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梦想的村庄
来源: 作者:李 兴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13日 08:48:45 文章点击数:

在匀净的呼噜中沉入梦乡,我将甘甜含在嘴里,吮吸着山野清新潮润的空气,鸟鸣虫嚣拨动的弦音与我的鼾声浑成一体。我在谁的怀抱里酣然入梦?是故乡温情绵绵的村庄。

沉入梦乡让我回到遥远的记忆,在乡土的河滩上和田野里,我可以找到最初的向往和萌动的热望。我渴望驻留于记忆的村庄,在物质的匮乏中吮吸真实和简洁,随意而散漫地自由呼吸自在行走。可是,回不去了,我已被遗落在现代文明的荒野中。我无法从记忆的汪洋中抽身而退,我固有的执拗难以让自己接受长青的记忆,进而被现实荒芜得枯草凄凄杂物丛生,尽管我已在残酷的现实中弱不禁风,但我的周身涌动着温润的乡土气息。走进现实的村庄,一种异样的情绪蔓延开来。

无论多远也无关贫富,回家过年都是时光的基调。每年隆冬,春节回家的欲念总是驱动我匆匆的脚步,慈母望眼欲穿,我也归心如箭。而一些时候,特别是近年回到家乡,我愈发感到自己已经难以专注地沉湎于团聚的温馨,那些悖逆于村庄美好记忆的现实景象总在眼前挥之不去,影响我的心情。前些年回到老家,我总会迫不及待地在村子里长时间的行走逗留,那些房屋和树木总会与我亲切的目光无声交谈,随着年月累加,我的欲望已渐渐寡淡,陌生已让记忆渐行渐远,亲近已不可避免地蒙上浮尘。

这是我记忆中的村庄吗?我骨子里村庄的精神、温馨和甘甜呢?村子里的农民、树木、耕牛和鸡羊呢?是什么让所谓的文明和进步使看来光鲜但却刺眼的村庄背离了她原有的朴素?我的眼前,东河岸边清一色的吊脚楼已被一幢幢高楼踩在脚下,近年来修建的楼房,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杂乱。源于对喧闹的追逐和乐意吸纳更多的汽车尾气,大多数人家的房柱高悬于岸边,绞尽脑汁也要将房舍置于公路的同一高度,房柱与房屋头重脚轻比例失调,滑稽得让人联想到轻佻女人短裙下秀出的美腿。房屋的外饰和粉刷参差不齐,荒诞地侵扰着视觉。这些宽敞的楼房被悠闲的摆放着,大多数人常年在外打工或者求学,平常也只有年迈体弱的老人们在看护着这些建筑,静谧的村庄难有炊烟,鲜闻鸡鸣犬吠。村前嘉陵江上游富有凄美传说的东河,当年宽阔的河流已近干涸,汹涌的河滩涛声不再,浑浊的细流犹如耄耋之人的老泪,隐约中传来闷声的饮泣。整个河床已被开挖砂石的各种机械损毁得千疮百孔,记忆中的母亲河啊,居然无法安放我的双脚。在河谷淤泥环绕的一块巨石上,我成了一只搁浅的小船,进退两难。

我们无法预知世界的瞬息万变,更无法知晓明天将要发生什么,但老家村庄里的太多变化,还是让我猝不及防。较之传统建筑和传统文化的消失,村庄之殇的深重在于所谓的乡村文明被注入了太多的物欲成分,记忆中的童叟无欺夜不闭户等传统美德已然离我而去,欲望和浮躁在各种陋习的推波助澜中甚嚣尘上,惊愕和恐慌让我针刺般难受。

过年凝结着儿时太多的期盼和憧憬,幸福简单到可以开开心心的玩耍,可以穿上新衣吃上猪肉燃放炮仗,可以不写作业不用放牛不用打柴。而大人们,则可以从一年的劳碌中停下来闲上几天,喝喝酒聊聊天,为接下来的艰辛时日蓄积一些能量。而现在,那些过年中的美好记忆,已被撕扯得体无完肤支离破碎。

我渴望回到幼时的年味里,希望找到那些存留的欣悦和萌动的青春,但现实却使我一次次徒劳无获扫兴而归,因为年已无味节已乏味。“宁穷一年,不穷一顿。”辞旧迎新的年夜饭是农村一年里最为丰盛奢华的一顿饭,即便在日子紧巴的年景,人们也会倾其所有地张罗好这顿饭。大年三十的年夜饭里包含着太多的元素,亲情被这顿饭无限放大,无论多远都会在这顿团圆饭前赶回家园,所有过往都会被抛之脑后,一切希冀和期待都将在这顿饭里诞生。在记忆里,母亲在春节前三五天就会着手张罗年夜饭,石磨酸水豆腐、铁锅搅凉粉、柴灰米豆腐、油炸酥肉、粉蒸肉、肉包及各种凉菜,每一道菜都由她亲手烹制。生活将我们兄妹五人撒落在方圆四千公里的三个省份,是眼前这顿年夜饭将我们齐刷刷地召回到母亲的膝前,是过年聚合了我们游离于家门之外的亲情。

年味清晰地浮现在绵长的回味里。乡村年节的温馨更多地表现于一家人围坐在柴火燃旺的火塘边深更半夜地守岁,久别后的会聚使心与心在年夜的亲情里契合交融,围炉夜话意犹未尽,柴火炖煮的腊肉飘香扑鼻,没有人会因为熬夜而困倦,一年来的酸甜苦辣都在彼此的谈吐后消隐无形。眼前的火塘早已被砖石和水泥抹平,经过装修的堂屋已经没有火塘安身的地方,谈资已通过人手一部的手机在闲暇时光中消化殆尽,简短的问候之后大人们便无话可说早早散去。懵懂的孩子们蹲在墙角或倚靠在床上,边打游戏边抢红包,间或会发出运气欠佳的叹息声和捞到大鱼的欢叫声。回溯当年温暖的春节,感觉嗖嗖凉意袭来。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