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冰鉴杯”征文|从律师到法官的心路
来源: 作者:谢  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3月13日 15:34:26 文章点击数:

2010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当时省内较大、知名度较高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成为一名律师。2013年在别人惊诧的目光中,我毅然报名参加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法官; 2016年开始司法改革,我又从法官变成了法官助理。三种不同的角色,不断变换的心情,个中滋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研究生毕业,顺利进入律师事务所实习一年之后拿到律师执业证,回首当时,豪情万丈准备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但在经历摸爬滚打之后才渐渐明白,对于一个刚刚出道的小律师来说,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城市,那种刚走出校园时的书生意气、豪情万丈在社会的现实面前简直不堪一击。拿到律师执业证后的一年我并没有马上独立执业,而是跟着师傅,不断增强执业能力。近两年的继续学习,渐渐变得可以独挡一面,能轻松胜任各种律师业务并得到当事人的认可之后,自己的案源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一切都似乎朝我预想的方向发展,慢慢变得好起来。

但有时候生活真像《阿甘正传》的电影台词一样:生活就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味道。我的人生轨迹大抵如此。2013年,父辈们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一直认为进入国家体制内,吃着“皇粮”,端着“铁饭碗”的人才稳定可靠,才真正叫做“有工作”的人,说服不了父辈们,我报考了公务员。经过法官初任培训、基层法院锻炼等等程序,我被正式任命为手握法槌、执掌天平的法官。 转身成为法官,那之前的三年努力是不是要付之东流?原来做律师时一心想着维护己方当时人的合法权益,而如今做法官要站在中立的角度去维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如何去适应这种身份与心理的双重转变?那种心情好像一名武将正要提剑跨马踏上征途开疆扩土之时,忽然被告知你不用出征了,转行去做文将吧。

身边的很多同事知道我曾经做过律师,他们都认为放着好好的律师不做来做法官挺可惜的,他们的理由有二:做律师可以实现财务自由,赚钱多又快;做律师可以实现时间自由;而做法官成天面对堆积如山的案卷压力山大不说,还要面对各种当事人的纠缠和无理取闹,更重要的是每月仅领那么点定额的工资。回想律师生涯,风里来雨里去的,收入也仅够日常的生活开销,哪有什么财务自由和时间自由可言,那些春花秋月、那些诗与远方都已逐渐化作眼前的苟且。

经过近五年的法院工作,也渐渐的适应了从律师到法官的心理与身份的双重转变,面对每一个案件时,都会站在双方当事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并努力的在双方的矛盾纠纷中寻找一个解决问题的最佳平衡点,而之前做律师时学到的一些知识也逐一的派上了用场,忽然觉得之前的努力都挺值得的,并没有白费,也逐渐的适应了这种身份,审判业务方面也开始逐渐变得娴熟起来。

时间到了2016年,国家司法体制改革的大潮袭来,我的身份由原来的法官转为法官助理,面对法官助理的身份,我没有感到尴尬和失落,因为我坚定地认为:无论法官、检察官还是律师——哪怕是法院内部的法官、助理和司法辅助人员,大家只是职业分工不同而已,不应有高低之分,更不应当有贵贱之别,大家共同组成了一个法律共同体,都在为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一目标而共同的努力着,三者就像一个三角形的三个边,共同组成一个三角形的法律服务框架,唯有三边都在,这个法律服务框架才能牢固而屹立不倒,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才能更好地公正司法,严格司法。

国家的法治建设任重而道远,我将继续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以“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为国家的法治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

作者单位: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