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等你,在下个渡口
来源: 作者:赵忠堂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13日 08:48:20 文章点击数:

新雨后,山静默,水空流,暮春将暮,寒气依旧袭心头。山那边,依然只有那棵老柏树,站成最孤独的风景。

残照下,我又循着那条熟悉的小道,一遍遍寻觅着你曾经留下的足迹,以期从中得到丝丝慰藉。那一朵朵即将开谢的琼花已不再洁白如初,不知你是否也和我一样在捻花,思念如潮。这片琼花给了我多少思念、心痛,已记不清,只记得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我用眼泪浇开的。不知你当初带在身上的那朵,是否还在?

我深知,一朵小花并没那么大的魅力能让你不离不弃。也许已被你随风轻弃,但我还是愿意自欺欺人,因为它是我的一片青梦,是我最真的情愫,是我的海誓山盟。

午夜,我经受着那“冷雨敲窗被未温”的凄寒,也承受着思念带来的痛。但你的那句轻诺也会给我带来片刻的幸福,哪怕这种幸福常让我“枕上三更泪偷流”。我知道,一句诺言不会再是“山无陵,江水竭,冬日雷,夏日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但,我依旧愿意在有你的世界编织着我的梦幻霓裳。

我常想,早知那样,就把雕鞍锁,一直针线斜捻伴伊坐。或者,如果没有上辈子五百次的回眸,就不会有那一次的擦肩,就不会有如此彻骨的痛,就不会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殇。

我真担心,有一天我的泪已流干,容颜苍老,长发披霜,你还是不在那个光阴的渡口出现。岁月的轻舟该将我带至何处守候,是否还能载动我这许多的愁?但你不必担忧,即使那样,我也会化作一缕轻风,缠绕在你身旁;或化作一团薄雾,围绕在你湖畔;或化作那只走失的雁,在我们的故事里独自游离;或化作那只泣血的杜鹃,为你夜夜啼鸣;又或者,化作一棵树,一半为你遮阳,一半为你挡风。

不管红尘的路如何阡陌纵横,不管光阴的渡口如何难找,我都会一直深寻细究,即使你深醉其中,来或者不来,我依旧在下一个出口痴痴地等,默默地候。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