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诗意优美 诗心高洁
来源: 作者:李艳琼 发布时间: 2018年03月23日 09:17:32 文章点击数:

有幸得到中国当代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张永权老师所赠《张永权文集》一套,这是我书架上重要的收藏之一。此文集一共5卷,其中包含:诗歌卷、散文卷、报告文学卷、小说卷、文论卷。这套文集收录了张永权老师文学创作生涯中的精华之作。

张永权是重庆市万州人,1965年从四川大学毕业后到云南来工作,从此扎根第二故乡——云南,用毕生的精力和才华讴歌神奇美丽的红土高原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族人民,几十年来硕果累累,著作等身。在此期间,他的作品曾多次获得全国性文学奖项,又曾担任过“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和“鲁迅文学奖”评委,为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多方面的贡献。

在几十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张永权不但自身成果丰硕,他还注重鼓励和扶持青年作家成长,为青年作家的作品作序,写评论,给予殷切鼓励,真诚指导,充分体现出一位文学前辈的风范。在这套文集第五卷(文论卷)中,还收录了他为我在2013年出版的第三本诗集《大风过后》作的序——《敢迎大风赋真诗》。文中所给予的赞誉和鼓励,批评与期待,至今仍激励着我在文学创作道路上不断地跋涉和进取。

翻开《张永权文集》“诗歌卷”,我发现自第一首诗《昆明》开始,到最后一首《遥远的梨花村》(叙事组诗)结束,整整153首(组)诗,仅从题意上就能看出,此中大约有90%左右都与云南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民族文化有关,有许多就直接以云南的地名或风物命名。如:《昆明》《石林》《纳帕海》《怒江》《云南花灯》《过桥米线》《泼水节》《孔雀舞》…… 由此可见张永权对这片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深情厚意:

“从乌蒙山的峡谷淌出来,/从高黎贡山的雪线淌出来,/从苍山十九峰的溪河淌出来,/从中甸草原的云层淌出来,/淌出来了,清清的山泉水,/淌出来了,高原母亲晶莹的泪泉。”(《小河淌水》节选)。

立足于这些诗行间,你可以放眼望见这片红土高原上的每一座高山,每一道峡谷,每一片云层峰峦,每一条江河小溪,每一寸雪域草甸......都充满着诗人从心底“淌出来”的、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爱。

“从黄虹那清亮悠长的嗓音淌出来,/从金花姑娘那甜甜美美的歌儿中淌出来,/从傣家芭蕉林的竹篱中淌出来,/从摩梭女人期待的眼神中淌出来,/淌出来了,是长长绵绵的乳线,/淌出来了,是叫人永远难忘的思恋。”(《小河淌水》节选)。

从这个视角,我想读者已经看到了诗人对这片土地和与这片土地有关的每一缕阳光,每一个微笑,每一段文字,每一组音符的熟知与深谙。这是诗人对这片土地爱的践行。

读张永权的诗,最让人温暖、感动的是他诗风的干净明亮;富有节奏和音乐感;情感充沛..... 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张永权对诗歌的崇敬与饱满的创作激情。

“我不认为她有多美/只知道她像我的许多姐妹/并没有沉醉/也没有昏睡/日落星坠/月月岁岁/一双大眼/望穿了云幔雾纬/一腔热血/把五百里滇池蒸沸/今天的欢喜/从前的悲伤/化作了倾盆的泪水/于是,她脚下的滇池/才容得下这么多的帆桅”(《滇池睡美人》)。

在这里,诗人的眼里含着淡淡的忧伤,但这种忧伤却是美的,诗意的,带着诗人感性的抒发和深邃的思考。在诗人笔下:那一片曾经被污染的山水(滇池与睡美人山),像自己的“许多姐妹”一样,虽然带着无奈和忧伤,但她们并没有“沉醉”和“昏睡”,而是清醒地睁着“一双大眼”,坚定地守望着......守望着...... 直到“望穿了”世态的“云幔雾纬”,直到治理滇池的“一腔热血/把五百里滇池蒸沸”,迎来这个“容得下这么多的帆桅”的山明水秀的春天。

每一位诗人都是一个感性的个体。由于感性,所以诗人们往往都会带着一种“忧虑”和“伤感”的情绪来审视现实世界,因此有些诗人就会在作品中把这种“忧虑”和“伤感”无限放大,直到让读者读得“喘不过气”来。但在张永权这里却不是这样,在他的诗里,这种情绪是深藏的,内敛的,舒缓的,有节制的。他的诗,既给人带来“忧虑”和“伤感”,同时也带来“坚定”和“希望”。让读者在忧伤中还能理性地思考,在忧伤中看到光明。

