之役,艰苦作战;滇川黔军混战,从少将旅长到中将空衔;反唐之战后,从云南警察厅长流落到孤村,避难华坪大水井。在过去13年的军旅生涯中,自己的上级领导蔡锷将军在护国战争胜利后病逝;赵又新军长在军伐混战中战死泸州;顾品珍总司令也战死疆场;在辛亥革命中,生死与共的战友,如今有的反目成仇,甚至互相攻伐,从昆明出发时,同金汉鼎代总司令带出的260余名官兵,40余匹战骑,现在幸存17人,战马4匹。如今自己已经35岁了,虽战功卓著,却进入逆境。《兵法》云:“走为上!”他下决心脱离军伐混战的困境,重新寻找一条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

朱德一行在华坪县大水井雷云飞家休整养伤16天后,谢绝了雷云飞的挽留,并在他的大力帮助下,卸下军装换上便服,装扮成往四川做生意的商人,于1922年4月5日离开华坪县大水井,经会理回到了四川,于5月中旬,抵达南溪陈玉珍夫人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朱德总司令在他写的《朱德自传》中,写到了自己在云南华坪县的大水井得到雷云飞帮助的历史情况。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有关部门才到华坪县寻找雷云飞的踪迹。可惜雷云飞在朱德他们离开大水井后,于1924年被四川盐边县地霸武装杀害,只寻找到雷云飞妻子刘元珍。据刘元珍回忆:“1922年3月21日至4月5日,朱德与雷云飞一见如故,兄弟相称,交往亲密。她还关照过朱德的饮食起居,亲自缝了新衣裳赠朱大哥。”1984年6月,华坪县政协成立,88岁的刘元珍当选为华坪县政协第一届政协委员。1995年1月20日,99岁的刘元珍委员逝世,她在华坪县当了4届11年的政协委员。她回忆“朱德避难大水井”的历史材料至今保留在华坪县相关部门。

朱德在华坪县大水井陶家渡脱险,在当时的客观历史条件下彻底改变了朱德的人生。朱德在他的《朱德自传》中写到:“最后还是借着唐继尧的毒手,将封建关系代我斩断,才使我进入了共产主义革命的阶段。”朱德在华坪县大水井脱离险境后,从四川到达上海,找到陈独秀,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陈独秀认为朱德是云南的军伐,需要考验,没有接纳。孙中山挽留他参加国民革命军,他没有答应。在1922年秋天,他从上海远渡重洋,到达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在德国的首都柏林找到了周恩来。在1922年11月,经周恩来、张申府介绍,朱德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的柏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为中华民族求解放,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艰辛道路。朱德在云南的成长经历,是其思想形成的基础,大水井避难是其人生的转折点。
 (作者单位:华坪县政协)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