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心中藏着一匹马
来源: 作者:吕 翼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13日 08:49:43 文章点击数:

每到一个地方,明知不可能,但我还是很想看马。最好是一群,或者一匹也行——那种上过战场、负过重物、走过长途、有过爱恨和生死的马。哪怕就是抚抚它的毛皮、嗅嗅它的气息,也行。我只是想让自己多年被温情烤软、给文字驯服、让办公室的茶水腐蚀了的骨头里,多一些马的果断、马的忠诚、马的坚硬和马的忍耐。我和马是有缘分的。年少时养过马,骑过马,略知马的习性。这种有生命的生产工具,这六畜之首,是前辈,或者师长,德高而望重,地位显赫,令人景仰。多年以后,偶有空闲,就琢磨马、回想马。因工作环境,和马再无亲近,便看马的电影,大量收集马的资料。关于马的著作,凡数十种,置于书柜高处,供神一般。

与肝胆人共事,我以为说的应该是马。

我专程去看普洱茶马古道上的老路。普洱是这条古道上独具优势的货物产地和中转集散地,具有着悠久的历史。从曾经的节点上,选出一个部分,让后来者更为集中地领略当地的历史文化,感知那些重要的信息,这在很多地方并不少见。这里也是这样做的。当年分散在崇山峻岭间店铺、客栈、古道等各种民俗文化,都让我在半天时间内一一领略。当我说想看马时,当地的一位作家朋友,果断地答应了,而且很快让我在一个宽畅、明亮、舒适的马厩里看到了几匹马。它们形象高大、目光炯炯,毛皮光滑甚至反射着绸缎般的光芒。我知道这是经营马的伙计十分敬业、照料极好的缘故,它们在幸福的生活、舒适的环境里健康成长。但我很快意识到,这不是我所想看到的马。有人说过,太肥则陆梁,太瘠则不能任重。这种安逸者,肯定不会有更多的精彩,它华贵而高尚的外表,必然掩饰着无所作为。我是想看到,这条路的最深处,那种有着亲身体验的马,吃过苦、负重过、受到累、尝到过鞭打脚踢,甚至是主人的若干误会的那种马。那种马坚强、果断、勇猛、担当,有爱有恨,能屈能伸。那种马会给我启示,或者力量。

但眼下这马不是。我有些失望。

朋友明白了我的意思,领着我三转两转,到了展厅一角。事实上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有对往事具体回顾的条件。在这里,我看到了这条路的发展史,其间更多的是马的发展史。那些纲要性的介绍没有引起我更多的注意。因为这里没有说到美国奥斯朋的《哺乳动物的时代》,没有说到俄国科华列夫斯基的《马的古生物学》,也没有说到瑞典古生物学家安德生对中国三趾马的研究。倒是那些与马有关的劳动工具让我有些亲切,引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接着,我看到了一匹马,于我是意外的收获。

这匹马没有皮肉,只有骨头;不能饮食歌吼,只有久远的形象。原本属于它的勒、羁、镳、辔、靳、靷、鞦、鞅、靼、鞍、镫、掌等,早已灰飞烟灭,只存留于它的精神世界了。它缺少形容,不过更多精神。从形状上看,它龙头突目,平脊大腹、胸腔开阔、蹄骨粗壮,具备了优良马种的特质。介绍里说,它是一匹滇马。滇马是中国历史上的优良马种,散布于云桂川黔等地,其品种有大理马、乌蒙马、腾冲马等,这种马以肌腱发达、行动机敏、善于爬山越岭、长途持久劳役、粗糙饲养等特点。它的形体被安放在展厅的墙上,灯光聚焦下,它显得很突出,很清晰。它是泥土里的化石,在红色的背景前白骨森森,它在数百年的岁月里没有死,它活得很精彩,四蹄有力,傲骨铮铮,形象高大,令人敬畏。我不知道它的生长过程,不知道它的生命里程里,经历过多少战火与坎坷,有过多少的负重与折磨。我不知道这样的生灵,是如何长大的,它随过什么样的人,它走过多少崇山峻岭,躲过多少血雨腥风,有过多少爱恨情仇。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归于尘土,是老死槽枥?还是命亡疆场?

可能我的这些想法纯属多余。于它而言,那些东西已非常渺小,缺乏存在的价值,早被岁月所腐朽。

站在那块展板前,我有些发呆。

因为所谓的高等,人便有很多欲望。而马没有。马只需一捧草料,一泓清泉,睡觉甚至不需要草堆,皮毛从娘胎里带来。要说有,恐怕就是广阔的草原和一个叫“人”的主人了。在这条千年古道上,我相信有若干的人、各式各样的人、不同身份的人,有的为了升官,有的为了发财,更多为了活命,他们走上了这条路。这条路上未知的很多,有金银、丝绸和女人,有狼虎、瘴疠和坎坷,甚至还有等待劫人祭谷的绳索刀斧。但这是一条路,即使看到了刀尖和虎牙,看到了绝壁与骨肉,还得走下去,就像是明知此生将化为尘土,明明知道来生如前途渺茫,但还得活下去。因此,他们需要马、依靠马来完成。有了这样的一匹马,或者一群马,他们就有了底气,就有了江湖,有了实现梦想的载体。马的背上驮着布匹、食物、茶叶、经书、文案、枪弹、金银……这些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伴随着他们从少年成为青年,从青年成为老年,从今生走向来世,从梦想走向幻灭,或者从失望走向希望。

每个人内心都藏着一匹马,有的在踢着火星奔跑,有的在舔血疗伤。但可悲的是,有不少的所谓马匹,在养尊处优,等待观赏和表扬。在我看来,不走过迷雾重重茶马古道,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马夫;不走过气象万千的江湖,就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写作者。心中藏着一匹马的人,才会有生活的定力。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