“峡谷中的风景,/峡谷中的愤怒。//流的血,流的惊雷,/流的火,流的战鼓。//是为昨天的奇耻大辱愤怒,/是为封闭的高原人生愤怒。//愤而抗争;怒而奋进,/要挣脱山的阻拦禁锢。//向往大海开放的广阔,/一江怒浪,一行铁骨铮铮的队伍!”(《怒江》)。

这是一首写怒江大峡谷的诗,诗风短而精干,仅仅十行,不到一百字,但却写尽了一道险峻的大峡谷,一条奔放的江水,一个坚强的民族,一群“铁骨铮铮的”人,以及他们所经历的“奇耻大辱”(十万中国远征军溃败怒江)和“封闭”(多年不通公路,许多山民过着与文明社会隔绝的生活)的生存状态,还有他们为“挣脱山的阻拦禁锢”,“向往大海开放的广阔”而奋勇“抗争”的精神气势。

在这首诗里,诗人采用了一种“壮美”的抒写风格。仅从这些“愤怒”“血”“火”“惊雷”“战鼓”“抗争”“挣脱”“奋进”的词汇中,诗人就将我们带入那“铁骨铮铮”的诗的意境里。

“女人似水,水如美玉/美丽的外表与内蕴/和谐相融/大美如斯,斯美如玉//我把你放进内心/绝不是满足把玩的雅兴/要用心的蚌壳/在呵护中吸收玉的品性”(《斯美如玉》节选)。

每个诗人的内心都有一座“藏宝阁”,其中一定藏有诗人心中最珍贵的人生际遇。正如诗人隐藏于诗中那滴贵如“美玉”的“水”,诗人把她“放进内心”,并“不是”为了满足世俗的欲望,而是要用心的“蚌壳”来呵护她,同时也从中“吸收”她的“品性”来滋养自己的心灵。

诗歌是诗人内心的呈现。《文心雕龙.明诗》说:“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毛诗序》说:“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人写诗,就是为了吟咏性情,表露心志。如果说以上所节选的几处,皆代表了张永权诗歌创作中“吟咏性情”的出色之意的话,那么,我们再来看看诗人“表露心志”的精彩之笔:

“铁锤、镰刀/在一片血海上交叉/仿佛这开天辟地的刀锤/永远在血火中锻打/她升上蓝天/绝不是成为让人观看的风光/那是一面激流中的帆/校正着一艘巨轮的航向/这艘船的名字叫中国/因为有了血火中锻打的旗帜/才驶出了黑暗和险途/也才对接了两面鲜红的大旗/那锻打飞溅的血珠火粒/飞落在又一片血海之上/成为五颗最亮的星座/在我们的心中飘扬”(《党旗和国旗》)。

此诗从“党旗”在中国大地上的“开天辟地”开始,到经历了“血火中锻打”之后,“升”起在“蓝天上”,“领航”着中国这艘“巨轮”,驶出“黑暗和险途”,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从此,那面有着“五颗最亮的星座”的国旗,就永远“在我们的心中飘扬”。归结一下,其实这首诗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节“党课”教程。只有一个有着丰富经历和正直立场的诗人,才能把党旗和国旗诠释得如此鲜明到位,如此富有诗情画意。

张永权是一位与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诗人、作家,受党和国家培养多年,因此在他几十年的诗歌创作中,总是充满着对党和祖国的忠诚与热爱。

“60多年前一个中秋夜,/夜空像宝石般碧蓝。/祖父从大洋彼岸归来,/中秋月圆合家团圆。/他吃着月饼格外香甜,/品神奇的中国茶不住地感叹:/在国外没有我们团圆的月饼,/没有普洱茶、四喜汤圆。/远隔万水千山,/思念祖国啊,深夜难眠,/中秋望月把星空望穿,/彼时彼地一句心里话,/——中国的月亮最圆。//今夜,我已是霜雪染白发,/深深浅浅的沟渠在额前延伸。/品悟祖先的一句感叹,/文化的认同和赤子的情感,/一个追求圆满的民族,/便有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便有八月中秋庆团圆。”(《中国的月亮最圆》节选)。

在这首叙事诗中,诗人通过叙述60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把从“大洋彼岸归来”的“祖父”的一句感叹:“中国的月亮最圆”引为诗的主题,并加以自己“文化的认同”,从而抒发了一种可贵的热爱故土、热爱祖国的“赤子情怀”。

张永权的诗,总体上是富有阳光和正气的。无论他抒写的山水民情,还是他歌吟的深情大爱,都给人以一种振奋、温暖、向上的美感。从格调上看,它像一部交响诗,在优美的主旋律中,镶嵌着许多轻快、优雅的音符;从诗艺上看,既有直抒胸臆的真情大爱,也有如吟如诉的儿女情怀。这样的诗是能赢得读者共鸣的,也是能经得起历史和岁月锤炼的好诗。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